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民俗 >> 各地民俗
 

晋南的生育习俗


多子多福,增丁添口,这是中国民众在长期的封建宗法社会里形成,并延续下来的传统观念。诞生礼,是整个人生仪礼的开端,它标志着一个新生命的产生与成长,所以历来被人们所重视。人类在繁衍生息中摸索出了丰富的生养实践经验,在生育习俗中倾注了人们祈盼健康长命的美好心愿,逐步沉淀为一套程式化的模式,构成了内容丰富、特色鲜明的生育习俗。在晋南一带、从妇女怀孕、婴儿出生以及满月、抓周,直到12岁,都有一定的规矩。

  孕育。刚结婚的新娘为了早得贵子,都要去娘娘庙求子,人们认为生儿育女全靠神灵的恩赐,因此不能怠慢了这位传递福音的送子娘娘。当妇女真的怀孕了,民间俗称“有喜”,或“有身子”,就要倍加小心,为孕妇调补身子,不让再做过重的体力活,孕妇也注意保持愉快的心情。怀孕期间的饮食也有许多讲究,除尽量保证营养外,忌吃生冷食物,以免引起消化不良;忌吃辛辣食物,以防刺激胎儿;忌吃兔肉,以免生下孩子是豁嘴、缺唇;忌吃葡萄,认为吃了葡萄会生怪胎。这些忌俗反映了民间古老的“同类互感”的巫术迷信思想,是一种特有的原始思维方式。今天,尽管人们心目中并不真正相信它,但从“不怕一万,单怕万一”的心态出发,也没有人故意为之,对这些民间禁忌作出抗拒。

  在怀孕期间,民间还有预测男女的习惯。一是“酸男辣女”,如果孕妇喜欢吃酸的,将来生男孩。如果喜欢吃辣的,将来生女孩。二是“男左女右”,如果孕妇怀孕期间腹部左半边隆起,将来生男孩,如果腹部右半边隆起,将来生女孩。还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孕妇平时进门,无意间总是先迈左腿,将来生男孩,反之则生女孩,民间也称之为“男左女右”。因此,孕妇在人们注意自己时,走到门槛前,总是有意地调整一下脚步,让左脚先跨进去,以应俗语。

  坐月子。晋南在孕妇临盆之前,旧时要准备谷草,一些铺在炕上,另一些放在孕妇背后让其靠卧在上面,俗称“坐草”。后来都普遍改为铺褥子,称为“坐褥”。分娩前让孕妇吃鸡蛋,以滋补身体,使生产时有力气。婴儿出生以后,家人即在大门口挂一束谷杆草,如果杆草带根,表示生男;无根,表示生女。陵县一带是把杆草插在门上,生男孩插两根,生女孩插一根。当地人到了产妇家门,只需看,不用问,便知是男是女。产妇房屋的门帘上要别一块红布条。

  生孩子的当天、次日或者第三天,女婿要向岳父家报喜,去时所带礼物,各地有不同讲究,有的带煮熟的红鸡蛋,生男孩带单数,生女孩带双数;有的是带公鸡或母鸡;襄汾一带则是送烙好的“旋子”。岳母接到盼望已久的喜讯后,便带上丰盛的礼物到亲家,为产妇和婴儿祝福。河津一带岳母家送用白面蒸的大圆馍,状如锅盖,俗称“槎窗厚楦”,放在女儿窗前,认为可以防邪气侵入。闻喜一带则是送烙饼。烙饼数目与女儿年龄相当。除此之外,岳母还要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小儿衣服、鞋、帽等礼品。女儿坐月子,在身旁侍侯是母亲的义务,从分娩前直到满月,娘家母亲是很辛劳的。

  婴儿出生的第三天,要给婴儿沐浴洁身,办法是在热水中放入艾草、花椒、槐枝等中草药,用干净棉花擦洗。洗完之后还要用葱轻轻打三下,谐音“聪(葱)明伶俐”。三、五天后,男女双方的亲戚、邻居都陆续来看望,送的礼物有红糖、鸡蛋、挂面等,寄托着乡里乡亲的一片情意。有的产妇奶水少,当地一般让喝穿山甲、王不留等催奶药品熬成的汤汁。晋南不少地方讲究女儿不能回娘家生孩子,因分娩时的血污、秽气会给娘家带来“血光之灾”。也忌讳在别人家分娩,认为分娩“不洁”,借给孕妇房屋分娩的人家福气会被新生婴儿带走。溯其根本原因,是在封建社会里,人们认为生育后代,寓意家业、血缘有人传承,理当受到男性家庭、家族的重视,到别处生育则视为不正常。

  婴儿生下第30天,称为“满月”,前一天给婴儿剃头,新妇抱儿烧香敬神。满月这一天,邻里、乡亲都来庆贺,主家置办酒席款待。满月一过,娘家就择日到闺女家把母子接回住一段,俗称“坐满月”。在河津一带,当夫妻二人抱着婴儿来到岳母家,婴儿的舅舅故意将门掩闭,让其抱婴儿撞开,称为“走满月”。在侯马一带,邻居朋友集资买一把银质百家锁,赠送给婴儿;主家则设喜筵待客,表示答谢。

  周岁过生日,主家除设席请客外,还要让婴儿“抓周”,在桌上放置文房四宝、书籍、玩具、食品、刀枪、小锄、小马等物品看孩子抓取什么,以卜知幼儿的前途和职业。这是源于原始征兆观念的一种礼仪,并无科学依据。

  孩子出生后要起乳名,俗称“奶名”或“小名”。有的为表示亲呢,用“蛋”、“亲”、“小”等字起名。有的寄托着美好愿望,称石头、钢蛋、铁蛋、来福、天才、金龙等。有的连续生了女孩,盼望下次生个男孩,就名为引弟、招弟。有的认为婴儿取贱名好养育,阎王爷听了嫌名不好,就不会收走,就叫大丑、二丑、丑女、小怪。民间旧有“人和狗平分”的迷信观念,认为孩子生下后人养一半、狗吃一半,为防孩子被狗吃,起名时带“狗”字的很多,有的兄弟姐妹多,就分别叫狗头、狗旦、狗毛、狗尾巴、狗女,几乎把狗的每个器官部位都叫遍了。有的为了防止男孩,特别是独子夭折,就沿袭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习俗,采用他们认为吉利的行之有效的办法除病避灾,以求孩子养得住。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在孩子脑袋后面留一撮毛,或梳一根小辫,直到12岁。其用意在于揪住孩子,别叫阎王爷抱去。这是经济落后,多数人家又无钱看病的特定社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民间风习。至于孩子长大以后,到了上学年龄,则要请老师,或有学问、有身份的长者起学名,作为公开书写、与人交际时的称呼,俗称“大名”。大名往往折射出人们传统的文化心态,如希望男儿有阳刚之气,起名多带强、卫、国等。希望女儿文雅、贤慧,起名多带慧、萍、叶等。有的则体现了时代的特点,如建国、援朝、跃进、文革、永红等。

  孩子长到12虚岁,11周岁时,晋南各地都过“十二”,主家设席招待亲朋。临汾一带,让孩子坐上特制的彩车,形似老式铁轱辘大车,到街上转游一周,意在向人们宣告孩子已正式成为社会的一员。外婆、姑母等亲戚朋友要送给孩子一些衣物,这实际上是古代“成丁礼”的变形与延续。

                 摘自:《汾河两岸的民俗与旅游》
.段友文.旅游教育出版社,1994.132~13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