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大 寨

大 寨


进入60年代以来,大寨就成为全国瞩目的地方,也为世界所闻名。截至70年代末,国内约有960多万人来这里参观,有 134个国家和地区25000余名外宾来这里观光。 90年代,这里又成为旅游观光者必来的地方。大寨人在改造大自然中创造出的奇迹,这奇迹中熔铸的大寨精神,吸引和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也许是人类的选择,也许是大自然的造就,大寨总是和虎头山相连在一起。来到大寨的观光者,只有登上虎头山,才会了解大寨。

我们面前的虎头山,山顶松柏成荫,山坡梯田层层,春天野花喷香,夏季禾苗茁壮,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然而,原来它却不是这样。

早先的虎头山,只是太行山间一座光秃秃的山梁。它为大寨造就的自然环境是:高度在海拔100O米以上,年平均气温 9.4℃,7条沟壑分割而成的8片山坡,耕地就挂在这些山坡上。天旱,禾苗枯死;雨涝,庄稼全被山洪冲走。大寨人终年辛劳,难以吃上一顿饱饭。

1963年秋,连绵不绝的暴雨,不仅把山坡上的高粱、玉茭连根拔起,连同泥土被山洪冲走,而且,大寨的一座座窑洞也在暴雨中倒坍了。凶狠的洪水,给大寨造成毁灭性的灾害。

面对这灭顶之灾,大寨人没有叹息,没有低头,没有向国家伸手,他们顽强地站起来,向大自然挑战。他们把虎头山上的石头搬到山脚,建起了一排排新的窑洞,同时,在八片山坡上,开始了大规模的平田整地运动。从60年代以来,他们在虎头山及其两侧的山坡上,用一块块山石,筑起了一道道田埂,把陡立的山坡变成一条条平整的田地;他们在7条沟谷里,挑来了一筐筐泥土,使河滩变成了沃壤。多少游览观光者,当他们登上万里长城的时候,总不免为那古代的奇迹而感慨;然而,当他们站在虎头山上,俯眺那大寨村一排排暗褐色的石窑洞、山坡四周一道道坚固的青石田埂,他们往往会感到,万里长城竟是那样渺小。

望着如今葱绿的虎头山,人们自然怀念着使虎头山变了样子的陈永贵。

陈永贵,这位朴实的大寨人,如今就安息在虎头山上。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他的乡亲们为他建造的一座交椅型的墓葬,既祝愿他的灵魂安享太平,又把他看作一副坚实的交椅,依靠在他那浑厚的脊背上。墓侧和墓前,分别竖着汉白玉石碑,碑上简略地刻着他的生平。墓前,一条阶梯式甬道直通山下的大寨展览馆。甬道自上而下,共3级118个台阶。第一级72个台阶,代表着陈永贵的享年;第二级38个台阶,代表着他的党龄;第三级8个台阶,代表他在中央工作的年限。这就是陈永贵墓葬的全部构造。也许你觉的,对这样一位举世闻名的劳模,做这样的生后安排,似乎显得有点简陋。但大寨乡亲们了解他,过分的铺排是与他一生的勤俭相背离的。他带领大寨人重建家园,战严寒,斗酷暑,搬山头,造平原,图的是大寨人脱离穷山恶水的摆布,有吃有穿,家家富裕。乡亲们富了,对国家有了贡献,他就得到安慰。至于他自己,一生愿意吃玉米窝头、老咸菜,穿对襟袄、家做鞋,手里离不开镢头,身子离不开黄土。生前,他没有打算过自己,死后,他也只愿与黄土伴随。然而,即便是他的坟墓被丛草掩没,人们也不会忘记他。因为。他留在世上的,不仅仅是虎头山上的梯田、大寨村里的窑洞,更主要的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财富。这笔精神财富,是世界劳动人民所共同需要的。

现在我们来到陈永贵墓的左上方,这是老英雄贾进财的墓葬。在带领大寨人建设家园的道路上,贾进财是又一位领头人。他同陈永贵一起,为改变大寨的穷山恶水而费心,为大寨人的未来而谋划,扁担终年不离开他的肩膀,铁锤总是握在他的掌心里。是他和陈永贵,带领着大寨党支部成员,三战狼窝掌,搬走巨石,运来泥土,把寸草难生的狼窝掌改造成为良田;是他,率领起石匠队,为大寨人建起窑洞、砌起了田埂口大寨的泥土里,渗透着他的血汗;大寨人的脑海中,永远铭记着他的名字。依照贾进财生前遗愿,乡亲们把他的遗体安葬在虎头山上,让他与青山同在。他永远是大寨人的榜样。

在虎头山顶,大寨人还为已故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的骨灰盒建立了安放亭。就在大寨人刚刚战胜洪水灾害,开始重建家园的1965年,郭沫若院长亲率科学院研究人员来到大寨参观考察,为大寨人献计献策。大寨人向大自然挑战的无畏精神,深深地打动了这位老院长,他满怀激情,写下了歌颂大寨的热情洋溢的诗篇。根据他的遗嘱,他的骨灰撒在了虎头山上,他的灵魂永远与大寨人相伴随。大寨人不会忘记这位老院长的关怀,不会忘记帮助建设他们家园的每个科学家。他们把郭沫若院长的骨灰盒安放在虎头山顶,把他的诗篇刻在汉白玉石碑上,以表达他们对这位老院长的怀念。

郭沫若骨灰盒安放亭的左下方,是已故山西作家孙谦的骨灰安放地。孙谦,这位山西农民的朋友,对大寨充满了灼热的情感。是他,最早写出了报告文学《大寨英雄谱》,向世人报告了大寨人战胜洪灾的事迹。《大寨英雄谱》无疑是大寨人不断改造自然的动力,也鼓舞了中国人自力更生,战胜困难的信心。如今,大寨的乡亲们依照他生前遗愿,把他的骨灰安放在这里,让他看着新一代的大寨人建没更美好的家园。女士们、先生们,今天的虎头山,已不是大寨人苦难的象征,而是大寨创业史的一座丰碑。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陈永贵、贾进财等老一代大寨人自力更牛、艰苦奋斗创造业绩的见证;这里的一片片青石上,正在刻写下新一代大寨人已经和将要创出的业绩。

从陈永贵墓前的阶梯甬道走下来,我们现在进入大寨展览馆。展览馆是一排朱色瓦房,它的正前方,是陈永贵半身石雕像。这尊石像,连同基座,共7.2米高,恰与陈永贵72岁生年构成一对相同的数字。这不是有意设计,只是一种巧合。陈永贵半身像用泰山幻:石雕成,象征着这位农民的质朴;浓重的眉宇间,几道深深的皱纹,说明他饱经风霜;微笑着的厚厚的嘴唇,仍然像生前的他,是那样憨直、亲热。看得出来,雕像上留下的一条条斧痕,都渗透着雕塑工人对他的无比崇敬。

步人展览馆大厅,大寨过去、现在、未来的景象就全部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挂满了展厅四壁的一幅幅真实的照片,把我们带人了大寨人改造自然、建设家园的不同时代。这是六七十年代,大寨的领班人陈永贵、贾承让、贾进财、梁便良以及女劳模宋立英、郭风莲等带领大寨人搬山造田的情景:千斤巨石被劈成碎片,光秃秃的山崖变成田园;高粱、玉米、谷子迎风摆,大寨人的汗水年年浇灌出丰收田。这是当年的团支部书记郭凤莲同她带领的铁姑娘战斗队,她们终年挑石抬土,扁担不离双肩,外表看到的,是她们肩头的垫肩,可人们都知道,她们肩头的老茧,已远远超过垫肩的厚度。

但她们没有叫苦,却总是笑逐颜开,为自己的辛勤劳动而自豪。这是八九十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动下,大寨人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传统,在发展农业的同时,挖掘潜力,办工厂、开商店、兴教育,使大寨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而这一新时期的领头人,就是当年的团支部书记郭凤莲。

郭凤莲,这位生长在虎头山下的农家女儿,大寨的改土造田,练就了她一付铁肩膀,千斤重担搁在她的肩上,都不能把她压垮。自从陈永贵到了北京工作,她就挑起了带领大寨人建设家园的重担。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她又为大寨积极引进项目、资金和人才,开发大寨资源,先后为大寨办起了羊毛衫厂、针织制衣有限公司、中策水泥公司、贸易公司、酒业公司以及煤炭开采销运公司等村办企业,抓管理,出效益,使企业产品销售到全国。与此同时,加大农业投资,积极推进农业机械化,使全村拥有了40余部农业机械,基本实现耕地,收割机械作业。为了大寨的不断进步和发展,扎扎实实抓教育,新建了小学,幼儿园,全村孩子都可免费入学;定出奖励制度,鼓励更多的青年考入大、中专学校深造,为家乡贡献才智。在郭凤莲的带领下,大寨经济发展上了新台阶,乡亲们集资修建起了住宅楼,生活步人现代化。

如果把展览厅里的一幅幅放大照片按年代先后排列起来,那就是大寨之路铺筑过程的真实写照和说明。每一幅照片上都闪现出四个大字:自力更生。正是这四个字,不仅概括出中国人的奋斗历程,也为世界的进步发展指示了方向。因而,大寨不仅受到中国三代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赞扬,也吸引了众多国际友人的参观来访。展厅里悬挂的众多照片,即是充分的客观记录。展厅四壁上开头的一幅照片,是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陈永贵,紧接着是周恩来总理与铁姑娘郭风莲、贾存锁等在一起;邓小平同志站在虎头山上开怀眺望,记者们为他摄下这幅照片。叶剑英、李先念及新一代领导人朱镕基等在大寨参观访问的照片,也都展现在这里。此外,还悬挂着众多国际友人来访的照片。所有这些都说明,大寨之路是全国乃至世界人民都景仰的自力更生之路。

在我们离开展厅,还被大寨创业史激荡着心怀的时候,再让我们来到大寨村,参观这里的民居、工厂、商店、学校。

今天的大寨存在着三种类型的住房建筑,一种是 1963年洪灾后少数保留下来的旧式窑洞,这些早已无人居住,是大寨人留着它们教育子孙后代。第二类是63年后建起的数排集体窑洞,大寨乡亲们多数还居住在这里,但不少已经换上铝合金窗户,已经重新装修。陈永贵故居就在这里,干净的院落由一壁矮墙隔开,前院正窑是他当年会见宾客的地方,依然摆着两把竹椅、一张掉了漆皮的桌子,十分简陋;后院是他当年的厨房和卧室。第三类是拔地而起的粉红色集资楼房,一部分乡亲已经迁入这里。当今的领头人郭凤莲始终为大寨人的生活操心,她要用集体的力量,使每户大寨人都住上这样的楼房。除此,大寨还有新建的养老院、幼儿院、小学校,实现了少儿教育有保障,老人养老有依靠。

大寨的工厂、商店、公司,实行农、二正、商三结合体制,亦农亦工,亦农亦商,生产兴旺,销售畅通。

大寨国旅社的前身是大寨招待所。旅行社院内前排的两层窑洞,就是当年中央领导人来访下榻的地方。在第二层窑洞中,依次是周恩来、叶剑英、李先念、邓小平等领导人居住过的地方。每一位领导人居住过的地方,除了陈设的照片不同外,一律都是原来用过的简陋床铺、竹椅、条桌。看到这些,你一定会想起,敬爱的周总理曾三次来到大寨,每一次都要爬上虎头山,为大寨人出主意,指示大寨人要进行山、水、林、田、路的综合治理。就在他病重的1975年,他仍然在郭凤莲的搀扶下,爬上虎头山,最后看看大寨。挂在他居室中与郭风莲等人的照片上,他强迈着步子,一手紧按在腰部,笑容满面中隐藏不住憔悴,大寨人哪里知道,他是强忍着病痛的折磨而来的,他的心里总是装着大寨。今天,虎头山上建起一座“周恩来总理记念亭”,亭子就建在他最后登山歇息的地方。大寨乡亲们为世代记住总理的关怀,有意把“纪念”的“纪”改为“记”。

在叶剑英、李先念、邓小平等领导人下榻的居室里,也分别陈列着他们各自与大寨乡亲们交谈、与陈永贵、郭风莲等人在一起的照片。看了这些照片,不难想到,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为了推广大寨经验,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曾花费过多少苦心!

然而,人们也不会忘记,怀有政治野心的江青也曾来到过大寨。为了尊重历史,以反面教材教育后人,大寨招待所里,也保留了她居住过的地方。在这个居室里,有她骑马登虎头山的照片,也有她挖战备壕、剪果树的照片,看了那幅江青骑马的照片,你难道不会想到中国历史上的女皇帝武则天曾经骑着马,走出长安郊外,去观看百姓耕稼?看了那幅剪果树的照片,难道不会想到武则天亲自采桑养蚕,被史家誉为“亲蚕”?可见,江青想当女皇的野心,在大寨暴露得非常充分。然而,任何阴谋家的野心,最终都会被人民所识破而走向失败。

大寨的过去和现在,都充分证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展经济、共同富裕,是中国人民的愿望,是中国富强的必由之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