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广胜寺

广胜寺


广胜寺于1961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广胜寺上寺耸立于霍山腰际,下寺及水神庙盘踞于霍山脚下,高低落差160米,相距约0.5公里,建筑群落布局严谨,造型别致,不仅以历史悠久、规模宏大名扬天下,更以璀璨夺目的飞虹塔,举世无双的《赵城金藏》和艺术奇葩元代壁画等珍贵的文化遗产蜚声中外。

广胜寺所在之地,松柏遍山,清泉淙淙,可谓是山清水秀、物华地灵的风水宝地,所以早在1800多年前,当佛教传人中国不久,这里便被佛家看中,于东汉桓帝建和元年(公元147年),奉敕开山建寺造塔,成为中国早期佛教寺庙之一。广胜寺原名叫卢舍寺,又叫阿育王塔院,与其它著名古寺一样,广胜寺随着佛教的盛衰而几度兴废。据文献记载,唐朝代宗大历四年(公元 769年),汾阳王郭子仪奏请在旧寺故址重建寺院,改名“广胜寺”。“广”的含义是佛法无边,广大于天,“胜”意指风景佳妙优美,所以广胜寺即义为广大于天、名胜于世的寺院,广胜寺正以此美誉吸引了无数的观光游客。

广胜寺上寺建筑主要由山门、飞虹塔、弥陀殿、大雄宝殿和毗卢殿组成,采用中国传统的中轴线布局,建筑群落主次分明,排列有序。

山门两侧的楹联上分别写着:“飞虹宝塔迎日月光明普照广胜寺”、“藏经金版留禅院佛学流布大霍山”,生动显著地说出了上寺的特点。

广胜寺建寺之初就有塔,名叫卢舍利塔,又称阿育王塔。根据水神庙明应王殿内现存元泰定元年的壁画中所绘元代塔的形象为八角十三级,塔檐短促,不饰雕饰,当为砖造,大德七年(公元1303年)毁于地震。

飞虹塔建于明嘉靖六年(公元1527年)。塔高47.3l米,八角十三层,逐层回缩,给人以高耸人云又玲珑秀丽的美感。塔为砖砌,底层设有回廊。回廊入口处突出龟须座一间,十字歇山顶,构造精致,秀丽端庄。塔身二层以上,镶嵌的彩色琉璃覆盖全身,构成了房屋、楼阁、斗拱、角柱、望柱、垂莲柱、莲花、佛像、金刚、花卉、草木、人物、鸟兽、盘龙等形象各异、五光十色的图案,而且每层都是一组完整的内容,从上至下,毫无重复,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通身的琉璃使塔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无数光芒,犹如天上一道道飞动的彩虹,色彩斑斓,绚丽夺目,美丽异常,是这里人民精湛技艺与丰富想象力、创造力完美结合的产物。“飞虹”之名,正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此塔的特色。由于募资修塔的达连大师法号为飞虹,所以用“飞虹”来命名,也包含了对修塔者功德的纪念。

飞虹塔的内部构造也别具一格。底层内的这尊铜像为释迦牟尼,高5米,顶部装饰琉璃藻井,雕饰的勾栏、楼阁、盘龙、人物,栩栩如生,精美繁缛,美不胜收。塔内攀登的阶梯亦新颖别致,可至咐—层。飞虹塔各层檐角都悬挂着风铎,风铎迎风和鸣,奏出娓娓动人的美妙乐章。当您置身这座古朴凝重的宝塔之中,凭高远眺,聆听着风铃或急或缓、流彩纷呈的美妙音乐,定会忘却世俗一切烦恼,生出与古人“更欲将身凌绝顶,”“绝顶登临眼界空,”“自笈平生高位置,好挥吟袖挹仙翁”一般的豪情。

飞虹塔打动了无数游人的情感,引起每一位慕名前来瞻仰者的惊叹,它经历了康熙三十四年8级以上地震的洗礼而塔身巍然无损。其设计之精巧,造型之别致,使来这里考察的中国琉璃专家陈万里惊叹它的“鬼斧神工”。 1962年又在九层檐的莲瓣上发现了“匠人尚延禄、张连文、王述章造”等题字,是他们高超的技艺和智慧为我们留下了这座流光溢彩、巧夺天工的人间杰作。

这里是上寺前殿,亦称弥陀殿,为单檐歇山顶的建筑,其梁架、斗拱仍保持着元代结构的特点。佛坛上的主像是铜铸的阿弥陀佛,东西两边胁侍着泥塑的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这两尊菩萨塑像面庞丰满,肌肤丰腴,衣带飘洒,姿态优美,比例适度,尤其是其体态,从前面观看为直立,从后面或侧面看则是向前倾的,使在佛坛下仰面瞻仰者的内心中少了一点对宗教威严的畏惧,多了一丝自然亲切、易于贴近的感情,在人与神之间的默默交流中,大大增强了宗教神灵对人的感染力。塑像虽然是前倾的,但它已经经历了几百年的人世沧桑,清康熙年间的8级大地震也丝毫没能改变他的形象。可见塑造他的工匠不仅有着高超的技艺,而且在塑造过程中还融人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对宗教神灵的理解。它们无疑是广胜寺泥塑中的精华,是中国元代雕塑中的上乘之作。

大殿两侧依墙而立的12个红色木经柜,闻名中外的稀世孤本《金版藏经》(俗称《赵城金藏》)原来就存放在这里。这部浩瀚的佛教典籍中收录的是东汉至唐宋千年间的中外高僧倾尽心血编撰、翻译的成果,计7000卷、6000多万字,雕成于金世宗十三年(公元1173年)。其雕刻工整,字体刚劲,纸质优良,印刷清晰,保存较为完整,对研究中国佛教史、印刷史具有较高的价值。所以30年代初,广胜寺收藏金藏的消息,一经披露,立即轰动海内外。抗日战争期间,日军企图掠夺这部稀世珍宝,寺僧力空法师等与八路军取得联系后,周密部署,于 1942年4月27日夜晚,将已密封于飞虹塔中的金藏全部安全运出,军民协力卫护佛家珍藏,共同谱写了爱国的光辉篇章。

面对这些厚重的经柜,我们不仅知道了金藏的珍贵,了解了这里古代经济繁荣、文化昌盛背景下发达的印刷业,更通过护经的故事接受了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中殿名大雄宝殿,大雄宝殿是佛教寺院的中心建筑,因为它是供奉释迦牟尼的地方。“大雄”是对释迦牟尼的尊称,意思是“像大勇士一样,一切无畏”。这座大殿重建于明景泰三年(公元 1452年),为单檐歇山顶建筑。殿内佛龛供奉的释迦牟尼及文殊、普贤菩萨像均为木雕,体态丰满,形象逼真,连同佛龛上精心雕凿、气韵生动的狮、象、花卉等图案堪称明代木雕中的艺术珍品。

悬挂在佛龛上方的牌匾“光辉万古”四个大字清秀而又笔力刚劲,是清朝雍正皇帝的亲笔,也是不可多得的墨宝。

现在我们所在的是后殿——毗卢殿,又叫天中天殿。神台正中供奉着毗卢佛,右边是东方琉璃世界的药师佛,左侧为西方极乐世界的弥陀佛,下方分别是观音、文殊、普贤、地藏王四大菩萨。大殿的四个角上,分别站立着四大天王,他们手中所持之物代表了人们希望“风调雨顺”的美好心愿。

沿殿墙排放的木雕神龛,它们共计35龛,龛内各置一躯铁铸佛像,与东西墙壁上明代的53佛壁画合称88佛。

在前檐明间隔扇上雕镂着精美的装饰。这六种圆心相交的滚花,从不同的角度看,可以构成圆形、长方形、正方形等多种图案,可谓是匠心独运的佳作。

位于后殿东侧山崖上的小洞,叫做神仙洞。相传唐朝时一位道人借宿于此洞,次日清晨,寺门未开,道人却不见了,只见洞壁上题着:“洞府别有天,宾至伴云眠。来朝庐山去,此处好参禅。”原来这里一首藏头诗,取每句的第一个字便是“洞宾来此”。尽管不知何年何月留下了这个故事,但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佛道相互容纳、相互影响的事实。抗日时期,金版藏经从广胜寺运走后,力空和尚为避免日军抓捕,曾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小洞中躲藏了3个月。

来到位于霍泉源头北侧的下寺。下寺的山门、前殿、后殿依次排列在中轴线上。您瞧,由于是依地势而建,所以形成了依山傍水,前低后高,殿宇层叠,分外雄伟的气势o

下寺山门名叫天王殿,面阔3间,进深2间,单檐歇山顶,檐下不设廊柱,四铺斗拱,倒悬八角垂柱,造型古朴、端庄,具有典型的元代建筑风格。

下寺后殿叫大佛殿,也叫大雄宝殿或后大殿。大佛殿重建于元至大二年(公元重309年),是下寺的主要建筑。其形体庞大,单檐悬山顶,两山出脊为前后檐,出檐深长,构成了一座威严宽宏,气势宏大的殿宇,体现了元代建筑的风貌。

走进大佛殿,首先就有一种十分宽畅的感觉。是的,这正是此殿的独特之处。大佛殿面阔7间,进深8椽,建筑师大胆地采用了减柱法和移柱法,殿内仅用两根柱子,又把斗拱和爬梁构成一体,共同承受屋顶压力,不仅大大减省了用材,而且营造出内部宽阔疏朗的视觉效果,因而在结构力学和建筑学方面具有特殊的价值。殿内供奉三世佛,塑像具有元代风格。四面壁上原绘有精美富丽的元代壁画,可惜1929年以1600元银洋的价格被盗卖出国,现陈列于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如今从残存于山墙上部16平方米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图中,仍可窥见其风貌。

水神庙分前后两个院落,由明应王殿、山门、仪门和厢房组成。从现存金贞元元年(公元1153年)《董村重修太上佛神庙志》碑文记载中可以看出,广胜寺下寺在宋金时期曾为道教庙宇,以后逐渐演变为佛教寺院,因而水神庙虽为道教庙宇,却一直由下寺佛僧管理,成为广胜寺景观的组成部分。

水神庙初创于唐代,现在的建筑为元延佑六年(公元1319年)重建,祭祀的是传说中的霍泉水神。明应王殿为元代建筑,是水神庙的主体建筑,面阔进深各5间,重檐歇山顶,四周回廊环绕。殿内塑水神明应王坐像及四侍者立像。水神明应王又称大郎,据载即为李冰。四侍像面部表情迥异,或委屈不乐,或慈眉善目,或狡猾奸诈,或怒气冲冲,不失为道教塑像中的经典之作。

四壁满布的元代壁画,绘于元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总面积约192平方米。这些壁画内容丰富多彩,除神话故事外,涉及到园林村舍、街市和各种人物,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是珍贵的历史资料,其艺术成就及研究价值极高。

首先从西壁开始欣赏。西壁画面以“祈雨图”为主,是霍泉南霍渠受益户集资绘制的。请看西壁北部上端的水神打球图。两位神仙在打球,另二位像是在作裁判,地下有个洞,打球的人用手中的棍子把球打进洞内即算赢球。下端的则是水神下棋图。这两组壁画是研究元代娱乐活动的宝贵资料。

东壁壁画为降雨图,是北霍渠受益户集资绘成的。请看下部的买鱼图。五个穿袍着靴留着胡须的人系水神内府的食官,其中一位有三绺须的人正执秤称着三条鲤鱼,对面躬身而立的卖鱼老人仰面注视着执秤人的脸色,另外两个食官则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称杆上秤砣的位置。这幅画通过寥寥几个人物,活脱脱地勾画出一幅世俗情态和真实生活的画面,若不对世俗生活有着深刻入微的观察和体验,是绝对画不出来的。

此壁神龛两侧壁画为明应王宫庭生活图。捧盒奉盘、执壶看火的诸侍女均通过巧妙的构思描绘得生动有趣,瞧,那位一手提壶,一手举襟遮盖头脸防止炉灰扑面的侍女,真是一位爱美的少女。
南壁东半部就是著名的元代杂剧演出图。壁画上端是悬挂的舞台横额,上写“尧都见爱太行散乐忠都秀在此作场”,下面是一个民间剧团登台作戏的场面。画中方砖铺地,后挂幕幔布景,台角插着旗帜,可见演出已分前后台、上下场。出场演员7男4女,注意第Ⅱ排正中身着红袍的演员,虽为男子扮相,两耳却戴有耳环,是女扮男装,应当是主角演员忠都秀。从场上的人物看,演出行当已有生、旦、净、末、丑各种角色,从道具上看有刀、剑、牙笏、扇子,伴奏的乐器有笛、鼓、拍板等,化妆上已开始勾脸谱、挂长须、衣冠、软靴,服饰也已戏剧化,这些特点充分反映了这里经济文化发达,戏剧艺术兴盛以及当时杂剧已处于极盛时期的状况。面对众多的表演人物和宏大热烈的场面,我们恍如听到了喧天的鼓乐,高昂的唱腔,看到了一幕幕激动人心的表演,感觉到万头攒动的热闹场面,体味到元代戏剧艺术的高度成就。

总之,明应王殿壁画的绘画技法娴熟,人物生动,线条流畅,构图巧妙,极富艺术魅力,其内容又是研究元代社会、经济、文化、宗教、戏剧、绘画、体育、建筑、民俗等各方面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是无价之宝。

每年的三月十八日传说是水神的生日,每逢这一天都要在这里举行规模盛大的庙会,3天会期,广胜寺山上山下,水神庙前,霍泉之畔到处人山人海,还在水神庙前院过洞门上的戏台演戏酬神助兴,明应王殿中戏剧壁画描绘的就是当时的真实场面。

霍泉名叫“海场”。这里潭水清澈见底,水草四季常青,放眼望去,红墙绿瓦,古刹巍峨,古柏苍翠,置身其旁,神清气爽,是广胜寺不可分割的胜迹。

是生生不息的霍泉造化哺育了这里的百草生灵,为霍山平添了神灵之气。如果没有霍泉就不会有这里的美景,更不会有人类情感智慧的结晶——广胜寺、飞虹塔和精美绝伦的壁画。而没有如此完美的人文景观点缀山水之间,霍泉的神奇也得不到淋漓尽致的表现和发挥。试想在广胜寺下寺经由道教庙宇向佛教寺庙演变的历史过程中,其他的庙宇神主纷纷易位,而水神庙不仅保留下来,水神牢牢占据着神坛,而且不断发扬光大;当我们看过那些受到霍泉恩泽的百姓为酬恩所绘制的壁画,献上的戏剧,不难认识到这里文明的孕育,霍泉功不可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