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后土祠·秋风楼

后土祠·秋风楼


后土祠在万荣县西南40公里宝鼎乡庙前村,俗称“后土庙”。后土,是古代对地神或土神的尊称,常常以“皇天后土”联系起来称呼,,土地乃养育万物之根本,祭祀后土企盼大地赐福于国家,惠泽于大众。后土祠是祭祀土神的场所,古代皇帝在这里祈求土神保枯,每年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庙前村—带地处黄河东岸土垣,是“背汾带河”的“汾阴雎上”,在历史上非常著名。东周时秦惠王讨伐魏,确切地理位置发生在这里,“渡河取汾阴”,故称“魏睢”。据传“汾阴睢上”曾是轩辕黄帝礼祭的郊台,历代帝王都在这里祭祀土神。汉文帝后元元年(公元前163年)立汾阴庙,汉武帝元鼎四年 (公元前113年)改“汾阴庙”而为“后土祠”,汉武帝亲自率众臣“东幸汾阳”,祭祀后土,并把祭祀后土列入国家大事,且形成惯例。继汉武帝以后,历代皇帝相继来后土祠祀典,达十余次。唐开元年间,唐玄宗李隆基尝三次来此祭祀后土,并且扩建祠庙。宋真宗赵桓大中祥符三年(公元1010年)先命人对祠进行大规模修葺,第二年亲自登临祭祀,亲自为后土祠撰写《汾阴二圣配飨铭》碑。

元代以前,后土祠在历代帝王的重视下,规模庞大,颇为壮观。据碑文记载,笔直的中轴线上,依次排列有山门、承天门、荣光门、坤柔门、坤柔殿、寝殿、配天坛、轩辕扫地坛及秋风楼等十六座建筑。两侧还配有唐玄宗和宋真宗碑亭、钟鼓二楼、真武等配殿,建筑宏伟,庙貌辉煌,可称海内之冠。大约到了明代万历年间,黄河水患严重,睢丘逐渐坍塌,后土祠被迫迁建。清代顺治年间,黄河再次泛滥,将后土祠淹没,仅留下门殿和秋风楼。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黄河决口,后土祠建筑全部被黄河水吞没。黄河之患后,近200年的时间后土祠没有重建,直到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知县戴儒珍将祠再移到庙前村东北的高崖之上,就是我们今天将参观的后土祠。
后土祠东靠崖岸,西瞰河谷,地势显著,虽然它的规模远不及昔日壮观,但整个建筑宏伟,结构合理,雕饰富丽,香火鼎盛,仍不失当年风采。祠院坐北向南,现存有山门、戏台、献殿、后土大殿、东西五虎配殿以及秋风楼等。

宽敞高大的石碑,称《汾阴二圣配飨铭》,是宋大中祥符四年(公元1101年)由宋真宗赵恒亲自撰写的石碑,,碑文冗长,共1365字,内容记述真宋赵恒继历代帝王“祀郊封禅”之先例,应汾阴吏民的吁请,亲率官员,在汾阴后土祠举行盛大规模的祭祀活动。并盛赞“二圣”即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的功德,将其配飨于后土祠受祀。碑文以楷书撰写,字体严谨,笔力浑厚,为书法杰作。因碑系御制御书,故又称“萧墙碑”。

三座戏台的布局看上去极像“品”字,又称“品字台”。一座位于山门底下,为过路台,台板可装可拆;另二座位于山门的后边。戏台彩绘华丽,雕刻精美,檐柱共雕三幅对联。东台曰:“前缓声后缓声善哉歌也;大垂手小垂手轩乎舞之”。西台称:“色即空空即色我亦如是;画中人人中画于意何云”。中台内柱上承:“世事总归空,何必以空为实事”;下联“人情都是戏,不妨将戏作真情”。据说,过去每逢农历三月十八日,要举行盛大庙会,通常聘请两个剧团同台献艺。届时,秦晋商贾云集,好戏荟萃一堂,热闹非凡。

秋风楼耸立在大家面前,楼位于后土祠最南,町称是压轴建筑,俗称“后楼”。当年汉武帝来汾阴祭祀后土,感慨抒怀,咏《秋风辞》,后人将辞勒石于楼内,故人们以“秋风”为楼名。秋风楼是清代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重新建造的建筑,改造后的秋风楼共三层,砖木结构,十字歇山顶,高32.6米。楼身为曲尺形,台基砌筑高大,南北向有券洞门贯通。东西辟门,门额镶嵌砖雕横匾,东镌“瞻鲁”,西刻“望泰”。南面为登楼的正门,门额嵌有“武帝得鼎”和“宋真宗祈嗣’’石刻图像。一、二层四面各出龟座一间,上筑瓦顶,山花向前;二三层廊下置斗棋、平座,上有勾栏、望柱。楼顶飞出众多翼角,都有精致的彩色琉璃,人物和脊兽工艺精巧。整个楼的外观,给人以结构灵巧,形制劲秀的感受。

登楼游览观望,楼内有两通汉武帝的《秋风辞》碑刻,分别是元至元八年(公元丑273年)和清同治十三年 (公兀1874年)的作品。四周观望,东面,峨嵋岭山峦起伏;南面,—占老潼关隐约可见;西面,太史公祠遥遥相望;北面,一曲黄河卷地来。四面的秦晋河山风光,饱览无遗,尽收眼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