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龙兴寺

龙兴寺


 

据记载,寺庙最早建于唐代,因寺内供有碧落天尊像,初名碧落观。唐代后期改称龙兴宫,北宋初期宋太祖赵匡胤曾在宫中寓居,使这块风水宝地身价倍增,将龙兴宫易名龙兴寺。以后陆续增补,直到近年加固了寺基,翻修殿宇,使这座千年古寺焕然一新o“龙兴寺”匾额上的鎏金大字,由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亲笔题写,遂使寺庙名扬天下。

踏着长达100余级的砖阶去参观寺内的大雄宝殿。大殿面宽5间,进深2间,歇山式屋顶,斗拱、梁架具有元代风格。高大的门额上镌刻有“都来我佛欢喜”六字,道出了佛学真谛。殿内是宋金彩塑“三世佛”,主佛中为“毗卢佛”,西为“释迦佛”,东为“卢舍那佛”。前排为普贤、观音、地藏、文殊四大菩萨。彩塑面庞丰满,姿态端庄,眉目清秀,衣纹潇洒流 畅,不愧为宋金时代的代表作品。

大殿之后,是耸立高达43米的唐塔。此塔初建于唐代,原高为8级,清代乾隆年间重修,增高到现在的13级,外表全部用磨光青砖砌制。塔呈八角形,各层檐下的椽、柱、斗拱,均为仿木结构,做工考究。登塔俯瞰绛州大地,南岭北山风光一览无遗,,塔的每级上均有题额,如“一柱擎天、两茎仙掌、三汲龙门、四大跻空、五云献瑞、六鳌首载、七星召应……”,让人浮想联翩,回味无穷。令人迷惑不解的是塔顶多次冒出缕缕“青烟”。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曾“塔顶腾烟,佥为青云直上”。 1971年中秋时节,每天近黄昏时分,塔顶升起青烟,盘塔顶环绕,持续约半小时自行消失,距塔约400米处可清晰目睹,重复数天才止。这种塔顶青烟,至今仍是不解之谜。

龙兴寺是现在新绛县博物馆所在地,大雄宝殿前后陈列数通占代碑刻,著名的“碧落碑”就保存在碑亭内。碧落碑名的由来,有人认为取于碑文中“栖真碧落”一词,有人说是因为碑在碧落观中而得名。此碑高2.26米,宽为1.03米,厚0.21米,是唐代皇室李氏家族刻立。篆体碑文,共21行,每行32字,共 630余字。碑文笔法工整,掺取钟鼎、古籀、小篆之长,融会贯通,创造出姿态优美,独具风格的新篆体,为历代书家视作珍品,,碑文篆书奇古,后人难以释读,经过漫长的年月,招来无数文人墨客的鉴赏摹拓。

《碧落碑》在古代有许多传奇故事,当碑文写成之际,寻求天下碑刻高手刊石,这时来了两位道士请求刻石。只见道士拿了碑文,便关门封户,闭目静坐,一连3日,昼夜不出,房内半点声音也没有。众人觉得奇怪,打开房门观望,只见房中空无一人,只有一对仙鹤双飞起舞,随后飞出房门,远离而去。众人再看房内的石碑,碑文工整,字体奇古,可谓鬼斧神工之作。神奇的传说,精妙的碑文,吸引了不少书家名流来观摹欣赏。这样又引出一段故事。唐代大篆书家李冰阳前来观碑,因碑文篆刻精绝,爱慕备至,居然停留数日不肯离去。他反复研习,左右琢磨,终无法领会碑文的奥秘,于是恼羞成怒,自恨不如,遂起妒嫉之心,拿起铁槌将碑击毁,羞愧而去。大家看到“碧落碑”上残缺的地方,相传是李冰阳的槌击之痕。宋金时期,人们将李冰阳毁碑的轶事镌刻在《碧落碑》之侧。金代大定二十三年(公元 1183年),依照原拓将碑重新刊刻,与唐《碧落碑》并列在一处,并称为新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