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裴氏碑馆

裴氏碑馆


闻喜县的礼元镇,是闻名于世裴氏家族的故里。说起裴氏,应从家族、祠堂、碑馆三方面讲起。

闻喜裴氏是河东有名的望族,从秦汉至明初,人才辈出,功绩卓著。据《裴氏谱序碑》记载,裴氏出自远古的有熊氏,与秦同祖,始祖非子,辅佐周王伐纣有功,分封在裴柏村。周僖王时,将“蜚”字更“邑”从“衣”,正式称“裴”,以后裴氏分为三支,分居河东、燕京、西凉,也有散居江淮等地,但各支皆出于闻喜,故有“天下无二裴”之说。从秦汉开始,经魏晋至隋唐达到鼎盛,裴氏出有宰相、将军、尚书等数百人。毛泽东观览史籍后,对裴氏宰相之多,赞不绝口。裴氏家族可谓“将相接武,公侯一门”。人们将裴柏村,誉为中国“宰相村”。

裴氏家族人才辈出,有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史学家等等。让我们从西晋杰出的地图学家裴秀说起。裴秀生活在魏晋时期,官职尊贵,先后任散骑常侍、司空等职,除了监察执法外,兼掌重要图籍制作,并著成《禹贡地域图》。他的“制图六体”,为后世地图绘制学奠定了科学的基础,在世界地图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裴秀之子裴触,在西晋是一位通晓自然科学的青年医学家和唯物主义哲学家,他“博精多闻,兼明医术”;哲学上反对高谈“玄理”,撰著《崇有论》,提出“无不能生有”,“有”是万物存在变化之基础等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南朝时出现了号称“史学三裴”的历史学家,裴松子为《三国志》作注,他的儿子裴驷、曾孙裴子野分别著有《史记集解》、 《宋略》等不朽名著,被后代史学界一直推崇。历任北周、隋、唐三朝官职的裴矩,著《西域图记》,详细记载了西域14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及其世俗民风。他亲自前往敦煌,负责与西域各国建立通商来往,为发展中国和西域的友好关系,建立了卓著的功绩,是颇有影响的外交家。同时,他又是杰出的政治家,在隋唐两代历任侍郎、尚书,与虞世南合撰《吉凶书议》等书,得到唐太宗的赞扬。隋代的裴世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率隋朝政府友好使团出—防日本的使者,开创了中日邦交史的先河。裴政,隋代著名的政治家、法学家。他的参定《周律》,主持修编《开皇律》,主张废除严刑苛法,使法律制度规范化。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的辉煌时代,裴氏家族亦显赫一时。裴行俭,是唐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书法家。他平定突厥,保障—厂唐代北方边境的安全,被唐高宗表彰为“文武兼备”的重臣。他的书法艺术造诣极深,其墨迹被称为“佳品”。对唐代政治贡献最大者,应首推裴度,他出生于安史之乱以后,青年时代在朝中仕职,力主削藩,企盼国家统一强盛,唐宪宗时充任讨伐淮西总指挥。裴度亲驻前线,整顿军务,取得了平淮西的胜利,又迫使山东、河北等地割据的军阀归顺朝廷,使唐朝暂时恢复了中央集权,出现了“元和中兴”的局面。裴度先后侍事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官至中书令,爵封晋国公,是唐朝后期一位有作为的政治家。

裴氏祠堂亦称晋公祠,始建于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后因裴度爵封晋国公,又以晋公祠为名。原有前殿、后殿、状元坊、碑廊等,规模宏大,可惜屡遭破坏,昔日的楼台殿阁早已荡然无存。如今只有门前的两尊石雕大狮子,依旧完好,不减当年威风,向游人诉说着过去漫长年月中发生的千变万化。

裴氏碑廊位于裴氏祠堂范围之内,70年代重建,保存古碑数十通,在史料和书法艺术上均有极高的价值。碑廊中的《裴鸿碑》,镌刻于北周武帝天和三年(公元568年),是碑廊内现存最早的碑刻。因年代久远,碑的上部字迹已漫漶,但下部字迹尚清晰;书体魏隶合,稳健刚劲,有极高的价值。《裴镜民碑》,为初唐史学家李白药撰文,书法家殷令名书写,楷体,既近颜风,又含柳意,端庄凝重,笔力挺拔。 《裴光庭神道碑》,张九龄撰文,唐玄宗李隆基书写,行书,用笔豪放,字体俊美。《裴氏谱序碑》,篆刻时代从金大定年间开始,延续至清代,书法劲健,刻-’正洗练,共有碑文17通,为研究裴氏家族历史的珍贵资料。

碑廊的东壁,竖立着四通巨碑,这就是著名的《平淮西碑》。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撰文,清咸丰年间军机大臣祁隽藻重书,记述唐代名相裴度平淮西吴元济叛乱的功绩。关于《平淮西碑》,有段曲折复杂的经历。唐代后期藩镇割据严重,裴度人相后,力排众议,主张消除藩镇,并奉旨亲赴淮西督战,他和众将奇袭蔡州成功,一举平定了延续—卜余年的吴元济叛乱,使唐朝出现中兴局面。淮西平定后,唐宪宗特命韩愈撰写一篇平淮西的文章,歌颂这次大捷,并在蔡州城里刻石立碑。谁知韩愈文章得罪了参加攻打蔡州的皇亲国戚李恕,李恕认为攻打蔡州的头功应非他莫属,便向朝廷告状。唐宪宗为了讨好李恕等人,下令将韩愈撰写《平淮西碑》砸毁,并命段文昌重新写平淮西战争的经历。然而,韩愈的《平淮西碑》虽被砸毁,文章却流芳百世。宋代以后,蔡州人将韩愈的《平淮西碑》重刻于石,使韩愈的文章千古流传。明清之际,蔡州石碑因年代久远,已不复存在,,到清咸丰年间,裴氏后裔为了使裴度平淮史实的功绩不致泯灭,遂请清朝重臣祁隽藻重书韩愈《平淮西碑》文,刻石立碑于裴氏祠堂。重新撰写的《平淮西碑》,楷书工整,苍劲有力,四石并排耸立,规模宏大。书体集颜、欧、柳、赵四家之大成,气势磅礴。人们观此碑后,认为重刻《平淮西碑》,等于为裴度出了一口气,也给韩愈出了口气,因而称“出气碑”。更多的观者认为,此碑文、书、刻三者俱佳,故称为“三绝碑”。

裴氏的坟茔在裴柏村东5公里的凤凰垣,如果站在裴柏村高地远望,可见个别墓地存有石碑,那便是昔日的裴氏祖茔所在地,现有大墓冢近200座。当年坟茔碑碣林立,墓冢累累,以后渐被夷为平地,但从残留的断石破砖上可依稀辨认裴氏家族的历史功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