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薛仁贵寒窑

薛仁贵寒窑


 

薛仁贵寒窑到了,寒窑位于河津市修仁村外。这孔坐东向西,长、阔、高均不过3米多的土窑,传说是薛仁贵与柳英环夫妇当年住过的地方。窑内的土炕、灶迹,为明末清初时重修。距窑数十步的南侧建有“白袍洞”,洞内塑有薛仁贵夫妇坐像两尊、白马一匹。洞的东墙嵌置有大清乾隆六年的碑碣,上书“虎岗首有一仁贵窑,创造不知何季,曰虎岗。天造地设,境巍势险。登临远眺,汾水如虹,贯凤山于东峙。”又称“窑即平辽王夫妇贫居之所”。平辽王是薛仁贵的封号,我们从碑文中可以大致了解薛仁贵寒窑的状况。

薛仁贵(公元614-683年),名礼,字仁贵。少时丧父,家境贫寒,以耕田为业,膂力过人,善于骑射。唐太宗时国势强盛,欲征辽东募军。薛仁贵听从妻柳氏之言,前往将军张士贵处参军。唐太宗贞观年间亲征高丽,攻打安地城的战斗中,薛仁贵冲锋陷阵,强悍骁勇。他身穿白衣,以自标显,双手举戟,腰掖两弓,呼叫着冲向敌群,敌军大败。因此,薛仁贵被提升为右领军中郎将,并在随后的战争中屡建奇功;最后,官至左骁卫大将军,幽州都督,封平阳郡公。俗话说:“将门出虎子”,薛仁贵的子孙亦不乏贤臣良将。长子薛讷,善用兵,是武则天时期的重要武将,以战功复封平阳郡公。其孙薛嵩,文才武略,曾参与平定安禄山叛乱,任刑部尚书、御史大夫,封高平郡王,改封平阳郡王,是历史上享有盛名的功臣。薛仁贵的后代,还有薛平、薛从等,均是唐朝的重臣。纵观薛氏家谱,其沿续世代,多是居官为将,忠于大唐。因而,历史上流传众多薛家将小说、评书和古典戏曲,主要有《举狮旧宗》、《薛刚反朝》等。薛家的故事反映了人们对薛家精忠报国\坚持正义的崇敬心愿,表达出人们对薛家将的热爱心情。

登上白虎岗,眺望东南方向的汾河湾。只见水波粼粼,红蓼娇妍,这就是闻名的“红蓼滩”。相传薛仁贵年轻时曾在此射雁,故又名“射雁滩”。当年,薛仁贵家境贫寒,以打雁糊口谋生,练就—手精湛的箭法,不仅百发百中,而且能随心所欲。据说,他可射中雁喉而雁却不死,称为“张口雁”。随后,他又改用一张足有2阗余斤的强弓,只要张弓拉弦,雁飞得再高也会被他击中。这样年复一年,日不脱空,汾河滩的雁都怕了薛仁贵的箭,宁可绕远觅食,也不轻易飞来这红蓼滩。红蓼滩至今还留有薛仁贵打雁时走的小路,这条路下雨不泥泞,光溜可走行人,被认为是神道。

站在白袍洞前,俯视西南的汾河滩,可见一座高20米,八层八面形的实心砖塔。当地传为“射雁塔”,又名“白虎塔”。说起薛仁贵的骑射,有一段动听的故事。薛仁贵在战场上杀敌,身穿白袍,单枪匹马,所向披靡。在北方边境与突厥的战争中,薛仁贵往往手持弓箭,单骑直人,弓张矢出,敌兵无不应弦而倒。当行军到天山时,与号称“天山射雕工”的突厥头目颉利可罕相遇。薛仁贵面对强敌,毫不畏惧,拉开强弓,连发三箭,将“天山射雕王”的左右将元龙、元虎、元凤,射落马下,无一活命。顿时突厥军营大乱,全部下马受降,唐军获胜。军中因而流传开“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人汉关”的歌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