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安重荣
 

安重荣


安重荣,生年不详,卒于后晋天福七年(942年),小字铁胡,朔州(今山西朔州市)人。五代时后晋军事将领。 安重荣出身累世勋阀。祖父安从义曾任利州(今四川广元)刺史,父亲安全官至振武(治所在单于都护府,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马步军都指挥使。安重荣臂力过人,能骑善射,曾担任后唐振武巡边指挥使。后唐清泰二年(935年),身兼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三要职的石敬瑭在晋阳举兵反叛,为了扩充实力,取后唐而代之,派人暗地招纳安重荣。安重荣见后唐朝廷腐朽虚弱,尽失人心,败亡已成定局,便率领1000余名骑兵赶赴太原,投于石敬瑭麾下。清泰三年(936年),契丹主耶律德光册封石敬瑭为太晋皇帝。后晋国正止建立,安重荣被授为成德(治所在镇州,今河北正定)军节度使。
    安重荣精明干练,处市决断,作为一个武夫,留意致道,勤于政务,每遇诉讼案件,亲临大堂明辩曲直,依法裁决。至于百姓徭役、课税、仓库耗羡等大事,他更是书必躬亲。这样,同僚及衙役们不敢贪赃枉法,胡作非为,镇州一带得以保境息民。
    安重荣由一军卒起家,为时不久,即扬名显身,飞黄腾达。他目睹后唐末帝李从珂、晋高祖石敬瑭靠兵变得践帝位的事实,也滋长了谋权篡位之心,曾对别人说:“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安重荣平素倨傲跋扈,时有僭越之举,为当朝权贵所不容,心中常对此愤恨不已,只因羽翼未丰,时机未至而不敢贸然下手。
    作为后晋王朝开国皇帝的石敬瑭,深知自己是在契丹主耶律德光的扶植下才登上帝位的。为博得主子的欢心,石敬瑭寡廉鲜耻,竞拜年纪比自己小11岁的耶律德光为父皇,自己甘作儿皇帝,且始终不渝地坚持卑辞厚礼以奉契丹的治国方略。后晋朝廷中不少文武大臣对石敬瑭丧尽人格、唯契丹是从的作法心怀不满,颇有异议,但终不敢犯颜直谏。安重荣与这些明哲保身的封建官吏不同,他公开斥责石敬瑭对契丹逆来顺受、一味姑息纵容是“诎中原以尊夷狄,因已敝之民,而充无厌之欲,此晋万世之耻也。”安重荣不但措辞强硬,而且,在具体行为上与石敬瑭针锋相对,每遇契丹使者路过镇州,安重荣总要奚落嘲讽他们一番,以泄心头之恨,有时甚至将狂妄傲慢的契丹使者抓住杀掉。后唐天福六年(941年),契丹一个名叫拽刺的使者经过镇州,与安重荣发生口角。拽刺出言不逊,安重荣勃然大怒,命人将其逮捕,并亲率一队骁勇士卒去幽州南部进行骚扰,将居住在那里的契丹人赶至博野(今河北博野一带),作为报复,此事震动了后晋朝野,一定程度上也打击了契丹的骄横气焰。
    当时,以耶律德光为首的契丹统治者,对境内北边诸族横征暴敛,肆意抢掠,并胁迫各部落青壮年男子自备衣粮甲杖,扬言合力进犯中原。少数民族人民一则不堪于契丹巧取豪夺,严刑峻法的残暴统治,二则感到南侵出师不义,必遭失败,故不愿为契丹效命,他们中的吐谷浑、沙陀,突厥等部落首领纷纷携带部众老小、牛羊、车帐、辎重,跋山涉水,不辞艰险,义无反顾投奔中原王朝。黄河流域的党项、逸利、越利诸族部落首领也遣使送上契丹授予的委任状、诏书、旗帜等物,控诉在契丹奴役下的困顿劳苦之状,盼望后晋王朝联合诸部落,共同讨伐契丹,后晋割与契丹的幽云十六州的人民思归中原之心更为迫切。朔州节度使赵崇联台本城将校杀掉伪节度使刘山,也企盼回到后晋怀抱。安重荣对呻吟于契丹铁蹄之下的人民较为同情和支持,他招诱一些少数族部落进入塞北。耶律德光得知此事,立即责令石敬瑭,将这些人押送回辽,并要他严罚保护部民的官吏。石敬瑭拿到耶律德光的圣旨,感到左右为难,因为安重荣手握重兵,态度强硬,如若惹怒、后果不堪设想。石敬瑭奈何不得安重荣,只好对契丹使者忍辱含垢,卑辞谢罪,派供奉官张澄带领兵士2千余人,将已居住在并、镇、忻、代一带(今山西中部、河北西部一带)的少数族部百姓驱逐回原地,但少数族部的百姓去而复来,安重荣又将他们收留,安排妥当,顺势招兵买马,编冶甲兵,俟机发难。这时,石敬瑭接连传出圣旨,嘱咐安重荣对契丹依计而行,谨慎从事,当心契丹借机挑衅,不论遇到何种情况,后晋君臣部需恪守成约,勤谨事奉。安重荣此时对石敬瑭仍抱有一线希望,他上了一份洋洋千言的奏章,其中一一细述了辽境内反抗浪潮势如汹涌、各部落向往中原王朝、盼归之心似箭、有的部落冒险弃暗投明以及朔州节度使倒戈的情况。提醒石敬瑭认清“诸蕃不招呼自至,荆州不攻伐而自归,虽系人情,尽由天意”的形势,强烈要求后晋朝廷顺乎民情,乘势发兵,征讨契丹。如此,所有受契丹压迫的部落会群起响应,后晋必能胜券稳操,大获全胜,上可洗国耻,下可慰人望。这份上书犹如一篇义正辞严的宣言书,展现了他不畏强暴、勇于抗争的民族气节,道出了上下一致抗辽的心声。为了争取更多舆论的支持,安重荣又将奏章要旨书写成文,传阅于后晋文武大臣及四方藩镇,颇得朝野上下的理解与同情。
    石敬瑭阅毕奏章,见安重荣反形已露,坐卧不宁,他亲至邺都(今河北大名县西北),连下十道诏书劝谕安重荣:“尔身为大臣,家有老母,忿不思难,弃君与亲。吾因契丹而兴基业,尔因吾而致富贵,吾不敢忘,尔可忘耶!今吾以天下臣之,尔欲以一镇抗之,太小不等,无自辱焉。”安重荣见石敬瑭一心卖国求荣,后晋危如累卵,前途黯淡,决心与他分道扬镳。
    后晋天福六年(941年),石敬瑭北巡邺都,京城空虚。安重荣致书山南东道(治所在今湖北襄樊市)节度使安从进,让他起兵造反以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安从进一起兵,安重荣立即率部响应。这一年,旱、蝗灾害严重,百姓困顿不堪,安重荣以抗辽相号召,很快聚集起饥民数万人扑向邺都,声言要觐见石敬瑭。队伍行至宗城(今河北威县30里),与前来镇压的杜重威部遭遇。双方交战之紧要关头,素与安重荣有矛盾的赵彦之突然倒戈,奔降晋军。安重荣措手不及,大败而逃,其将士2万余人皆溃散,大部分冻饿、被杀而死,只有安重荣及10余名骑兵得以生还。他们用牲畜皮革做成铠甲,动员全城军民把守镇州城门。杜重威派大军重重包围镇州。素日苦于后晋暴敛媚敌的镇州军民在外无援兵、内缺粮草的情况下奋力死战,拒不投降,重创晋军。后来,安重荣手下一将领被晋军所收买,从城西水碾门引官军入城,守城军民2万余人壮烈牺牲。安重荣又率领仅存的吐谷浑数百名骑兵退至牙城,并力守御,终因饥困力竭,寡不敌众而失败。安重荣被后晋军队俘获。石敬瑭下令将安重荣头颅砍下,装在一个匣子里,向“父皇”耶律德光报功,时为天福七年(9l2年)正月。
    石敬瑭为取得皇帝宝座,不惜出卖民族利益,认贼作父,对契丹称臣、割地、纳帛,无所不至,使中原百姓陷于水火之中。后晋文臣武将中唯有安重荣自恃忠心,旗帜鲜明地反对石敬瑭奴颜卑膝的投降政策,痛斥他饮鸩止渴的卖国行径,力所能及地保护北边诸族部民,遏制契丹人的狂妄野心,这种抵抗外族侵略的爱国心与民族气节值得后人称颂。
 

(本文作者:孙丽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