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班婕妤
 

班婕妤


班婕妤,生卒年不详,楼烦(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东)人。两汉著名女文学家。
    班婕妤的名字久已失传。婕妤是当时宫中的女官名。她是左曹越骑校尉班况的女儿,西汉末年著名学者班彪的姑母,东汉著名历史学家、文学家班固的祖姑。
    汉成帝即位初期,班婕妤就被选人后宫,被封为少使,不久得到成帝的宠幸,升为婕妤。班婕妤美丽、聪慧、有文才。这些自身的优越条件,使得她能够在勾心斗角,险象横生的宫中站稳脚跟,转危为安。有一次,汉成帝想要和她同车共游于后庭,她坚辞不肯,并委婉地劝告汉成帝说:我看那些古代留下来的图画,凡是贤圣的君王都有名臣在他的身边,而夏桀、商纣、周幽王等人的身边,则多为嬖妾。我如果今天与皇上同车出游,那人们会感到您和桀、纣等人不是很相似吗?成帝因她言辞答对有理而止。太后听说了这件事,也大加赞美,说: “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可以看出她是一位明大义、识大体的女子,有很高的素养。
鸿嘉年后,赵飞燕姐妹逐渐得到成帝的宠幸,而班婕妤和许皇后皆失宠,难得见到成帝一面。这种凄凉无奈的处境在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鸿嘉三年(前18年)赵飞燕姐妹谮告许皇后,班婕妤挟媚道,诅咒后宫,骂及主上。成帝听信谮告,废了许皇后,考问班婕妤。班婕妤毫不惧色,应对委婉而中肯。她说: “我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我极力持身修己,还没有享到福;去作那些邪恶之事,还有何望呢?倘使鬼神有知,也绝不会听信那些不臣贼子的诬告,如果鬼神无知,那诬告就更无益处。我绝不做这愚蠢的事情。这一番话, 不仅表白了自己的心迹. 而且也深刻地讥刺了那些谮告她的人。正如后世人所说: “观其辨诬数语,温厚和平,言之者无罪,听之者不憎。”成帝亦被地说得无言以对,只好赦免了她。
    班婕妤恐日久见危,不待赵飞燕姐妹妒恨,就自请供奉皇太后于长信宫。成帝死后,她又到成帝陵寝中看守陵园。死后,就葬在成帝陵中。
    据《隋书,经籍志》著录,班婕妤有集1卷。今存者只有清严可均《全汉文》中的《自悼赋》、《擣素赋》、《报诸侄书》3篇及《文选》和《玉台新咏》中的《怨歌行》1首。
    《自悼赋》、《 素赋》这两篇赋写班婕妤失宠后,在长信宫时的忧思、悲伤。《自悼赋》叙述了自己由得宠到失宠的过程,以及心理活动。如“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扃。华殿尘兮玉阶落,中庭萎兮绿草生。……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写得冷冷凄凄,令人神伤。最后又云; “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又以古人自慰。故《诗人玉屑》云; “虽情出于幽怨,但能兮以自安,援古以自慰,和乎中正,终不过于伤惨。”《 素赋》亦写得怨而不首怒,哀而不伤,兼有“塞渊、温惠、淑慎”六字之长, “而末后一段辞旨缜密,意思缠绵,真有发乎情而止乎礼义之风。”
   《怨歌行》,亦名《怨诗》、《纨扇诗>),唐人乐府作《长信怨》。这首五言诗流传甚广,影响甚大。后人如孔翁归,刘孝绰、王维、刘方平、皇甫冉等人都以《婕妤春怨》《班婕妤怨》等为跑写了许多诗。对这位德行才气,恭让谦虚的女子给予了极大的同情和赞美。
    班婕妤在诗中借纨扇以自喻,托扇以写怨,诗句凄怨含蓄,袁婉动人。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这两句写了蒙成帝恩幸之时的情景。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这后四句与上两句相对照,写了内心的恐惧和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悲哀。孙月峰曰此诗“质而含浓色,风骨甚劲。”班婕妤《怨歌引》用意委婉,音韵和平,《绿衣》诸什,此其嗣响。”
    班婕妤虽流传下来的作品不多,但由于她特殊的身世,杰出的才华、优美的诗句使得她在文学史上得以占有一席之地。故《诗品》云“逮汉李陵、始著五言之目矣。”......自王、扬、枚、 马之徒,词赋竞爽,而今咏靡闻。从李都尉迄班婕妤,将百年问,有妇人焉,一人而己,诗人之风,顿已尚失。”“汉婕妤班姬诗,其源出于李陵、田扇短章、词旨清捷、怨深文绮,得匹妇之致。侏儒一节,可以知其工矣。
    班婕妤的诗赋,是在长夜寂寞的宫中对自己不平命运所发自内心的幽怨。这种对命的怨尤之声,正是委婉曲折地反映了他们对封建礼教的不满,这在古代有才学的女子中,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本文作者:梁南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