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封常清
 

封常清


封常清,唐蒲州猗氏(今山西临猗县)人,生年不详,卒于天宝十四载(755年)。
    封常清少孤贫,与外祖父相依为命,后外祖父犯罪流放安西 (治今新疆库车县东郊皮朗旧城),封常清随同前往。外祖父酷爱读书,其在安西服役期间,常教封常清读书。他30岁时,外祖父去世。这时,唐名将高仙芝为安西都知兵马使,平时出入,有衣甲鲜明的亲军30人为侍从,颇为人所注目。封常清想从军充入高仙芝的亲兵之列,但其身材细瘦,脚短而跛,高仙芝陋其貌而不纳。于是,封常清每天去找高仙芝,晨夕不离其门,时间长了,高仙芝勉强将他收留下来,补入亲兵之列。
    开元宋年,依附唐朝的达奚部背叛,自黑山发兵西击安西所辖的碎叶镇(在今吉尔古斯)。高仙芝奉命迎击,全歼达奚叛部。战后封常清自作捷表,将战争经过,取胜谋略,非常清晰洋尽地写下来,呈献给高仙芝。高仙芝阅后非常赞叹,即将封常清所作捷书上报。凯旋后,安西节度使夫蒙灵詧及其燎属刘眺、独孤峻,都追问捷书为谁所作,高仙芝即将封常清引荐给他们。从此,封常清渐知名当世。不久,封常清以功授叠州戍主,后不断迁升,曾任镇将职。
    天宝六载(747年),高仙芝被任为安西节度使,他特升任封常清为虎王府录事参军事,节度判官,对封常清日加亲信。高仙芝每出征讨,常令封常清留知后事,权理政务。封常清有才学,处事果断。当时高仙芝乳母子郑德诠为郎将,深受高仙芝宠爱,将家事都委其处置,乎时,高仙芝待之如兄弟一般,在军中颇有威望。一天,封常清外出返回,诸将都前来参见,但郑德诠不以为意,从封常清背后驰马突前而过。封常清见状,不动声色,及回到使院,命左右将郑德诠悄悄领来,然后关住院门,对他教训—番后杖杀。之后,将尸体扔到外面,就在封常清重杖郑德诠的时候,高仙芝的妻子及乳母在门外号哭求救,但封常清不为所动。及郑德诠死后,高仙芝的妻子及乳母将经过写状告知高仙芝,高仙芝看状后非常吃惊,沉思半晌。按当时军律,属僚唐突主将,罪应死,此事封常清乃秉公而办,后来高仙芝见封常清也没责备,封常清也不提此事。之后,又有两大将犯罪被封常清依法处死,一时三军股粟,风纪为之整肃。
    天宝十裁(751年),高仙芝改任河西节度使,奏请封常清为判官。后王正见为安西节度使,又奏请封常清为四镇支度营田副使、行军司马。天宝十一载(752年),王正见死,乃以封常清为安西副大都护,兼御史中丞,持节充安西四镇节度、经略、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使。天宝十三载(754年),封常清入朝,以本官兼任御史大夫,并封其一子为五品官,赐宅第一处,同时对封常清己故的父母都进行了追封。不久,北庭都护程千里入为右金吾大将军,朝廷又令封常清代理北庭都沪,持节充伊西节度等使。封常清虽任一方大员,但生性勤俭,每出征乘马只备一至两匹,赏罚严明。
    天宝十四载{755年),安史兵兴以后,唐玄宗在华清官召见封常清问讨叛之策。封常清奏说:“禄山领凶徒十万,径犯中原,太平斯久,人不知战。然事有逆顺,势有奇变。臣请走马赴东京,开府库,募骁勇,挑马箠渡河,计日取逆胡之首悬于阙下。”当时唐玄宗正为时局忧愁,听了封常清的一番议论颇为赏悦,第二天就命封常清为范阳节度使,募兵讨叛。封常清受命后赶赴东京(今河南洛阳),召募土兵,10天中得兵6万。之后,砍断东京东门外的河阳桥,加强守备,以待叛军来临。就在这年冬天,安禄山渡过黄河,攻陷陈留、荥阳等重镇,一时声势颇盛,兵锋直抵洛阳。这时,封常清派骁骑主动出击,首战杀死叛军数十人。但叛军很快进行反击,封常清率军几经血战,予叛军一定的打击,终因其军队为临时征集而来,未经训练,战斗力不强。还是节节败退下来。不得已,封常清率军撤出东京西奔陕郡(今河南三门峡市西旧陕县),在陕郡与高仙芝相遇,互说叛军兵势,一时难与争锋,于是与高仙芝合兵退守潼关。
    唐玄宗闻封常清败,下诏削其官爵,以白衣隶高仙芝部。高仙芝对封常清仍非常信重,令封常清监巡左右厢诸军,但因封常清失去官职,成令已差,而唐玄宗派来的监军边令诚又处处掣肘,使封常清处境困难。这时高仙芝对他多方回护,却引起边令诚的怀恨。边令诚入朝奏事时,即在唐玄宗面前说高仙芝,封常清的坏话,唐玄宗听了一面之词,下诏令边令诚回军中处死高仙芝和封常清。
    边令诚持唐玄宗诏命至潼关,将封常清领至驿南西街,宣读唐玄宗诏命,封常清听后神色不变。当初,封常清兵败入关,欲驰赴朝廷,但至渭南时,得唐玄宗诏令,让其退守潼关。在潼关期间,他三次上表给唐玄宗议论军事,都被边令诚扣压,一片忠心,得不到表达。至此,封常清仍以国事为重,毫无怨言。临刑之前又上表唐玄宗,陈述其奉命讨贼时的情况,希望唐玄宗不可轻敌,讨平叛贼,以安社稷。
    封常清起自行伍,颇有文才武略,严于治军,生性勤俭,赏罚严明,长期镇守安西、北庭,对唐西北边境的安宁立有汗马功劳。安史兵兴后,他勇于临战,但先失之轻敌,兵败后又受制于监军之手,并终受其诬陷而死。临刑前他仍以国事为重,大义凛然,令人可悲呵钦。



   

(本文作者:王振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