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冯奉世
 

冯奉世


冯奉世,字子明,约当西汉武帝元狩末年(前117年)生,卒于汉元帝永光三年(前41年),上党潞(今山西长冶市潞城县)人。他是西汉时期继赵充国之后,又一位功著西陲,为西域的稳定,为西汉与西域友好关系发展而做出贡献的将领。
    奉世少居潞城,后随祖父徙居杜陵(今陕西西安市南)。他很早从军,汉武帝来年以良家子被选调入京,当一名小郎官。所谓良家子者,即出身非商贾罪谪而从军伍之人。汉昭帝时,因其有功,补授长安县县长,旋而失官。此时,他已年过3O岁,自感才学不足,开始学习《春秋》、兵法诸书。由于他深涪兵法要义,不久即被举荐为军事参谋,在大将韩增幕中用事。宣帝即位后,他曾随韩增北征,军罢,复为郎官。
   汉宣帝元康元年(前65年),经韩增的举荐,冯奉世被封为卫侯,护送人宛等国的客人出使西域。当他们西行至伊修城(今新疆若羌东)时,得到当地汉朝都尉的报告,说前方的莎车国联合周围小国杀死了国王和汉朝使者,而匈奴又发兵攻打车师国,莎车国派遣使者到西域各国,扬言天山北道诸国已归附匈奴, 号召各国联合反对汉朝在西域的统治,致使西域诸国动荡不安,鄯善(今新疆鄯善)以西通往西域的道路皆被阻绝。时西域都护府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又远在天山北道,长安汉朝政府又不了解这种情况,如果等待西域都护府去平息这场动乱,必然造成严重的损失。冯奉世当机立断,以所持之节钺传檄各国,揭露莎车国的谎言,号召各国联合起来反对莎车背叛汉朝的行动。由于西域其他国家对汉朝的信赖,一见到汉使节钺,便迅速脱离了莎车。于是,冯奉世调集各国军队,组成1万5千人的联军,进击莎车,攻拔其城,平息了西域的混乱局面。而后,顺利地通过西域,完成了护送人宛客人归国的任务。当汉宣帝得到冯奉世此举成功的消息后,特意数次召见举荐冯奉世的将军韩增,兴奋地对韩增说:“祝贺将军所举得其人。”并升冯奉世为光禄大夫、水衡都尉,主管京师用水及上林苑诸事务。
    汉元帝即位后,冯奉世被任为执金吾,不久即升光禄勋,主管京师羽林军。元帝永光二年(前42年)秋,居于今甘肃陇山以西的羌入部族起兵,反对汉族在这里的统治,汉朝通往西域及西南夷的道路又一次面临被阻隔的危险,而且,陇西诸郡摇荡,势必影响西域诸国的稳定。当时中原数年欠收,谷价飞涨,朝廷财力困乏,对于大规模的用兵已感力不可支。汉元帝及权臣都主张以防御为主,不宜兴师动众。冯奉世力排众议,坚决主张兴兵击之。
    经过反复讨沦,汉元帝终于同意他率军平息羌人的反叛,并由原来的3万兵力增加到6万人。这年十一月,冯奉世所统诸军同时出击,打败了羌人,安定了西部边境。次年,冯奉世还京,更为左将军,依旧兼任光禄勋,不久又受封为关内侯。就在他封侯后一年,因病卒于任上。
    冯奉世一生多半从戎,为爪牙官前后凡10年,宿卫于汉室,折冲于边疆,是一位有勇有谋、敢作敢为的将帅。他为了边地的安定,国家的巩固,不顾及自己的安危,能够果敢地处理边疆问题。他在西域面临莎车国的动荡,既没有考虑可能遭致的失败,也不顾矫诏发令会给自身带来祸害,在身无一兵一卒的情况下,传檄晓喻西域诸国,集合诸小国之兵平定了这场动乱,表现了他以国之安危为重的精神和非凡的胆识。直到他死后,还有人赞颂他“图难忘死,伸命殊俗,成功白著,为世使表”。
    在战争中,他对于防御与进攻的关系也有较深刻的认识,主张主动进攻,积极防御。羌人反于陇西,朝廷因财力闲乏,计划以万人之兵屯守,苟延时日。冯奉世认为,这种防御的战略,只能导致“战则挫兵病师,守则百姓不救”的结果,如此下去,“羌人乘利,诸种并和,相扇而起,臣恐中国之役不得止于4万,非财币所能解也。”因此,他积极主张进攻,以进攻求得主动防御。事实说明,冯奉世的主张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冯奉世等将领对映羌人的主动出击,汉朝的西部地区就会陷入长期的动荡,生产的发展也会受到极大影响。
    在祖国民族大家庭的形成过程中,既有兵刃相逢的角斗,也是亲密往还的和亲;既有汉族对少数民族的战争,也有少数民族对汉族的战争,但无论哪种形式,客观上都促进了民族的融合。因此,无论在哪种形式中出现的历史人物,客观上对民族的融合都有一定贡献。冯奉世是西汉与西域各族关系史上的一位人物,他的贡献自然应得到公允的评价。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