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樊子鹄
 

樊子鹄


樊子鹄,生年不详,卒于西魏文帝大统元年(536年)。代郡平城(今山西大同)人。北魏末年将领。
    樊子鹄先祖本为荆州蛮族首领,被当时朝廷降服后迁往平城,即在当地居住下来,北魏兴起后,归属北魏。其父樊兴曾任北魏平城镇长史,爵封归义侯,樊于鹄本人的仕宦生涯,则始于投奔北魏镇将尔朱荣。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523年),发生了著名的六镇起义,北魏北边诸镇陷于战乱之中。樊子鹄目睹时局,为寻找一个强大的政治靠山,他离开几代居住的平城,南下并州,投靠在北魏大军阀尔朱荣的门下,被授以都督府仓曹参军之职,其时,尔朱荣位居都督并州等六州诸军事之要职,手中握有重兵,是一个被朝廷所忌惮的强大势力。孝明帝孝昌三年(527年)冬,樊子鹄作为尔朱荣的代表前往京师洛阳,向北魏朝廷述职。在那里,他受到极高的礼遇,得当时临朝听政的灵太后亲自接见。事后,朝廷授他以直斋之职,封南和县开国子爵位,食邑三百户。返回并州后,他又被尔朱荣提升为行台郎中,行上党郡。这次出使,使樊子鹄从朝廷与尔朱荣双方都得到了好处。
武泰元年(528年)二月,年仅18岁的孝明帝突然去世,临洮王元宝晖3岁的儿子元钊被选来接继皇位。由于皇帝青年夭折,而且传闻灵太后对皇帝不满,故时人多认为此事藏有阴谋。怀有野心的尔朱荣早有前往中原之愿,均为朝廷制止。这时,他便勾结北魏宗室,以查清孝明帝死因为借口,率兵向洛阳进发。尔朱荣兵发洛阳,为确保其老巢晋阳与洛阳间的通道,任命樊子鹄以假节、假平南将军名义都督河东军事,行唐州事,控制唐州(今山西临汾)地区。这是樊子鹄初次独立率军行动。他领命后,击败闭城拒守的北魏唐州刺史崔元珍,占据唐州战。当年四月,尔朱荣到达洛阳,制造了著名的河阴惨案,改立北魏长乐王元子攸为帝,是为北魏孝庄帝。五月,尔朱荣返回晋阳,遍赏部下,使朝廷进升樊子鹄为平北将军,晋州(即唐州,是年改名)刺史,兼任尚书行台,晋爵为永安县开国伯,食邑千户。
    北魏孝庄帝永安二年(529年),樊子鹄因功再升新职。当时,北魏奔梁的北海王元颢在南粱支持下回国,以干预宫廷事变为由,试图争夺皇位。樊子鸪固守晋州,阻止了元颢军的继续北上,为北魏军反击元颢争取了时间,事后,樊子鹃被授予抚军将军,不久又被任以都官尚书、西荆州大中正等职,赴京师任职。樊子鹄所以任职京师,是尔朱荣控制洛阳朝廷的一个手段,樊子鹄本人则属于尔朱荣监督朝廷的耳目之一。所以樊子鹄虽已身为朝官,但依然兼任带兵之职,保留着都督原来所辖军队的权力。永安三年二月,樊子鹄一度出京镇压东徐州吕女欣起义,还朝后升为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晋爵南阳郡开国公。后来又以散骑常侍、本将军衔出任殷州刺史。在短短的几年里,樊子鸪官运亨通,可谓一岁三迁,而却离不开尔朱荣的庇护与支持。
    樊子鹄因投靠尔朱荣而发迹,但他并不对其靠山耿耿忠心。永安三年九月,不甘再做傀儡的孝庄帝起而反抗,趁尔朱荣来京之际,将其诛杀,再次引发宫廷危机。事情发生后,尔朱氏亲族立即调兵报复,樊子鹄作为尔朱氏一派将领,也得到尔朱荣堂弟尔朱世隆的传唤,让他率所部军队共伐京师。然而,樊子鹄未加理睬,反向朝廷表明并无对抗之意。同时,他又以其母居住晋阳,被尔朱氏控制为由,表示不能与尔朱氏公开宣战,请求朝廷将其改调他处,企图脱身事外。孝庄帝原把樊子鹄视为敌将,见他主动脱离尔朱氏集团,自是欣然应允,马上任命他为车骑大将军、豫州刺史,并以假骠骑大将军名号都督二豫,郢三州诸军事,同时兼任尚书右仆射、二豫,郢、颍四州行台,在樊子鹄赴 任途中,又赏绢500匹,加以笼络。樊子鹄费尽心机,一心避开是非之地。但尔朱氏报复之师进展迅速,十—月初,尔朱荣之侄尔朱兆已攻入洛阳,北魏朝廷再被尔朱氏控制。樊子鹄只好返回洛阳,去寻求尔朱氏集团的谅解。
    重归尔朱氏集团后,樊子鹄虽被解除兵权,但终于保住了性命。不久,又逐渐恢复了原有职衔。这时。北魏又起变故,节闵帝普泰元年(53]年)夏,原尔朱荣部将高欢突然举兵,向尔朱氏进行挑战。次年四月,双方在邺城(今河北大名县东北)会战,尔朱氏集团大败。樊子鸪见尔朱氏再遭打击,便立即倒戈,率兵参与了对尔朱氏全部的追剿,二次归附北魏朝廷。
    刚刚平定了尔朱氏集团,北魏又遭到南梁的进犯,南粱派遣原北魏宗室元树为将,率兵骚扰魏地,攻陷北魏重要边镇谯城(今安徽亳县)。魏廷闻讯后,立派樊子鹄与大都督杜德领军救援。樊子鹄急于取信于朝廷,遂精心筹划,迫使对方与本军会战于谯城之前,然后利用骑兵优势猛冲敌阵。在骑兵的猛烈冲击下,元树军阵脚大乱,忙向城内退去。樊子鹄趁势围城,一面阻击元树的突围,一面分兵攻占南梁边镇,切断其援军的通道,使元树处于孤立之中。为了减少攻城损失,樊子鹄再次设谋,派人与元树交涉,诈称只要元树放弃谯城,便允许他完军而归。坐困孤城的元树相信了樊的允诺,同意弃城退兵。正当元树军半出之时,樊子鹄突然驱兵掩杀而来,元树全军被歼,其本人也遭生擒。樊子鹄建此大功,深得朝廷赞赏,被孝武帝赏以御马,并晋升为吏部尚书,转尚书右仆射,不久又被加封骠骑大将军称号,授予开府资格。
    樊子鹄一直以参与作战与政争为主要活动。在他任职地方时,也曾留下治民行政的痕迹,如任晋州刺史时,史载其“治有威信,山胡率服。”任殷州刺史时,逢天大旱,收获大减,为避免百姓流亡,他下令富户向贫户贷借粮食,并组织补种早熟庄稼.缓轻灾情,使州内未因天灾发生大的动荡。后任兖州刺史时,为镇服僚属,“先遣腹心缘历民间,采察得失。”然后将对其不恭之官员历数罪状,加以惩治,“于是州内震悚”。权威不树自立。北魏官吏向以贪残著称,如樊子鹄这样切实关心地方政务之人,还是不多见的。
    平定尔朱氏之后,北魏政权危机并未消除,朝柄又被高欢操持。孝武帝企图除掉高欢,夺回权柄,不料失败。于永熙三年(534年)七月西逃关中,高欢随即攻入洛阳,立宗室元善见为帝,是为孝静帝。从此,北魏分为东西两个政权。当时,樊子鹄正以刺史之职驻扎兖州,属东魏范围。樊子鹄与高欢本出同源,均起家于尔朱荣部下,见高欢驱走皇帝,独擅权柄,樊子鹄内心深为不服,于是割据兖州,拒不相从,邻近的南青州刺史大野拔等人也各率所部前往依附。高欢对此自是不能容忍,立即派遣仪同三司娄昭等人率兵讨伐。娄昭以大军围城,频繁攻击,但一直不能克服,后又引水灌城,仍然不下,遂改以招降之策。这次樊子鹄不改初衷,拒不听招,但大野拔等人却为之动摇,与东魏军暗中勾结,趁樊手鹄不备将其斩杀,献城投降。樊手鹄以投靠乱世权臣而发迹,却又因不服乱世权臣而毙命。
    樊子鹄是一个具有相当才能的军事将领。在北魏末年复杂的政治斗争、频繁的军事征伐环境中,他的才能得到充分的展示,故能在短短的十来年里,由一名普通官员发迹为一方诸侯。但樊子鹄的才能又只限于一将之才,不能独树一帜,这样,他只好不断寻求新主,以求托庇。自己也成为无道乱世的牺牲品。
 

                                                  (本文作者:孙晋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