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郭崇韬
 

郭崇韬


郭崇韬,生年不详,卒于后唐明宗天成元年(926年),字安时。代州雁门(今山西代县)人,五代时后唐大臣。
    郭崇韬为人机警,有政治才干,初为李克用典谒,出使凤翔,办事称旨;继随李克修,为河东教练使。李存勖继位后,对他尤为器重,天祐十四年(917年),任他为中门使,专掌机务,成为心腹。他一生的主要活动,是充当谋臣,辅左李存勖夺取后梁政权。
    天祐十八年(921年),郭崇韬随从李存勖攻打镇州(今河北正定县),包围了刘守恭的守将张文礼,久攻不克。此时,定州王都引契丹兵南至新乐,给晋兵造成巨大威胁。诸将人心恐慌。纷纷要求撤兵退回魏州(今河北大名、魏县—带),李存勖却犹豫不决。在这关键时刻,郭崇韬决断地指出:“阿保机只为王都所诱,本利货财.非敦邻好,苟前锋小衄,遁走必矣!况我新破汴寇,威振北地,乘此驱攘,焉往不捷!”李存勖听从了这一建议,果然连胜两仗,辽兵退回幽州(今北京市)。镇州随即也被攻克。
    同光元年(923年)四月,李存勖在魏州自立为皇帝,建立了后唐政权。郭崇韬被任命为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充枢密使。此时,后梁派大将王彦章在杨刘域(今山东东阿县北)围攻后唐军。李存勖引兵出战,结果大败而归。接着梁军又进攻郓州,李存勖向郭崇韬问计,郭崇韬建议佯作救郓州,引诱王彦章前来争夺。这样分散了梁军的兵力,从而战胜对方!李存勖采纳了郭崇韬的计策,急命他分兵筑垒,王彦章攻夺郓州心切,果然冒险前来争夺。当时正是酷暑天气,梁军攻垒不克,不少士兵中暑而死,兵力损失半数以上,只得退回杨刘城。李存勖从半道拦截,终于打败了王彦章。
    有一个时期,后唐在军事上接连失利,被梁占取了—部分土地。又恰值李继韬在泽、潞叛变投梁;契丹依然不断地侵扰幽、涿二州。宣徽使李绍宏等人,提议放弃郓州,与梁罢兵议和,李存勖也认为成败难卜,并为此忧叹感伤。唯独郭崇韬不以为然,他根据梁军内部的虚实情况,大胆地为李存勖提出了一个出奇制胜的策略,即分兵坚守魏、博等五州,巩固杨刘防线,然后趁梁重兵在外,梁都汴京空虚,以主力从郓州出发.直捣汴京,半月之内天下可定。李存勖十分赞赏他的奇谋。第二天,唐庄宗即亲率大军攻击梁军,很快就活捉了王彦章。紧接着就向梁都挺进,八天之后即攻入汴京。从后唐出兵到灭梁只用了8天时间。
    灭梁战争所以迅速取得重大的胜利,郭崇韬当然功居第一。于是,他被李存勖任命为侍中、成德军节度使,仍兼枢密使。此时,郭崇韬位兼将相,遂以天下为己任,遇事无所回避。常直言劝谏。后唐庄宗李存勖虽长于争战,但对政治一窍不通,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忧乐。天下既定之后,他贪图声色犬马的腐化享乐,宠信宦官和伶倌。郭崇韬屡加功谏而不听。宦官嫌他碍眼挡道,又害怕他的显赫地位和声望,于是就到处进行造谣和诽谤,李存勖也渐渐对郭崇韬产生了忌恨之心。
    对于自己的不利处境和险恶前途,郭崇韬并未丧失警惕,而是保持着一个政治家特有的清醒头脑。从长安迁都洛阳以后,四方藩镇时常送来贿赂和赠遗,他违心地权且收下。第二年唐庄宗李存勖幸南郊时,郭崇韬把家中所藏财物全部奉献出来,用来赏赐有功将士。他以这样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廉洁,同时也使那些暗里诋毁他的人无话可说。后来唐庄宗到汴京时,他权行中书事,兼领冀州节度使,曾奏闻时务利害25条,请求庄宗施行,接着又陈述自己官职太高,权势过重,请求辞去节度使职务,只担任侍中和枢密使。再后来,为了消弥毁谤,他又主动请求免去枢密院事,但诽谤却依然没有停止。
    同光二年(925年),客省使李严出使四川归来,称言四川可取。郭崇韬想建立大功,以改善自己目前处境,便向庄宗建议,派王子李继岌率兵代蜀。庄宗于是便任命李继岌为都统,郭崇韬为招讨使,于是年九月率兵6万讨伐四川。后唐军粮饷欠缺,郭崇韬便首先招军储丰富的凤州、故镇,而后大军直指成都。由于蜀国过于腐朽,不堪一击,蜀主王衍闻风而降。唐军自洛阳出兵入成都平蜀,仪用了75天。
    此次出师四川,李继岌名为西南行营都统,但郭崇韬望高权重,实际上全军都受他指挥,于是,宦官李从袭协助李继岌争权,在洛阳的宦官也竭力向后唐庄宗和刘皇后进谗言,说郭崇蹈入蜀有异心。后唐庄宗命宦官向延嗣入蜀,催郭崇韬班师。郭崇韬未到郊外迎接,向延嗣对此极为不满。向延嗣回到洛阳,向庄宗呈报灭蜀战利清单时诬蔑说:“臣问蜀人,知蜀中宝货皆入崇韬之门……。魏王府,蜀人赂遗不过匹马而已!”庄宗疑信参半,拟派宦官马彦珪入蜀查办,但刘皇后却自出密令交马彦珪,命李继岌杀死郭崇韬。同光四年(926年)正月,马彦珪至蜀,与李从袭等合谋,以魏王的名义召见郭崇韬,出伏兵将郭崇韬及其儿子—并杀死,籍没其家产。一个雄才大略、忠诚报国的政冶家,就这样遭受宦官的阴谋暗算,含冤离世。
    郭崇韬秉性廉洁,为人明敏,头脑清醒,目光远大,善长应对,颇有才干,虽然谈不上是什么第—流的政治家,但在以沙陀族将领为骨干的河东军事集团中,的确是出类拔萃的军事参谋和政治人才,他不但能够审时度势,从军事战略的全局出发制定作战方略,而且能够谋及长远,从民心背向的政治高度分析把握形势。尤其是他在唐军处境危急的紧要关头,敢于置眼前的强敌于不顾,断然作出避实就虚,直捣敌巢的战略决策,敢于决战决胜,破釜沉舟,表现了过人的胆识和煤略。他帮助后唐庄宗灭掉宿敌后梁,使数十年的争战暂告平息,使饱经战祸的中原人民,有暂时的喘息机会,这在历史上是有其进步意义的。

                                                  (本文作者: 王志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