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耿湋
 

耿湋


耿湋,唐大历十才子中,除卢纶外,还有一位与卢纶同为河东(今山西永济)人,这就是耿湋。
现可见关于耿湋的资料很少。耿湋生年,闻一多先生《唐诗大系》定为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其实并无根据。现可知的是他宝应二年(763年)进士及第。姚合《极玄集》卷上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九都说耿湋为宝应二年进土。对于耿湋及进土第后的仕历,除《唐才子传》所载稍微具体点外,其他各书记载均极简单,并且相互矛盾。《极玄集》说他官至左拾遗,《郡斋读书记》也说为左拾遗,而《直斋书录解题》与《新唐书·艺文志》却说为右拾遗。
    傅璇琮先生《唐代诗人丛考·耿湋考》对耿湋生平首次作了详细考证。傅文说,耿湋在登进士第后大约有三、四年的时间任周至县尉,在此之后,即入朝任左拾遗或右拾遗。在贞元三年(787年)以前尚在长安,为大理司法,大约贞元三年以后的数年间去世。傅文所考耿湋登第后为周至尉,任大理司法前曾为拾遗,是正确的,所考甚详细,令人信服。唯大理司法是否为耿湋最后所任官职,尚有进一步探讨必要。据笔者所考,应是周至尉后任拾遗,由拾遗而大理司法,从八品上升为从六品上,但后来不知因什么原因被贬出朝。从耿湋诗作中可知他曾有不容忽视的贬逐生捱,而研究耿湋仕历者却没能对其眨谪予以重视。耿湋集中有《赴许州留别洛中亲故》与《许下书情寄张韩二舍人》,前一首说:“幸免投湘浦,那辞近汝坟。山遮魏阙路,日隐洛阳云。”后一首说:“谪宦军城老更悲,近来频夜梦丹墀。……故人高步云衢上,肯念前程杏未期。”说明他曾贬许州。这次被贬,决不是任周至尉时获罪。小县之尉,谈不上贬的,即使称为贬,也决不会望洛阳、思魏阙、梦丹墀。被贬的原因,已无法考知,但自朝中被贬,则肯定无疑。而据时间来看,不是由拾遗而贬,而是自司法任上被贬的。
    耿湋大历初由周至尉入为拾遗后,曾奉诏使往江淮一带充括图书。《唐才子传》说他“充括图书使来江淮”,卢纶有《送耿拾遗湋充括图书往江淮》诗。充括图书,是现在可知的耿湋一生中一件重要的事情。替皇家收集遗籍,保存前贤文献,自然是一件有益之举,也只有有学识的文人才能承当此任。使往江淮的时间,据傅璇琮先生所考,是大历七年(772年)以后,十一年(776年)以前。大历七年五月,耿湋尚在长安,送蒋涣留守东都,有诗。又《文苑英华》有梁肃在吴中送耿湋还朝之作《送耿拾遗归朝廷序》,时间为大历十—年七月。据此可知,耿湋大历八年(773年)至十一年秋,曾在江淮充括图书。
    耿湋贬中所作《许下书情寄张韩二舍人》中之韩舍人,即韩翃。韩翃任中书舍人,是德宗建中末至贞元初。又耿湋在司法任上致书卢纶言李端等逝世,卢纶有《得耿湋司法书……》诗。据傅璇琮先生《唐代诗人丛考·李端考》所考,卢纶此诗作于兴元元年(784年)至贞元三年(787年)间。这说明耿湋贞元初,因故从大理司法任上被贬。
    耿湋又有题同为《宋中》的两首诗,描写战乱给当地造成的灾难,又有《代宋州将淮上乞师》,说明他曾在宋州军中生活过。从他的诗可知,所贬之地在许州、宋州一带。除军中外,又曾索居,“家贫童仆慢,官罢友朋稀。……数亩东皋宅,青春独屏居。”又云:“几进犹滞拙,终日望恩波。”是希望皇上召他回朝。“望恩波”三字,说明回朝还是有可能、有希望的。至于何时被召、再度回朝,也不可考。据《旧唐书·德宗纪》,李希烈等叛乱平定后,朝廷又稍安,贞元四年(788年),德宗再次大赦天下,且宴百官于曲江亭。五年春又数次宴百僚于曲江亭,俨然—派升平景象。又大历十才子之一吉中孚贞元四年擢为中书舍人。德宗心暇,想起诗人来了,或吉中孚一类人的设法援引,都可能成为耿湋回朝的原因。此次回朝,仍为拾遗,因年事已高,贞元中即逝世。两次为拾遗,可能一为左拾遗,一为右拾遗,所以导致有关书籍记载的矛盾。《唐才子传》说耿湋终左拾遗,是对的。
    耿湋一生久经离乱,所经过的地方比较广,到过辽海,到过西北,这些对他的诗都有影响,他以边塞为题材的诗篇,便写得比较真切,也有一定的思想内容。反映那一时代的破败荒落的诗,写得更好。因他一生生活并不富裕,常贫多病,时代的纷乱与他个人的遭际,使他的诗篇带上感伤色彩。以感伤之笔来写经过长年战乱后的荒凉情景更佳。这类诗,对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深表同情,是那一时期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耿湋诗以清淡质朴见长,是十才子中最接近于宋诗者。
    十才子中,与耿湋交游最多的是卢纶、李端、钱起、司空曙,夏侯审等,此外还同诗人严维、秦系、畅当等有交往。总之,耿湋在当时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诗人。今有《耿湋集》2卷传世。
 

(本文作者:马斗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