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贺拔岳
 

贺拔岳


贺拔岳,字阿斗泥,生年不详,卒于魏孝武帝永熙三年(534年)。北魏神武尖山人(今山西朔县)。鲜卑族。他是北魏末年镇压人民起义的主要将领之一、尔朱荣手下主要战将:后拥兵关陇,与高欢并为两大军事集团首领,对北魏末年政权的统一与分裂有重要影响的人物。
    贺拔岳少年为太学生,青年时长于弓马。六镇起义后,随父兄赴怀朔镇镇压破六韩拔陵的别将卫可瓌的起义。怀朔镇为起义军占领,其父贺拔度战死,与其兄贺拔胜投靠了广阳王拓跋渊,被聘为帐内军主。因他在怀朔镇时曾在200步外箭射卫可瓌的臂膀,又称他强弩将军。不久,他兄弟二人去镇守恒州,恒州也被义军攻下,他们又投靠了安北将军尔朱荣。贺拔岳兼备文武才能,很受尔朱荣的赏识,很快就当上了都督,并且参与重要的军事谋划。武泰元年(528年)魏孝明帝与母后争权,密令在并州的尔朱荣举兵内向胁迫胡太后。兵未进京,传来太后鸩杀孝明帝的消息,尔朱荣与并州刺史元天穆商议,准备起兵,入匡朝廷。贺拔岳与他二人意见相合。于是尔朱荣派贺拨岳率2千甲兵为先驱加速进军。兵进洛阳后,沉胡太后和所立的3岁幼主于河中,又在河阴杀朝中文武百官,拥立了长乐王元子攸为帝,是为孝庄帝。孝庄帝即位后,朝中“直卫空虚,官守旷废”,洛中士民“什不存一、二”。尔朱荣萌发了篡位称帝之心,令其军士言“元氏既灭,尔朱氏兴”。此时尔朱荣的都督高欢劝其称帝。此时贺拔岳冷静地分析形势,力辩利害,“将军首举义兵,志除奸逆,大勋未立遽有此谋,正可速祸,未见其福”,并请杀高欢以绝夺位之名。于是尔朱荣改变计划,扶持孝庄帝,自己当了柱国大将军、大丞相,都督河北畿外诸军事,太原王、太师,实际掌握大权。贺拔岳以定大策立功,赐爵樊城乡男。后跟随尔朱荣镇压葛荣,元颢,升为左光禄大夫、武卫将军。
贺拔岳心存大局,能权衡利弊、直言不讳。平日处事又小心谨慎。万俟丑奴自称天子,率义军进攻关中,尔朱荣派贺拔岳去镇压。他认为万俟丑奴是劲敌,若不能胜则将获罪,若胜了,谗言嫉妒又随之而来。为了躲避不测,只有请尔朱氏中一员来做统帅,自己做副手方可左右逢源。其兄为他请示尔朱荣,于是以尔朱天光为统帅,他为左大都督,又派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史言“天光虽为之帅,而岳功效居多。”
    此后,他便跟随尔朱天光镇压关陕一带的农民起义军。先后镇压了侯伏侯元进、万俟丑奴、萧宝夤、万俟道洛、王庆云、宿勤明达等起义军。由于平定义军有功,先后封他清水郡公、都督、泾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兼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雍州刺史等职。
    永安三年(530年)尔朱荣被魏孝庄帝诱杀,贺拔岳还泾州以观时变。尔朱荣的军队为尔朱兆所统帅,曾经深受尔朱荣信赖的高欢暗下决心与尔朱氏抗礼。一次尔朱兆不放心并肆二州原葛荣的旧部,问计于高欢。正好贺拔岳之兄贸拔允在座,请让高欢统领。高欢内心甚喜,表面上却甚怒,拳击贺拔允折去一齿,还说:“天下取舍在王,而阿鞠泥敢僭易妄言,请杀之。”尔朱兆被高欢的假象所迷惑,于是将并肆二州众部委任于高欢统领。高欢以这支军队作为他起家信都(今河北冀县)的资本,与尔朱氏屡次交战。尔朱天光问策于贺拔岳。贺拔岳以为尔朱家跨踞三方:北有尔朱兆据并、汾,东有尔朱仲远驻徐,兖,西有尔朱天光占关陇。高欢虽是聚乌合之众,但他善合众力。因此,尔朱氏应镇守关中以固根本,派遣精锐的军队并与尔朱氏众军联合,这样进可以克敌,退能够保全。但是,尔朱天光听不进去。贺拔岳分析尔朱氏必败,普泰二年(532年)与侯莫陈悦合兵进攻长安,擒长安留守,尔朱天光之弟尔朱显寿,投靠高欢。高欢封贺拔岳为关西大行台。由于宇文泰参与谋划进军长安,贺拔岳任宇文泰为行台左丞,领府司马,事无巨细与之商议。
    高欢打败尔朱氏,军入洛都,拥立魏孝武帝。魏孝武帝封高欢为大丞相、天柱将军,太师,封贺拔岳为关中大行台。贺拔岳推荐侯莫陈悦为陇右行台。北魏政权又旁落高欢之手。孝武帝不甘心受制干高欢,因贺拔岳拥有重兵,密与相结。为加强其力量,又出侍中贺拔胜为都督三荆等七州诸军事,想借贺拔岳兄弟的力量限制高欢。高欢得知孝武帝有贰心,但他更担心的是贺拔岳。认为自己初掌大政,贺拔岳虽为劲敌,但能屈首顺从,除去他怕失人望,留用他总觉得是腹心之患。于是高欢征调他出任冀州刺史。高欢以信都起家,信都乃冀州治所,是高欢心腹聚集之地。高欢的实际用心是为了削弱贺拔岳的力量,便于控制他。贺拔岳也认识到高欢暂时无力与他争关中之地,而关中豪杰倾心于他,若以华山为城,黄河为堑,进可兼山东,退可封函谷,是自安之策。若赴冀州正是束手受制于人,于是以逊辞拒绝东向。高欢深虑不能抑制贺拔岳,其左丞翟嵩给他出谋待机离间贺拔岳和侯莫陈悦。
    魏永熙二年(533年)贺拔岳在严酷的政治较量中要把握形势,他派遣行台郎冯景去晋阳,高欢与之歃血为盟,约与贺拔岳为兄弟。冯景返回向贺拔岳禀告,认为高欢好诈有余,不足为信。贺拨岳所用之人多能竭诚尽力,府司马宇文泰出使晋阳观察动向。回到长安与贺拔岳分析形势:“高欢所以未纂者,正惮公兄弟耳。”于是贺拔岳派宇文泰入洛阳向孝武帝秘密呈报军服关陇,以长安匡辅魏室的想法。孝武帝很高兴,封宇文泰武卫将军,贺拔岳为都督雍、华等20州诸军事,雍州刺史。接着孝武帝刺心前血派使者送给贺拔岳,以示自己的决心和对他的信任和重托。贺拔岳以牧马为名,引兵西屯平凉,于是秦、南秦、河、渭四州的刺史同到平凉受贺拔岳的节度。只有灵州刺史曹泥不就,而通使于高欢。贺拔岳认为要关陇诚服在此一举,于是决定攻打灵州曹泥。
    魏永熙三年(534年)春季,贺拔岳与侯莫陈悦商议再次结盟联兵攻打灵州。但是侯莫陈悦听信了翟嵩的谗言,表面上与之联合行动,暗下里却想方设法谋害贺拔岳。而贺拔岳与侯莫陈悦友好,以兄弟相称,又多次共同作战,孝武帝密交贺拔岳,侯莫陈悦也参与,两人屡结盟约,贺拔岳常提携他,对他以诚相待,不曾防犯。当贺拔岳令侯莫陈悦为先锋时,侯莫陈悦乘机以共论兵事为由,诱贺拔岳入其营中,席间诈称腹痛先起,贺拔岳不曾防备被其婿元洪景杀死。高欢得知贺拔岳已死的消息后,下床手扣翟嵩的脸颊高兴地说,“除吾病者卿也。”
    贺拔岳之死朝野震动。孝武帝赠他侍中、太傅、录尚书事、都督关中20州诸军事、大将军、雍州刺史。谥曰武壮。贺拔岳的部下收其尸葬于雍州北石安原。宇文泰统其旧部,继续完成贺拔岳未竞的事业。这年秋季孝武帝率百官入长安。不久,北魏分裂为东、西魏。
 

                                                  (本文作者:张育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