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刘聪
 

刘聪


刘聪,字玄明,—名刘载,生年不详,卒于东晋元帝太兴元年(318年)。新兴(今山西忻州市)匈奴人。十六国时汉国国君。
    刘聪是匈奴汉国开创者刘渊的第四子,自幼聪慧好举,汉化程度很高,14岁已通习经吏、百家之学,对孙吴兵法尤为精熟。又善书法、诗赋,工草隶二体,有诗百余篇,赋颂50余篇。刘聪武艺精强,15岁时开始学击剑、骑射,臀力过人,弯弓300斤。文武俱佳,在当时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所以太原名士王浑曾对刘渊说:“此儿吾不能测。”刘聪年轻时常游历于洛阳京城,广结名士、豪杰,被新兴太守郭颐辟为主簿,这是刘聪政治生涯的开端。以后逐渐被提升为骁骑别部司马、匈奴右部都尉。八王之乱爆发后,他先为河涧王司马颙亦沙中郎将,后又归依成都王司马颖、被拜为右积弩将军,参前锋战争。
    永嘉四年(3lO年),匈奴汉国君主刘渊死由太子刘和继位,刘聪杀刘和自立,改元光兴,尊刘渊妻单氏为皇太后,其母张氏为帝太后,刘又为皇太帝,领大单于、大司徒,立妻呼廷氏为皇后,以子刘粲为抚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刘聪在位期间,是匈奴汉国最强盛的时期,他在政治,军事等方面都有一些建树。
    永嘉五年(311年),刘聪命前军大将军呼延晏将兵2万7千人进攻西晋都城洛阳,前后12战,晋兵皆败,死3万余人。接着刘曜、王弥、石勒合兵攻破洛阳,杀西晋诸王公及百官以下3万人,俘晋怀帝司马炽,押送汉国都城平阳(今山西临汾市)。刘聪封怀帝为会稽郡公。
    洛阳被攻破后,西晋部分臣属奉原秦王司马业为太子,建行台于长安。当时,中原的衣冠士族大多南下江南,司马睿在江南建立政权,唯并州刺史刘琨和幽州刺史王浚继续留在中原与匈奴汉国政权对垒。其时北方各州大部分地区被沦入刘聪统治之下,刘聪命石勒主持冀、幽、并、营4州军事,封石勒为上党(今山西长治市)公。不久,刘聪就首先对晋阳(山西太原市南)的刘琨发起了进攻。
    刘琨初到晋阳本来很有抱负也有些治绩,但他出身士族,本性奢豪、放纵,声色犬马,积习很深,又不善用人,所以在汉国军事攻势下,晋阳迅速被攻破。当时刘琨属下有名叫徐润者,通悉音乐,由此受到刘琨的赏识,署他为晋阳令。徐润得宠后,常在刘琨面前谮毁奋威将军令狐盛,刘琨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令孤盛杀了。令狐盛被无端杀害后,其子令狐泥便投附刘聪,刘聪遂以令孤泥为向导,命刘粲、刘曜率大军进攻晋阳。刘琨闻讯后,匆忙向鲜卑拓跋猗卢请兵,猗卢虽派出了援兵,但还没有赶到晋阳,刘琨太原太守高乔、并州别驾郝韦已举城投降了汉国。刘聪取得了晋阳重镇。
    愍帝建兴元年(313年),刘聪在平阳杀害晋怀帝司马炽。消息传到长安,司马邺即帝位是为愍帝。愍帝即位后决定对匈奴汉国发动总攻势,收复中原。愍帝命琅牙王司马睿主持陕东诸军事,诏发三路大军进攻汉国,东路由司马睿亲率20万大军进攻洛阳,西路由司马保率秦、粱、雍3州大军30万人进攻长安外围,北路发幽、并2州10万大军进攻平阳。这年元月,北路刘琨与鲜卑猗卢会兵晋阳,决定依诏进攻平阳,北路讨伐大军分两部,一部由刘琨亲自率军循西河(黄河南北流向)南上进攻西平(今山西临汾市西),—部由猗卢率领直捣平阳。
    刘聪闻讯后,急调主力戍守平阳,命汉国大将军刘粲阻击刘琨,骠骑将军刘易阻击猗卢,荡晋将军兰阳助守西平。刘琨、猗卢两支北路军在汉国军队的严密防备下,推进受阻,被迫退兵。晋愍帝的东、西两路大军的进攻也因司马睿拒绝出兵也被迫中止。西晋对匈奴汉国组织的最后—次大规模的攻势流产了。
    此后不久,刘聪以石勒为并州刺史,在并州形成石勒与刘琨二刺史对峙、割据的局面。石勒通过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策略先后击败了幽州刺史王浚和晋并州刺史刘琨。王浚被杀刘琨兵败后投奔鲜卑段匹殚,至此,幽、冀、并的西晋势力基本上被肃清了。建兴四年(316年),刘聪派刘曜最后攻陷长安,西晋愍帝投降,被迁往平阳,西晋灭亡。
    刘聪执政时期,重新制定了匈奴汉国的百官制度,除中央机构沿袭刘渊建国初的旧制外,创立了一套胡、汉分治的地方行政体制,置左、右司隶、各领民户20余万,1万户置1内史,共设内史43,用以统治汉人。又设大单于,大单于之下设左右辅,各领6夷10万落, 1万落置1都尉。刘聪以子刘粲为丞相、领大将军、封晋王,以中山王刘曜为大司马。刘聪所建立的这套行政机构,形式上是曹操对匈奴五部分治法的继承和大范围的应用,但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刘聪的百官建制仍然保存了大单于的职能,大单于的地位仅次于皇帝,担任大单于的大都是皇位的继承者。在刘氏统治机构中虽然也吸收了一部分汉人,但大权基本上掌握在匈奴贵族手中,其统治尤为残暴。《晋书》作者在评价这个政权时说:“虽复石勒称藩,王弥效命,终为夷狄之邦,未辨君臣之位。”
刘聪虽攻克洛阳、长安,灭了西晋,但他实际所能控制的地方,东不逾太行、南不越嵩、洛,西不过陇坂,北不出汾晋。在中原地区曹嶷据青、齐、石勒据河北,鲜卑拓跋部据代北,皆各据—方,刘聪所辖区域己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汉国要求得拓展本来就十分困难,又加上刘聪本人统治后期的荒淫和残暴,国势便愈益虚弱了。
    刘聪在攻陷洛阳后,就立太保刘殷二女为左右贵嫔。刘殷本刘聪近亲,所以刘聪娶刘殷之女,自己已觉得有些难为情,也怕引起朝廷贵族的不满,先试探左右大臣。太宰刘延年投其所好,替他编了一套谎言,说:臣常听太保刘殷说,他是周刘康公之后,与圣上虽为同姓,但源出不同,于婚姻无妨。大鸿胪李弘也以魏晋时大儒王基曾娶太原王沈之女为例,说同姓联姻有史可证。这样刘聪便无所顾忌地拜刘殷二女为贵嫔,接着又以刘殷孙女四人为贵人。此后,刘聪又纳中护军靳准二女为左,右贵嫔,大的称月光、小的称月华,后来又立樊氏、刘氏、靳氏二女为上上、左右四皇后。四后之外,佩皇后玺绶者又有7人。刘聪沉湎于皇宫之中,无视政事,常常外出打猎观鱼,或昼夜同宫人们游戏后宫,朝廷有事由中常侍王沈等纳奏、贵嫔审决,致使有功之臣不见录用,而奸佞小人则数日之间跃居二千石。战争连年不断,对出征将士又无钱帛之赏,而对后宫侍僮的赐赏则至数千万。朝廷内外,阿谀日进,贿赂公行,纲纪败坏,一发而不能收拾。
    其时,河东又发生大蝗灾,平阳饥苦,流叛死亡者十有五、六,部民逃奔石勒的有20多万户,氐、羌少数民族叛离者有10余万落。东晋建武元年(317年),刘粲同靳准、王沈称太弟刘又谋反,刘聪召夹氐,羌酋长10余人严刑逼供取证,不久废杀刘又及其官属10余人,坑士卒l万5千人,平阳街巷为之一空。
    东晋大兴元年(318年),刘聪病卒,历位8年,刘聪死后不久便发生了靳准之变。
    刘聪是匈奴汉国第二代国君,刘聪本人汉化程度很高,执政时期在政治、军事等方面实施了一系列措施,创建了一套胡、汉分治的政治体制。这种体制就实质上说是在基本上沿袭匈奴旧制的基础上发展和完善的,在当时条件下对匈奴各部有巨大的凝聚力。因排斥汉族士人参政,故这种体制是少数民族统治中原的一个不成功的先例,加上刘聪后期的昏暴,汉国政权迅速走向衰败。
   

(本文作者:李书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