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廉颇
 

廉颇


廉颇,战国八将领之一,赵国人,主要活动是在赵惠文王 (前298-前266年)、赵孝成王(前265-前245年)、赵悼襄王(前 244-前236年)时期。
    赵惠文王初,东方六国以齐最为强盛,齐与秦相争,各为东西帝。秦国欲东出扩大势力,赵国当其冲要。为扫除障碍,秦昭襄王(前306-前251年)曾多次派兵进攻赵国。赵之良将廉颇统领赵军屡屡击败秦军,迫使秦改变策略,实行合纵政策,于惠文王五十四年(前258年)在中阳(今山西中阳县西)与赵相会讲和。以后,秦国联合韩、燕,魏、赵五国之师共同讨伐齐国,大败齐军。其中,廉颇于惠文王十六年(前283年)带赵军伐齐,长驱汉入齐境,攻取阳晋(今山东郓墟县西),威镇诸侯,而赵国因之越居六国之首。廉颇班师回朝,拜为上卿,秦国虎视赵国而不敢贸然进攻,正是慑于廉颇的威力。
    后来,秦昭王提出以十五城易赵之和氏璧,又约赵王渑池相会,都不过是借敌以试探赵之虚实而已。在廉颇设兵以待秦的密切配合下,蔺相如出色地取得了外交斗争的胜利,粉碎了秦的阴谋,维护了赵国的尊严,由于功大,蔺相如升为上卿,位在廉颇之上。
    对于出身微贱,徒以口舌之劳而跃居自己之上的蔺相如,廉颇由于居功自傲而不能理解,认为自己有攻城野战之功,屈居其下是一种耻辱,为发泄不满,他放言:如见到相如,必要侮辱他。
以政治家清醒的头脑和宽怀大量,蔺相如采取退避三舍的态度,他于上朝和路途中,尽量避开廉颇,不与之发生冲突。门客舍人为之不平,他诚恳地解释说:“强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超者,徒以吾两人在也。今两虎相斗,其势不俱生,吾所以为此者,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
    这话传到廉颇耳中,顿使这位以国事为重的武将,立即冷静下来。他肉袒负荆,请宾客带自己上门谢罪,悔恨地说:“鄙贱之人,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于是二人“卒相与欢,为刎颈之交。”
“将相和”的故事,后人以各种不同的文艺形式加以表现,它强烈的爱国情感催人汨下,感人奋发。而廉颇勇于改过,真诚率直的性格,更使人觉得可亲可爱。
    此后,廉颇更加奋勇作战,他带兵向东攻打齐国,破其一军。后于赵惠文王二十三年(前276年)攻取魏国的几(今河北大名县东南)地,二十四年(前275年)攻下了魏国的防陵(今河南安阳南)、安阳(今河南安阳县西南)两地,二十九年(前270年)赵奢破秦军阏与(今山西和顺县西北)下,赵国实力增强,以后的 10来年间,奏国未敢再向赵国大举进攻。
    一直到赵孝成王四年(前262年),秦国大将白起打败韩国后,秦赵因为争夺韩国的上党郡(今山西晋东南),而在长平(今山西高平县)交战。赵将廉颇在秦军的强大攻势面前,采取了固城坚守的战术,秦军屡攻不胜,两军相持了3年之久。秦采用反间计,促使孝成王超用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廉颇做统帅。赵括上任后全部更改了廉颇用以治军的纪律、号令,撤换原有僚属,然后轻率出击。结果赵军大败,45万军士被奏坑杀,元气大伤。
    秦趁势包围赵都邯郸,持续一年多,幸有楚魏相救,得以不灭,但国力已大减。
  五年后,即孝成王十五年(前251年),又有燕军分两路进攻赵国,赵起用廉颇,组织军民,大败燕军,杀了带兵作战的燕丞相栗腹,俘虏了燕将卿秦、乐间。十六年(前250年),廉颇乘胜包围燕都,迫使燕王割五城请和,赵国士气大振。赵奢已死,蔺相如即使未死也已病重不起,国家安危,全仗廉颇支撑。孝成王命其摄行相国职务,并以尉文(今地不详,有人说是在赵西北境)之地赐封廉颇,号为信平君。廉颇代理丞相前后约六七年,多次击退入侵敌军,并伺机出击。赵孝成王二十一年(前245年),带乓攻取了魏地繁阳(今河南内黄县西北),说明赵的国力又有恢复。
    赵悼襄王继位,昏聩无能。他以乐乘代廉颇,激怒了老将军,起而攻打乐乘。乐乘逃走,廉颇亦出奔魏国,来到了大梁(今河南开封市)。在大梁久住而不被魏国重用,他思念祖国,想回赵国效力,赵国也因多次被秦国军队所围困,悼襄王很想请廉颐回来,但又颇虑廉颇年事已高,不知体力如何,于是派使者探视。常言道:“国之将亡,君子退而小人进”。此时被秦国收买,与廉颇早有仇恨的郭开,特别受悼襄王宠爱,他按秦国意图,重金收买使者,唆使他诋毁廉颇,阻止其回国。
廉颇见到使者,十分高兴。他一顿饭吃一斗米、十斤肉(古今规制不同,小于今很多),并扯挂战服,跃马扬鞭,以示老当益壮,尚可任用。结果使者还报赵王说:“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这卑郧的诋毁,愚弄了糊涂的赵王,于是不再征召廉颇。
    楚因素知廉颇有勇略,暗地派人迎接到楚国。但由于楚赵之人习俗不同,秉性各异,廉颇性喜持重,而楚人剽轻,使之不能得心应手,所带军队未能立功。他总是感慨地说:“我思用赵人。”流露出对祖国父老乡亲深深的眷恋之情。但赵国终究未能重新召用他,致使这位为赵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代名将,抑郁不乐,客死寿春(今安徽省寿县)。十几年后,赵国被秦灭亡。
    司马光曾痛心地说:“廉颇一身用与不用,即为赵国存亡所系。此真可以为后代用人殷鉴矣。”这一结论,既概括了廉颇一生荣辱经历的史实,又揭示了人才与国家盛衰兴亡的重要关系,确实值得后人深思。



 

(本文作者:崔凡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