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柳虯
 

柳虯


柳虯,约生于北魏宣武帝景明二年(501年),卒于西魏恭帝元年(554年),河东解(令山西省永济县)人。历仕北魏和西魏两朝,官至秘书监、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是朝廷执掌职典简牍的文官,经史学家和著作家。
    柳虯出身于河生士族之家,其五世祖柳恭曾于十六国时期仕后赵为河东郡守,后因秦赵丧乱,举家南迁,遂在江南做官。其祖父柳缉于南朝刘宋时为司州别驾、宋安郡守。柳虯之父鐢镏金柳僧习是善于隶书的书法家。北魏宜武帝景明元年(500年),柳僧习与南齐豫州刺史裴叔业等人据州归魏,后历任北地颍川二郡守、扬州大中正。
    柳虯13岁时便专精好学,遍受五经,略通大义,兼涉子史,尤其喜欢作文章。北魏孝明帝孝昌(525—527年)中,扬州刺史李宪举柳虯为秀才,兖州刺史冯儁接着又引其为府主薄,参与机要、总理府事。后来,樊子义为扬州刺史时再任柳虯为扬州中从事,加镇远将军,然为官从政并非柳虯所好,于是他弃官而去,回归洛阳。其时正值北魏末年,史载“孝昌之末,天下淆然,外侮内乱,神器故将无主。”帝王更换频繁, 正所谓“颠覆立可待,一年三易换”。在此形势下,柳虯又退耕阳城 (今河南登封县东南告城镇)欲意隐居终生。北魏分裂后,西魏文帝大统三年(537年),执掌军国大权的宇文泰出兵进攻东魏。文帝元宝炬之子冯翊王元季海与领军独孤信奉命率兵进逼洛阳,继而入据镇守。其时,旧京洛阳业已荒废,人才流逸。独孤信得知柳虯仍在阳城耕读,便征招起用,委任其为行台郎中,与开府属裴诹之并掌文翰,于是柳虯成为独孤信的得力助手,时人曾有“北府裴诹,南府柳虯”的誉词。当时,独孤信军旅政务十分繁杂,柳虯在军中厉精从事,常常彻夜不眠,深为冯翊王元季海所信赖,元季海常对人说: “柳郎中判事,我不复重看。”大统四年(528年)字文泰东伐失利,独孤信亦败归关中,柳虯始随独孤信入朝。西魏文帝欲委柳虯为官,而柳虯却以侍奉年迈多病的老母为由惋言谢绝。后仍事独孤信为开府从事中郎。大统六年(540年)独孤信出镇陇右为十一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又以柳虯为二府司马。不过,这时柳虯虽为独孤信的高级幕僚,却已不再处理具体事务,仅在独孤信左右谈论而巳,而独孤信在秦州任内颇有政绩,大约与柳虯的出谋划策不无关系。不久,柳虯奉命去见西魏文帝,被宇文泰留为丞相府记室,并追论其归西魏之功,封爵美阳县男。此后,柳虯便一直在西魏朝廷为官。大统十四年(548年),柳虯任秘书丞,领著作,并监掌史事,后又迁中书侍郎,兼修起居注,以领秘书丞事。西魏废帝初(552年)迁秘书监,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冬卒,享年54岁。追赠兖州刺史,谥曰孝。
    柳虯生逢乱世,虽在仕途上较为顺利而最终官居高位,但他从不追求和迷恋高官厚禄。他真正的爱好是做学问和清谈,所以柳虯实际上是个不慕虚荣,较为超脱的学者。早在求学的少年时代,柳虯就非同常人。当时,士族子弟就学者都讲究车马和服饰的华贵,而“唯 (柳)虯不事容饰。”他把精力都放在钻研学问上了。后来柳虯的官位越来越高,但他在生活上仍然是弊衣蔬食,不事小节,以致于遭到时人的讥讽,而他却认为:“衣不过适体,食不过充饥,孜孜营求,徒劳思虑耳。”柳虯对待人生的态度和观点,在当时崇尚荣华富贵和穷奢极侈的士族官僚阶层中,有如蚀浪中的一股清流,确属难能可贵。
    柳虯不仅在生活态度上不同凡响,而且在学问上亦有独到之处。他主张修史不仅为留给后世去评论或借鉴,更重要的是为现实服务。他曾就史官“密书善恶、未足惩劝”的情况而上疏,认为这样“徒闻后世,无益当时”,不能够顺其美、救其恶。他建议“诸史官记事者,请皆当朝显言其状,然后付之史阁。庶令是非明著,得失无隐,使闻荐者曰修,有过者知惧”。这一建议当即被采纳施行。故柳虯任秘书丞时,又受命监掌史事,这在过去是无先例的。柳虯的治史思想不仅在当时是进步的,而且对今天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柳虯的成就主要在著述方面,有《文质论》等数十篇文章流行于世。
   

(本文作者:岳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