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柳元景
 

柳元景


柳元景,字孝仁,生于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年),卒于南朝宋前废帝永光元年(465年)。河东解县(今山西运城解州镇)人。南朝刘宋著名将领。
    柳元景出生于官僚世家,上四代均官至太守。柳元景自幼学武,多次随其父冯翊太守柳凭出征。在讨伐南方少数民族的战争中几经战阵,娴熟弓马,成为远近闻名的少年英雄。当时刘宋权臣、荆州刺史谢晦闻知其名,曾欲罗致帐下。但事情末果,谢晦已因谋反罪被诛。后雍州刺史刘道产也颇有礼聘之意,恰逢刘宋宗室江夏王刘义恭有书来招,只好相让。自此例元景入募江夏王府,开始了他的仕宦生涯。
柳元景入募之后,先任江夏王国中军将军,后累迁殿中将军,司空行参军,司徒太尉城局参军等职。此期间,他的才干逐渐显露,以至被宋文帝所知晓。
    宋文帝元嘉十九年(442年),雍州刺史刘道产病逝,文帝第三子武陵王刘骏接任雍州刺史。刘道产在任时,善施惠政,境内外少数民族深为敬服,纷纷前来归顺,这时,闻知刘道产去世,便又纷纷反叛,兴兵自立。刘骏为镇压起义,广征兵将,柳元景经刘义恭推荐,归入刘骏麾下,被任命为广威将军、随郡(今湖北随县)太守。柳元景到任后,“广设方略,斩获数百”,展露了他的军事才能。后又随大将朱脩之、沈庆之两次出征,为安定雍州一带局势立下战功,被晋升为刘骏安北府中兵参军。到随王攸刘诞督镇雍州时,再次迁升为后军中兵参军,进入高级战将的行列之中。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刘宋王朝举兵北伐,令各方镇调兵参加。按朝廷兵力分配计划,刘涎部负责由西线推进,经略关陕。刘诞派遣振威将军尹显祖出赞谷(今河南卢氏县南山之南),奋武将军鲁方平、建武将军薛安都,略阳太守庞法起入卢氏(今河南卢氏县),广威将军田义仁入鲁阳(今河南鲁山及叶县一带),派后军外兵参军,老将庞季明与北方反魏义军先期联络,以为内饺。柳元景则被加以建威将军称号,统—指挥西线军事。
    当年八月,西路宋军前锋直逼卢氏,十月,柳元景率后队继进。由于北方反魏义军的积极配合,加以北魏防御重点放在东路,西路宋军进展极为顺利,到闰十月已攻克卢氏,斩北魏卢氏县令李封。接着,宋军又攻克北魏西线重镇弘农(今河南灵宝北),生擒太守李初古拔。然后,先头宋军兵分两路,庞法起部进军潼关,庞季明率鲁方平部及当地义军兵向陕城(今河南陕县),薛安都部则留守弘农。这时,柳元景率后续部队到达弘农,为加强攻击力量,他立即令薛安都开往陕城前线,自己待筹足粮草后随即跟进。
陕城位于黄河南岸,北魏守军“临河为固,恃险自守”,拥有很强的防守力量,加之北魏洛州刺史张是连提又率援军2万赶到,对宋军形成夹击之势。柳元景得知陕城前线的消息后,立即抽调步骑2千,令其自弘农连夜赴援。援军一路疾行,恰好在两·军列阵决战之始枉到,遂潜入近旁,突然出击,同攻城来军一道击败魏军,顺势攻占陕城。
    柳元景于次日晨赶到陕城,立即审讯俘虏,了解情况。俘虏中多数为河内郡(相当今河南省黄河以北、京汉铁路以西地区)人,诸将忿其追随鲜卑对抗华夏天朝,均主张一律处死,柳元景则对其加以训导后即全部释放,并为途经宋军驻地者颁发路条。柳元景此举收到了很好的政治效果,使宋军仁义之师的影响更大范围地传播开来。
    陕城大捷的同时,柳元景部在潼关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庞法起与当地义军配合,占领了潼关,并开始四面推进。攻占潼关引起极大震动,“关中诸义徒并处处锋起,四山羌、胡咸皆请奋”,支援宋军挺进关中。北魏方面也唯恐长安失守,进行堵截却又兵力不敷,左右难顷,给柳元景西路宋军造成极有利的形势。但是,西路宋军虽节节胜利,东路宋军却连遭失败,宋文帝担心柳元景孤军深入,陷于不测,只好令其班师。胜利班师的柳元景,受到随王刘诞的隆重欢迎。刘诞亲自登城望迎,并以自用坐骑前往迎接。事毕,柳元景被授以宁朔将军称号,京兆(治所在今西安市西北)、广平(治所在今鸡泽东南)二郡太守。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刘宋王朝再度北伐,柳元景受命仍由西路出击。此次北伐与上次相同,又因东路主力受挫而告失败,但柳元景部却进展顺利,屡获战果。前后数次北伐,独柳元景连连获胜,一时成为“威信著于境外”的知名将领。
   元嘉三十年(453年)初,柳元景随武陵王刘骏讨伐五水蛮,大军方集结于西阳(郡名,地当今湖北长江以北、倒水以东、蕲水以西地区),京城发生弑逆事件。这年二月,宋太子刘劭袭杀文帝,篡位自立,史称“元凶弑逆”。消息传出,引起举国震惊,刘骏见此机会,立即联络诸王.组织征讨,将西阳集结之兵调发京城。因柳元景屡立战功,刘骏特进升其为咨议参军,加冠军将军称号,委以讨逆先锋重任。
柳元景受命之后,立即率兵万人启程,一路日夜兼程,乘刘劭迟疑之机,抢先逼近京城,占据新亭(今南京市南)。柳元景到达新亭后,人们均劝其乘势攻城,但他认为敌方心虚,如我方轻进受损,反帮助对方稳定军心,因此应后发制人,等待对方进攻,遂依山建垒,扎稳阵脚。这时,后续援军之一部也赶到,在东南方选择高地筑栅屯寨,与柳元景结成犄角之势。不久,刘劭军水陆齐山,前来攻营,刘劭亲自登朱雀门督战,令手下将卒拼死冲锋。柳元景效仿曹劌战法,令部下不得呐喊出击,“但各衔枚疾战”,待敌方攻势自然衰竭。刘劭军反复冲锋,已突破儿处防线,柳元景却不为所动,仍以坚守为务。几个回合之后,柳元景察觉敌势己袁,这才下令出击,一时垒门大升,众军鼓噪而出,刘劭军本已精疲力竭,再遭此突然反击,立刻溃不成军,大败而去,许多兵士溺水而亡。刘劭不甘失败,亲率余部来攻,但又一次遭到大败,军心完全涣散,刘劭杀斩退者,都无法阻止士卒的溃逃,只好后撤回宫,将士死亡人数比上一战更多。两战皆败,刘劭军士气巳尽,柳元景趁势发起进攻,斩杀敌将多员,遂克京城。武陵王刘骏随之在新亭即位,是为宋孝武帝。
刘骏由武骏王而称君,柳元景实为首功之人,因此晋升其为侍中,领左卫将军,转使持节、监雍梁南北秦四州及荆州之竞陵,随二郡诸军事、前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后因孝武帝倚为心腹,不愿其离京,又改任为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并封其为曲江县公,食邑三千户。柳元景由一普通武将变为皇帝亲信庞臣。
元凶弑逆事件虽告平复,孝武帝也因讨逆之功取得皇位,但这一事件却启发了刘宋朝各军阀的野心,其中江州(今江西、福建一带)刺史臧质最为活跃。臧质为刘宋名将,手握重兵,极想挟重兵以控制朝廷,但刘骏为人强硬,不易控制,所以臧质想推举软弱的南郡王刘义宣为帝,遂联络南豫州刺史鲁爽,共同举兵。孝建元年(4s4年)正月,即孝武帝建元伊始,鲁爽首先起兵反叛,孝武帝立即派左卫将军、徐州刺吏王玄谟率兵讨伐,并任命柳元景为雍州刺史,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及荆州竟陵,随二郡诸军事,做王玄谟后援。二月,臧质与刘义宜也正式起兵,沿长江顺流而下,杀向京城。得知敌情有变,孝武帝调整布署,命南兖州刺史沈庆之讨伐鲁爽,改任王玄谟为豫州刺史,屯兵梁山(山名,在令安徽当涂、和县之间),冀州刺史垣护之据守历阳(郡名,地当今安徽和县、含山一带),柳元景驻扎采石矶(在今安徽马鞍山市长江东岸),阻截臧质大军。
五月中旬,臧质率军到达梁山,向梁山宋军发起进攻,臧质向以惯战著称,很快攻陷守军西垒。王玄谟看到敌军来势凶猛,认为难所抵御,便请求向柳元景营地撤退,以两军合一,共同对敌。此时,柳元景巳移兵姑孰(今安徽当涂),接到王玄谟撤军要求后,认为临阵撤军为兵家所忌,敌军人数虽众,攻势也猛,但内部相互猜疑,士气不振。我如撤军,正可鼓敌军士气,不若全力反击为宜。于是,柳元景除留少数赢弱守城外,调手下数千精兵上援王玄谟。他令援兵多张旗帜,大造声势,梁山守军望去如数万人,以为京师军队倾城赴援,士气顿时高涨,终获全胜。
    柳元景善知军心,激励士气的军事指挥才能,在这次以少胜多的战斗中再次表现出来,深得孝武帝赞赏,特派专人前往慰劳,准其以本号加开府仪同三司,晋封晋安郡公。因柳元景一再辞让开府仪同三司,又改任其为领军、太子詹事,加侍中。第二年,再升为尚书令,并以其原封地远在岭南,转运艰难,改封为巴东郡公。到孝武帝末世,柳元景正式升任侍中,封骠骑将军,以南兖州刺史职留卫京师,成为刘宋政权核心人物之一。孝武帝逝世时,特命柳元景与江夏王刘义恭、尚书仆射颜师伯一起“受遗诏辅助主”共同承担辅政重任。
    柳元景因得孝武帝庞信而步步高升,终于位至三公。但孝武帝性情猜忌严暴,待臣下刻薄寡恩。柳元景也担心突遭横涡,日夜小心谨慎。大明八年(464年)闰五月,孝武帝去世,太子刘子业即位,年仅16岁,是为前废帝。暴君已死,新君尚幼,抑元景等大臣不免放纵起来,经常相互往来,“声乐酣酒,以夜继昼。”但是,前废帝年龄虽小,却不甘被一帮老臣所操纵,从即位第二年起,便开始着手收回权柄,逐步削减原大臣的权力,甚至寻隙眨杀其父宠臣。柳元景等人目睹此状,忧惧万分,唯恐被借机除去,于是,几人合谋策划政变,试图改立刘义恭为帝。不幸,这一密谋竟披人泄漏,为前废帝所知,永光元年(465年)夏季一天,前废帝亲串宿卫兵前桌征讨,先以宿卫兵埋伏于柳宅巷外,然斤派人以召见名义诱柳元景出宅。柳氏家人窥知外有军兵,怆慌奔告,柳元景知事机已泄,大祸终于临头。他劝止了欲率家兵拒捕的胞弟,整理朝服,乘车应召,至巷外自行下车,从容受戮,时年60岁。其诸弟及子侄随死者达数lO人,只有一幼手及一幼孙因在孕中,侥幸得存。
    柳元景遇害不久,湘东王刘彧派人刺杀前废帝,接继皇位,是为宋明帝。明帝即位后,为收揽人心;对柳元景等人给予平反,追赠其为使持节、都督南豫州,江州二州诸军事、太尉;仍保留其侍中、刺史、国公等原职衔及封号,并加给班三十人,羽葆,鼓吹各一部。谥号忠烈公。
    柳元景出身将帅,久经沙场,尤其擅长于战术指挥,每临危境,能够从容应敌,激励军心,几次转危为安,以少克众,是刘宋王朝一名难得的常胜将军。然而,柳元景虽长于军事,却拙于政争,孝武帝晚期,南北朝间大规模军事对抗停止,柳元景也因倍受优宠丽由将入相,远离了他得心应手的战场。告别战场面入朝为相,柳元景失去了用武之地,当面临残酷的内部政治斗争时,他束手无策,唯有坐以待毙,成为内部权力之争的牺牲品。
                                                       (本文作者: 孙晋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