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刘曜
 

刘曜


刘曜,字永明,生年不详,卒于东晋咸和三年(公元328年)。新兴(今山西忻州市)匈奴人。十六国前赵国君。刘曜是匈奴汉国创建者刘渊之族子,父母早亡,自幼为刘渊收养。吏载刘曜从小聪慧过人, 8岁时,一次从刘渊上山打猎,忽遇暴雨,刘曜与同行者避于树下。其时,迅雷震树,别人都仆倒在树下,唯刘曜神色自若。刘渊十分惊异说:“此吾家千里驹也。”刘曜身长九尺三寸,垂手过膝,白眉,目有赤光,须髯不过百余根,而皆长五尺,不仅仪态不凡,而且性格“拓落高亮,与众不群”。读书志于博览,不求精思章句,射技尤佳,能洞穿一寸厚的铁扳,被称为“神射手”。少有大志,常以乐毅、肖、曹自比。年轻时游历于京城洛阳,因事犯有死罪,后逃出,辗转流亡至朝鲜,以后朝廷大赦,遂又返回并州,居于汾阳的管涔山。
    自匈奴刘渊起事以来,汉国历代国君都要杜撰一些耸人听闻的祥端征兆故事。史载刘曜在隐居管涔山时,一天晚上,忽有二童子,手托—剑,跪在刘曜面前说道:“管涔王使小臣奉见赵皇帝,献剑—口。”置剑遂离去。刘曜掌灯一看,剑长二尺,光辉耀目,后来又发现剑光随四时而改变颜色。大概刘曜、永明和以后的赵国号皆由此而来。
    西晋永兴元年(304年),刘渊汉国初建,刘曜己崭露头角,为汉国建威将军,率兵相继攻克泫氏(今山西高平县)、屯留(今山西长子县)、中都(今山西太原市),为汉国在并州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刘聪继位后,刘曜与刘粲长驱入洛川,与西晋军队周旋于河南—带,攻陷晋台垒一百余处,包围洛阳。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刘曜同石勒、王弥会攻洛阳,刘曜命其部下烧毁洛阳坊市,杀诸王公及百官以下三万余人,将晋怀帝,羊后及传国玺送于平阳。刘曜以功被署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雍州牧,封中山王,身居显职。
    攻陷洛后,刘曜又奉命进攻关中。不久攻克长安,俘普愍帝。
    大兴元年(318年),刘聪死,由其子刘粲继位。此后,匈奴汉国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靳准因其女得宠于刘粲,逐渐窃取汉国政权,不久发动政变,将居于平阳的匈奴刘氏宗室无论少长皆斩于东市,自号大将军、汉天王,遣使向东晋称藩。
    刘曜时为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镇守长安。闻靳准叛乱,亲自率领军队由长安出发赴平阳,行至赤壁(今山西河津县西北的赤石川),遇到了从平阳出逃的太保呼延晏与太傅朱纪。他们劝刘曜称尊号,刘曜遂即帝位,改元光初,这年是公元318年。当时石勒驻守河北,刘曜封石勒为大将军,同石勒成犄角之势,进攻平阳。
    不久,靳准为部下靳明所杀,其众共推靳明为主,靳明送传国玺于刘曜,准备投降刘曜。石勒大怒,派主力急攻平阳,靳明向刘曜求救,刘曜派将迎回靳明。平阳士女l5000人随靳明归于刘曜,刘曜斩靳明及靳氏男女。不久,平阳遂被石勒攻占。这时,刘曜同石勒已成剑拔弩张之势,但因刘曜在关陇立脚不稳,有后顾之忧,所以不敢同石勒马上翻脸,授石勒为太宰、领大将军、加殊礼,以河内24郡封石勒为赵王。如曹操辅汉故事,想以此先稳住石勒,以便腾出手来对付关,陇地区的敌对势力。
    当时,关中、陇右一带有很多氐、羌等少数族人未予归化,常同西晋残余联合进攻刘曜,绐刘曜政权造成严重威胁。大兴三年(320年),刘曜部下长水校尉尹车,连结巴氐酋长徐库彭反叛,刘曜先杀尹车,又囚徐库彭等5000人,准备全部杀死。光禄大夫游子远叩头固谏请求放免,刘曜不听,硬是将其全部斩首。这一举动,引起了巴、氐人民的强烈义愤,奋起反抗,共推巴、氐归善王句渠知为领袖,举行起义。一时,羌,氏、巴、羯3万余人,尽皆响应,关中大乱,局势非常紧张。刘曜只得采用游子远的安抚政策,以游子远为车骑大将军,都督雍秦征讨诸军事,最后基本上平定了这次叛乱,徒巴、氐等20余万于长安。接着刘曜又亲征巴、氐杨难敌,迁杨难敌部将杨韬等万余户于长安,随后又平定了奉州陈安的反判。
    接着,刘曜开始大举用兵凉州张氏政权,张氏政权的奠基者是安定乌氏(今甘肃平凉西北)人张轨,张轨是西汉常山王第十七代孙,世以儒学著称。西晋永宁年间,任凉州刺史、护羌校尉。洛阳陷落后,晋愍帝都长安封张轨为凉州牧。张轨死后,由张寔、张茂继立。刘曜出兵凉州时,张茂正为凉州刺史。刘曜大军长驱进入西河,戎卒二十万五千,临河列营,百余里中,钟鼓之声,沸河动地,自古军旅之盛,未有斯比。”凉州为之震怖,张茂遂以牛羊、金银、女妓、珍宝、珠玉及凉州特产贡献刘曜向其称藩,刘曜署张茂为西域大都护、凉王等职,旋即班师。
    刘曜在短时期内征服了关、陇,但正如荀子所说:兼并易而坚凝难。在刘曜统治关陇期间,虽然也起用了一些有学识的汉人作官,也在长安开办学校,选经学之士以教之,但他始终没有—套成型的治国安民的政治措施。刘曜初入关中时对部下的规谏还听得进去,如他命起陵宵台,在霸陵西南建寿陵时,侍中乔豫,和苞上琉进谏,刘曜听了大喜说: “二侍中恳恳有古人风烈矣.可谓社稷之臣也’。遂罢其工程。但平定巴、氐叛乱不久,就开始对大臣们的进谏听不进去了。陈安之乱未平,刘曜就为其父母建永垣陵、显平陵,功费至亿,游子远进言停建,但他不听。
    东晋太宁二年(325年),后赵石生进攻前赵河南太守尹平于新安(今河南新安),尹平战败被斩,石生掠前赴5000人而还。太宁三年(326年),前赵刘曜联合东晋司州刺吏李矩,颍川太守郭默进攻石生,刘曜派中山王刘岳将兵15000人,以镇东将军呼延谟率荆州、司州之兵会攻石生,前赵联军迅速攻克石梁(今河南洛阳市东),孟津(今河南孟津)。石虎率步骑5万自成皋(今河南荣阳西北)与刘岳战于洛西,大败后赵军队。六月石虎收复石梁,擒刘岳及其将佐80余人,氐羌3千余人,皆送襄国(今河北邢台西南)、坑其士卒1万余人,不久又攻陷并州。刘曜败归长安,郭默南奔健康,李矩部下率众2千投降后赵。自此,司、豫、徐、兖等州皆为后赵所有。
    咸和三年(328年)后赵石虎率兵4万自轵关(今河南济源西北)西上蒲阪(今山西永济县),刘曜自将精锐驰救蒲阪,两军战于高侯(今山西闻喜县境)。石虎大败,陈尸200余里,南奔朝歌(今河南淇县)。刘曜自太阳(今山西平陆西南),乘胜进军石生于金墉(今河南洛阳以东),决千金堨(在今河南洛阳以北)以灌城,洛阳为之震动。同年十一月,石勒发兵三路进攻刘曜,十二月石勒后赵诸军集结于成皋,不见刘曜设防,军队迅速开至洛河。刘曜忙陈兵10万于洛西,石勒遂命石虎引兵自洛阳城北而西攻刘曜中军,命石堪率兵自城西而北,击刘曜前锋,石勒自出洛阳间阖门,夹击刘曜,前赵军队大溃。刘曜在退兵时马陷石渠坠于冰上,身上被创10余处,为石堪生俘。
    石勒大获全胜,斩首5万余级。石勒让刘曜写信令其子刘熙投降。刘曜给刘熙的信中却令熙“与大臣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石勒遂杀刘曜。
    刘曜本以为,只要刘熙坚守关中,还可同石勒一搏,实际刘曜一败,关中顿时大乱,一发而不可收拾。咸和四年(329年)正月,刘熙得知刘曜被擒,忙率百官奔于上邽(今甘肃天水市),留守长安的前赵将军蒋英率10万军队投降后赵,八月前赵由上邽进攻长安,企图收复长安.九月石虎率兵攻克上邽,前赵亡。
    刘曜前赵政权是以匈奴为主体,通过征服关、陇地区氏、羌等少数民族政权而建立的。前赵政权建立后,由于没有一套系统的措施进行有效的政治统治,因而在石勒的军事打击下,迅速崩溃。正是“其兴也勃,其亡也速”。
   

(本文作者:李书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