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裴矩
 

裴矩


裴矩,生年不详,卒于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字弘大,隋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是隋唐之际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
    裴矩幼年丧父,为其伯父所收养。长大成人后,博学有智数,留心世务,颇有干事之才,后历仕隋唐二代,均为名臣。裴矩—生业绩,表现在外交、政治、学问三个方面。
裴矩是一个杰出的外交家。这里所说的外交,主要是指隋政权和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的关系。
裴矩在北齐时,就担任过高平王文学一职。北周时,杨坚作定州总管,裴矩被召补记室,颇受亲敬。后来杨坚篡位,建立隋朝,裴矩被任命为给事郎,直内史省。以后一直担任台省要职,官至黄门侍郎、民部尚书。
    裴矩在隋朝初年,参加过平陈战争,后又统军平定广州叛乱,颇著武功。隋炀帝即位后,他又参与过营建东都。这些都是裴矩的重要业绩。不过,裴矩在隋代,主要是以杰出的外交才能而名世。
    裴矩的外交才能,首先表现在经略突厥方面。北周、北齐时代,北方草原的突厥族崛起,其盛时,“西破恹哒。东走契月,北并契骨,威服塞外。”控强之士数十万。周、齐对峙,都想办法和突厥拉关系,不惜倾府藏以事之。所以,突厥佗钵可汗对部下说:“我在南两儿常孝顺,何患贫也!”足见突厥的骄横与强盛。隋文帝时,采纳大臣长孙晟提出的“远交近攻、离强合弱”战略,不断引起突厥诸汗的内哄,突厥的势力有所削弱,但仍然常为边患。因而,经略突厥,是隋朝外交的一个重要主题。
    裴矩在经略突厥方面建立的第一件奇功,就是除掉了反隋的周千金公主。
    千金公主是北周宇文氏之女,嫁突厥沙钵略可汗为“可贺敦”。隋灭周.千金公主对隋常耿耿于怀,屡劝沙钵略可汗进攻隋朝。据《隋书》记载;“千金公主自伤宗祀绝灭,每怀复隋之志,日夜言之于沙钵略,由是悉众为寇,控弦之士四十万。纵兵自木硖、石门两道来寇,武威、天水、安定、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六畜皆尽”。可见,千金公主的存在,对隋朝是一个极大的威胁。隋朝起初对突厥和千金公主采取安抚策略,隋文帝曾下诏赐千金公主姓杨氏,编入属籍!改封大义公主。但这并不能消弥千金公主的灭国之痛。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隋朝平定南方的陈朝,隋上帝将陈叔宝的屏风嚼绐千金公主,以示优宠。谁知千金公主却睹物伤怀,题诗自寄,暗地与西面突厥泥利可汗联系,图谋大举进攻隋朝。裴矩与长孙晟、牛弘一起设谋,除掉了千金公主。裴矩还曾自请为使臣说都蓝可汗,揭露千金公主的隐私,使都蓝町汗杀掉千金公主。可见,在除掉千金公主的活动中,裴矩不仅是设计者之一,而且两次亲为使臣,发挥外交才能,利用外交手段除掉千金公主,消除了隋与突厥关系中的一大隐患。
    开皇末年,裴矩随同大将史万岁出定襄道击突厥达头可汗,大获全胜,又一次立下战功。
到隋炀帝统治时期,裴矩在外交方面的主要贡献是“通西域”。
    自汉亡以后,中原战乱不息,无暇西顾,汉张骞、班超开创的中西交通,阻断日久。隋朝统一后,十数年间,天下太平,国富民殷,“通西域”又—重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隋“通西域”的决策人是隋炀帝,但具体策划执行者却是裴矩。
隋朝前期,西域诸国官民就经常到张掖与隋朝瓦市。隋炀帝即位后,就命裴矩监掌其事,正式着手开展“通西域”的工作。
    裴矩懂得,要“通西域”,必须首先了解西域的现状。裴矩在监张掖关市期间,“知帝方勤远略,诸胡商至者,矩诱令言其国俗山川险易,撰《西域图记》三卷,入朝奏之。”裴矩由是成为当时有名的“西域通”。隋炀帝经常把裴矩召至御前,讨论有关“通西通”的事宜。
    隋炀帝“通西域”,主要不是诉诸武力,而是依靠外交手段。当时采取的基本外交方针就是“咱以厚利,导使入朝”。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裴矩多次往张掖、敦煌,与高昌、伊吾等国接洽,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隋炀帝“西巡次燕支山.高昌王、伊吾设等,及西番胡二十七国,谒于道左”。隋与西域的关系沟通了。隋炀帝大业年间,西域的高昌、党项、康国、安国、石国、焉耆、龟兹、疏勒、于阗、钹汗、吐火罗、挹怛、米国、史国、曹国、何国、乌那曷、穆国、波期,漕国、附国等20余国,均曾“遣使贡方物”。与隋建立朝贡关系,这中间自然有裴矩的一份功劳。
裴矩在外交方面是一个杰出的人物。但裴矩在政治上又是—个十分复杂的人物。史家常用“佞于隋而忠于唐”来评判裴矩的政治行为。
    裴矩在“通西域”方面怍出了重大贡献,很受隋炀帝的爱重,隋朝末年,裴矩便与虞世基、宇文述一起成为隋炀帝的亲信。有—次隋汤帝对宇文述、牛弘讲:“裴矩大识朕意,凡所陈奏,皆朕之成算,未发之顷,矩则以闻。自非奉国用心,孰能若是。”可见裴矩是个善于揣摩人主之意的佞臣。裴矩成为佞臣,固因其品质不佳,但也与隋场帝的专制独裁分不开。隋炀帝后期,全国各地都有农民起义.但隋炀帝仍要南下江都游幸,许多官僚上书进谏,隋炀帝却执意不从.谁进谏就把谁杀掉。行到梁郡,有郡人哭着拦住车驾上疏说;“陛下若遂幸江都,天下非陛下之有!”隋炀帝还是把他们斩首。对于这样的昏君,若有谁还敢尽忠直言,那就是天下最大的傻瓜了。裴矩也不是没有讲过真话,隋炀帝到江都后,“四方盗贼蜂起,郡县上奏者不可胜计。”虞世基知道隋汤帝不愿听这些坏消息,就隐匿不报。裴矩却把实情向隋炀帝讲了,结果惹得炀帝大怒,差一点把他赶山江都去。后来李渊起兵晋阳,消息传到江都,裴矩对隋炀帝说:“太原有变,京畿不静,遥为处分,恐失事机。唯愿銮舆早还,方可平定”。这本是一条上策,但隋炀帝根本不听。裴矩终于悟出跟随这样的昏君绝不会有好下场,于是,“见天下方乱,恐为身祸.其待遇人,多过其所望,故虽下厮役,皆得其欢心”。开始采取一种明哲保身的态度,同时也给隋炀帝出了许多坏主意。如,当时从车江都的骁果离家日久,数有逃散,裴矩就建议隋炀帝召集江都境内的寡妇和年轻姑娘,让将士恣意娶纳为妻。骁果对裴矩有好感,但江都人民由此而更加痛恨隋炀帝一伙。
    宇文化及之乱时,裴矩由于骁果将士的保护而免于难,依附于宇文化及。宇文化及失败,裴矩被窦建德俘获,受封为吏部尚书。裴矩为窦建德制定朝仪,使其“宪章颇备,拟于王者。”窦建德军败虎牢.裴矩与魏征等举山东之地归于大唐。
    在唐朝,裴矩“年且八十,而精神不衰,以晓习故事,甚见推重。”官至民邮尚书。在唐初良好的政治氛围中,裴矩也能尽忠直言。唐太宗对于曹吏贿赂极其痛恨,决心严惩。有一次,他暗中派人专门去行贿,有一个司门今史上当,受绢一匹,唐太宗大怒,下令将其斩首。裴矩当即站出来说:“此人受胳,诚合重诛。但陛下以试之,即行极法。所谓陷人以罪,恐非导德齐礼之义。”唐太宗接受了裴矩的意见,并召集百僚,说:“裴矩能廷折.不肯面从,每事如此,天下何忧不治。”
    裴矩在隋炀帝时,“承旨望风,与时消息”,但在唐朝却能直言极陈,后世遂有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之说。“忠于唐”自无问题,但说裴矩在隋朝是个彻头彻尾的佞臣,似不尽然。裴矩固有阿谀顺旨的一而,但他在隋任职期间,也有不少的优点,《隋书》的作者就说:“裴矩学涉经史,颇有干局,至于恪勤匪懈,夙夜在公,求诸古人,殆未之有。与闻政事,多历岁年,虽处危乱之中,未亏廉谨之节,美矣”!这个评价,还是至当的。就是裴矩的“承风顺旨”,责任也主要不在他自己。常言道:“君明臣直”,在隋炀帝那样一个昏君的统治下,难道我们还能要求别人去为他尽忠吗?
    裴矩不仅富于干事之才,而且也颇勤于著述,是个学问之人。
    裴矩的著作共有三部。一部是在唐初与虞世南合撰的《吉凶书仪》。裴矩对丧礼较为精通,据《隋书》记载,隋文帝仁寿二年 (602年),“文献皇后崩,太常旧无仪注,矩与牛弘据《齐礼》参定之。”所以,裴矩与虞世南合撰的《吉凶书仪》,也颇受后世学者的称道,《旧唐书》的作者称其“参按故实,甚合礼度,为学者所称,至今行之。” 裴矩的第二部著作是《开业平陈记》12卷,《隋书·经籍志》著录。裴矩亲自参加过伐陈之役,当时任元帅记室,对平陈战况了如指掌,因而,《开业平陈记》的史料价值自然很高。此书虽已失传,但毕竟为唐人修《隋书》提供了资料。
裴矩最有价值的著作是《西域图记》。关于此书的写作,裴矩在序言中讲到,“臣既因抚纳,监知关市,寻讨书传,访采胡人,或有所疑,即详众口。依其本国服饰仪形,王及庶人,各显容止,即丹青模写,为《西域图记》,共成三卷,合四十四国。仍别造地图,穷其要害。”可知这是一部图文并茂的著作。但遗憾的是此书后代矢传,只有一篇序言保存在《隋书·裴矩传》中。就这篇简短的序言,价值也是很大的。特别是其中讲到的“发自敦煌,至于西海”(地中海)的三条通道,至今仍是研究中西文通史的宝贵资料。
    《西域图记》的价值,还可从《隋书·西域传》中看出来。《隋书》设东夷、南蛮、西域、北狄所谓“四夷传”,然其中唯《西域传》记述当地风土民情独详。我们查《隋书·经志》,其中著录的有关西域的著作有两部,一部是《西域道里记》3卷,不著撰人名氏,另一部是《隋西域图》3卷,裴矩撰。《隋西域图》显然就是《西域图记》,撰写《隋书·西域传》,这两部书是最基本的参考资料,而记述西域“国俗山川险易”的《西域图记》,参考价值自然更大。所以我们有理由说,《西域图记》虽已失传,但从《隋书,西域传》中还能找到它的影子。
 

(本文作者:王灵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