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裴宽
 

裴宽


裴宽,生于唐高宗永隆二年(681年),卒于唐玄宗天宝十四载(755年)。绛州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裴漼的从叔伯兄弟。裴宽仕宦的经历,主要在唐玄宗当政的40余年间,从他一生的起伏,很能反映当时政治的兴衰。
    裴宽早年成长在一个很优裕的环境中。裴宽兄弟8人,皆举明经及第。而裴宽在兄弟之中,更以机敏著称。他不仅文词精美,而且对弹棋、投壶、骑射等无不精通,风流倜傥,是当时上流社会中一个佼佼青年。唐睿宗景云年间(710—711年),裴宽任润州(江苏镇江)参军事。当时润州刺史韦铣正兼任这个地区的按察使,看到裴宽精明干练,善长分析决断,就提拔他为按察判官,并且把女儿许配给他。
    裴宽很自负,锐意进取。唐朝吏部铨选有“宏辞”、“拔萃”两科特别考试,宏辞试文三篇,拔萃试判三条,通过者可不次超拔。裴宽于是应拔萃举,拜河南丞,又迁长安尉。侍御史宇文融奉诏括天下田,奏请裴宽为江南道勾当租庸地税兼复田判官,以后转为太常博士、刑部员外郎。有个万骑将军马崇白昼杀人,抓捕归案后,霍国公王毛仲想借机贪赃卖法,裴宽坚决予以抵制。尽管王毛仲凭借皇帝宠信,气焰嚣张,裴宽始终不为所动,终于使马崇伏法。裴宽由此受到时论的好评。兵部尚书肖嵩为河西节度使,奏调裴宽做自己的判官,任用数年,日见委重。肖嵩当上宰相后,裴宽历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兵部侍郎。开元二十一年(733年)裴耀卿以宰相兼任江淮转运使,又奏请提升裴宽为户部侍郎,做自己的副使。
    后来裴宽外调蒲州刺史,又先后历河南尹,左金吾卫大将军,太原尹、陈留太守,范阳节度使兼河北采访使等官。裴宽主政地方,独当一面之后,史称“裴宽以清简为政,故所在莅人皆爱之”。其在河南任内,东都洛阳聚集了许多皇亲国戚、名公臣宦,一向是比较难于治理的地方,而裴宽却能不阿权贵,秉公执法,体恤百姓疾苦,为政数年,人称“大治”。当他赴太原任时,唐玄宗曾亲自为之饯行,并赋诗以资褒奖:“德比岱云布。心如晋水清。”范阳地处边陲,民族关系复杂,又负有保卫边疆的重任。裴宽在任二年,严明法纪,和睦各族,给当地人民留下深刻印象。其部下北平军使乌承恩,自恃是少数民族的酋长,与朝中宦官暗相勾结,用非法手段获取大量财宝,裴宽依法予以严惩;檀州(今北京密云)刺史何僧,虏掠了数十名生口(奴隶)来献,裴宽命令悉数予以放还,使当地各族人民都为之感激和高兴。
    天宝三载(744年),安禄山接任范阳节度使后,裴宽内调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这时的当权宰相正是李林甫。史称“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于己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百计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啗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裴宽在仕途上遇着这个煞星,从此走上了下坡路,昔日的清明干练,强烈的进取心。以及卓著的政绩和声望都被淹没在险恶的宦海争斗之中。
  裴宽一向为唐玄宗所器重,入朝后时常受到恩顾,他还与另一位宰相李适之相友善,这一切,都是李林甫所不能相容的。果然,一个偶然的事件,为李林甫提供了下手的机会。
  海盜吴令光入寇台州(浙江临海)和明州(浙江宁波),朝廷命刑部尚书裴敦复将兵讨伐。寇平之后,裴敦复还朝复奏。因为许多人都想利用这个机会邀功,纷纷向裴敦复请托,裴敦复于是“颇张贼势,广叙军功。” 裴宽也曾为一名亲故请托裴敦复,但他又懂得这样夸大海盗势力会使朝廷对东南形势产生错觉,对指导全局政治不利,就暗中向唐玄宗指出裴敦复所奏有虚妄之处。事隔数日,又有河北将士来京上奏,“盛言宽在范阳能政,塞上思之”,唐玄宗听后也“嗟赏久之”。这两件事都为李林甫所知,他早已对裴宽心痒难耐,如今感到裴宽有被提为宰相的可能,于是决定向裴宽下手。
    李林甫了解裴敦复是个使气性疏之人,如若激起他与裴宽的矛盾,俩人相斗,自己正好收渔人之利,于是把裴敦复找来,添油加醋地把裴宽向唐玄宗说的话泄露给他。裴敦复一听之后,果然上钩,感激涕零地视李林甫为知己,并且气愤地表示,要以裴宽向自己请托之事反告裴宽。李林甫大喜,催促说:“公宜速奏,勿后于人。”接着裴敦复扈从唐玄宗去了温泉宫,裴宽仍留在京师,这事暂时未爆发。这期间,恰巧有裴敦复的两名下级军官为其它事同人到御史台打官司,裴宽接案之后,就把二人拘押起来,准备审讯。而裴敦复的判官王悦却误以为裴宽是在搜寻裴敦复的过失,将要打击裴敦复,于是连夜向裴敦复报告。裴救复情急,赶忙打点500金贿赂杨贵妃的三姐,求她在唐玄宗面前告发裴宽。这一招十分灵验,第二天裴宽就被贬官睢阳(河南商丘)太守,逐出朝廷。
  但是,李林甫仍然不肯放过裴宽,天宝五载(746年),又利用韦坚一案把他牵连进去。韦坚妻姜氏是李林甫的表妹,李林甫原本对韦坚很亲昵,当看到韦坚因任江淮转运也有功,受到唐玄宗宠信,产生入相之志以后,又千方百计构陷其罪。天宝三截,韦坚被拜刑部尚书,名义上给了个差职,实际上被夺去了兼任的各项使职实权。天宝五载正月十五日夜,韦坚与河西节度使皇甫惟明一同赏月,曾在景龙观道士房中歇憩,李林甫于是利用之大作文章。韦坚的妹子是皇太子妃,属皇家戚里;皇甫惟明是手握兵权镇守一方的大将,二人私下交往,李林甫于是就诬告他们在密谋拥立太子篡夺皇位。唐玄宗信以为真,立即命令把韦坚和皇甫性明逮捕下狱。立案之后,李林甫趁机大事株连,以朋党为借口,把李适之、裴宽等包括韦坚的兄弟子侄数十人都牵连进去,直搞得皇太子也惊慌恐惧,上表请与妃子离婚,不以亲废法。此案结果,一千人并被贬流边远各地,裴宽贬为安陆(今湖北安陆)别驾员外置。第二年,李林甫又奏请分遣御史至各贬所,进一步加以迫害。韦坚兄弟、皇甫惟明被赐死,李适之饮药自尽。朝安陆这一路来的御史是著名酷吏罗希奭,他“自青州如岭南,所过杀迁谪者,郡县惶骇”。对于裴宽,他原本“欲怖杀之”,但当他路过安陆之时,“裴宽向希奭叩头祈生,希奭不宿而过,乃得免”。
  裴宽虽然得以活命,但从此心灰意懒,决心遁身空门。他曾上表请求出家为僧,未得准许,后来虽然累迁东海太守,襄州采访使,冯翊太守,入拜礼部尚书,但日常手不释佛家典籍,与僧徒频相往来,“老而弥笃”,已成为一个披着官服的世外之人了。
裴宽年75卒,诏赠太子少傅。

 

(本文作者:孙益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