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裴行俭
 

裴行俭


裴行俭,字守约,生于唐武德二年(619年),卒于唐元淳元年 (682年),绛州闻喜(山西省闻喜县)人,文武兼备,是初唐时期奋建功业的著名人物之一。
  裴行俭之父裴仁基,隋朝时任光禄大夫,河南道招捕大使,后叛隋降李密,为王世充所杀。裴行俭幼年以门荫补弘文生,贞现年简明经及第,授左屯卫仓曹参军。苏定芳当时担任左屯卫大将军对他极为器重,“尽以用兵奇术授行俭”。以后历任长安县令,西州都督府长史,安西大都护,吏部侍郎。
  裴行俭在安西大都护任内,政声卓著,“西域诸胡多慕义归降。”内调吏部以后,与李敬玄先后典掌铨选10余年,“甚有能名,时人是为裴李”。这期间,裴行俭对唐朝积弊已深的铨选之法进行了改革。
  总章二年(669年),裴行俭到任以后,针对积压众多选人的现状,“始设长名姓历榜,引铨注等法,又定州县升降,官资高下。”他的办法,就是把入选人员的姓名按选期先后张榜于上,根据铨注的有关规则,并按照州县级别,官资高下,依次递补放任。这虽然并非从根本上解决人才的甄别,但却把当时纷乱无章的现象调理得井然有序,使各类人员如何选官授职有矩可循,从而使唐朝的铨选之法形成一套完整系统的法规。史称“其后遂永为定制,无能节之者。”可知它对有唐一代所产生的影响。
  上元三年(676年),吐蕃入扰都(青海乐都)、廓(青海化隆)、河(甘肃临夏)等州,朝廷下诏裴行俭为洮州道左军总管,不久又改任秦州镇抚右军总管,从此,裴行俭投身于保卫唐朝西北边防的斗争。
  仪凤四年六月(879年),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都文及其别部帅李遮匐勾结吐蕃,在安西地区煽动叛乱。唐朝廷商议发兵征讨,裴行险认为,前此曾与吐蕃两战俱败,不宜再轻动干戈。他根据自己以往经营安西的体验,认定叛乱者处于极孤立的地位,他们并没有群众基础,擒贼先擒王,只要能够制服首要分子,叛乱即可平息,而吐蕃少了内应,也可不战自退。为此,他建议以护送波斯王子泥洹师回国册立为由,途经西突厥境地,相机行事,智取为上。唐高宗采纳了他的建议,命他为安抚大食使,册送波斯王子。
  裴行俭曾任过安西大都护,在这个地区有着很高的威信。这次以出使名义重返故地,受到当地官民的热烈欢迎;到达的当日,就有一千余人自愿作他的随从。悲行俭扬言,天气炎热不可远行,要大家稍事准备,他也要留下来暂作休憩,等秋凉以后方始上路。阿史那都支听说裴行俭并非针对自己而夹,放松了对他的戒备。利用这个机会,悲行俭又邀集四镇酋长聚会,同他们重叙旧谊,并问他们淮肯与自己一道出去游猎?当即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诸胡子弟争请从行,近得万人。”裴行俭于是把这些人编为部伍,明以教令,数日之后,倍道西行。当前进到距阿史那都支大帐 10余里处,裴行俭挑选与阿史那都支平素关系亲密的人,代表自己前去致以问候,表现出轻松闲适,完全不像是要讨伐的样子;继而又派人去邀请阿史那都主前来相见。阿史那都支在此之先已经派出使者与李遮匐通谋.准备入秋后拒拦使团,公开发动叛乱,这时听到裴行俭猝然而至,仓促之际不知所措,只好带领手下人到营中谒见,于是被擒。当天,裴行俭就传阿史那都支的令箭,令其党徒全部集中请命,接着又把他们押送碎叶城。随后便率领一支骑兵,连夜去捉拿李遮匐。行到中途,遇到正要返问的阿史那部支和李遮匈的使者,裴行俭就命令李遮匐的使者回去向其主子报告阿史那都支遭擒的情况。李遮匐走投无路,遂亦投降。裴行俭此行兵不血刃,一举将叛乱平息,受到当地民众的赞颂,立碑于碎叶城以表其功。当裴行俭遣送波斯王子还国,押解阿史那都支与李遮匐回到长安时,唐高宗亲自设宴慰劳,赞扬他:“文武兼备”,特拜礼部尚书兼枪校右卫大将军。
  调露元年(679年)十月,东突厥贵族阿史那德温博和奉职又纠集单于都护府管内的24州酋长发动叛乱,他们拥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聚集起数十万人。唐朝廷先是派单于大都护肖嗣业率兵征讨,大败而归。于是又命裴行俭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负责讨伐,调集了30万大军归他统一指挥。大军行至朔州(今山西省朔州市),裴行俭了解到肖嗣业兵败教训是“运粮被掠,兵多馁死”之后,便采取对策:伪装了300辆粮车,每车伏壮士5人,各持大刀、劲弩,另派老弱兵数百名驱车前进,同时在前途险要处埋伏下精兵。这样,当粮车行至中途,果然被突厥兵杀出夺去。但是当敌人把粮车驱至水草处解鞍牧马,准备吃饭休息之际,车中壮土却一跃而出,猛杀猛砍,敌人仓慌弃车逃命,又遭伏兵突然截击,终于被消灭殆尽。“自是续遣粮车,无敢近之者”,唐朝大军的后勤供给有了确实保证。接着,唐军和突厥军在黑山地区(包头市西北今名呼延谷)展开决战。唐军屡战屡捷,不仅活捉了叛乱的首要之一奉职,而且突厥新立的可汗阿史那泥熟匐也被其部下杀死,提着首级前来投降。捷报传到长安,唐高宗下诏户部尚书崔知悌到前方宣慰将士,处理善后,裴行俭退军还朝。
开耀元年(681年),突厥阿史那伏念又自立为汗,与阿史德温博联合起来,纠集余众继续与唐朝为敌。裴行俭二次率军讨伐,驻军于代州的陉口(山西省代县境内)。这次裴行俭采取的方针是:一面集中精锐选择有利时机给敌人以致命打击,一面实行反间计,利用和制造突厥贵族的内部矛盾,使阿史那伏念与阿史德温博相互猜忌,无法统一行动。经过屡次打击,阿史那伏念在损失了妻子辎重,士兵又多患疾病,无力再进行顽抗的情况下,绑架了阿史德温博向唐军投降。至此,这场历时近2年、波及东突厥全境的叛乱才告平息。裴行俭因功封闻喜县公。
  永淳元年(682年),西突厥爆发了以十姓可汗车薄为首的叛乱,于是唐朝廷又诏命裴行俭为金牙道大总管率兵前柱征讨,大军尚未出发,裴行俭病率,时年64岁。当时,朝廷曾追赠他幽州都督,唐中宗时.又追赠扬州大都督。
  裴行俭一生建树了丰功伟绩,除却时代环境等条件之外,同他个人多才多艺、渊博的学识也有很大关系。唐朝是书法艺术兴盛的时期,裴行俭虽然以政治军事家著称于世,而他的草隶书法却也为时人所推重。唐高宗曾特赐绢素百卷请他书写《文选》—部,写成后不时披览欣赏,极为珍爱,对他“赉物良厚”。当时的书法名家,如褚遂良“非精笔佳墨,未尝辄书”,而裴行俭和虞世南,却是。不择笔墨而妍捷者”。史载“行俭通阴阳,历术,每战,豫道胜日”。古今学科名称虽有不同,想来他必定是对气象学、天文学等深有研究,并且灵活应用于战争当中。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裴行俭擅长于鉴识人才,“自掌选及为大总管,凡遇贤俊,无不甄采”,例如初唐文坛上的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寅王等人,彼誉为“四杰”,吏部侍郎李敬玄“盛为延誉”,而裴行俭却另有看浊。他认为“士之致远,先器识,后文艺”,这些人“虽有才,而浮躁炫露”,都不可能在仕途上发达长久。经裴行俭赏拔的文臣如苏味道、王勮,武将如程务挺,张虔勖、崔智辩、王方翼、郭待封、李多祚、黑齿常之等人,后来都功成名就。
  裴行俭一生勤于著述,曾撰有《选谱》10卷,《安置军营行阵等四十六诀》I卷和《草字杂体》等,后来被武则天“诏武承嗣就第取去,不复传”。另有《裴行俭集》20卷,也已散佚。
   

(本文作者:孙益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