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裴炎
 

裴炎


裴炎,字子隆,生年不详,卒于唐武则天光宅元年(684年)。绛州闻喜人(山西省闻喜县),是唐周鼎革之际以身殉于李唐皇室的著名宰相。
    裴炎为人,旧史称“寡言笑,有奇节”。裴炎出身于当时著名大族“洗马裴”氏家族,其父裴大同,曾任洛交府(陕西省富县)折冲都尉,洛交府是上府,折冲都尉正四品上;弘文馆是设在门下省的贵族子弟学校,学生止30名。无论是四品官员的子弟,还是弘文馆的学生,凡有这种身份的人,按照当时法律都可轻易获取官职,而裴炎却胸怀远大,笃志10年,勤学不倦。史文强调他“尤晓《春秋左氏传》”,自然是指他深明春秋大义,能恪守“君君,臣臣”之道。
裴炎后来举明经及第,初仕濮州(山东省鄄城)司仓参军,以后历御史、起居舍人,黄门侍郎,唐高宗调露二年(680年)入相,为同小书门下三品。
    这时已是唐高宗晚年,裴炎在当朝大臣之中,特别受到信任和倚重。入相的第二年,即永隆二年(681年),由第门侍郎迁侍中,具体主管了中央三省之一门下省。永(阜元年(682年)唐高宗幸东都 (洛阳),田太子李哲守京师(长安),“命炎与刘仁轫、薛元超为辅。”弘道元年(683年)唐高宗患病,裴炎随太子赴东都侍疾,年底唐高宗病重,命太子监国,裴炎“奉诏与黄门侍郎刘齐贤,中书侍郎郭正一并于东宫平章事,”协助太子处理日常政务。唐高宗临终的当天晚上,“召裴炎入,受遣诏辅政。”唐中宗即位,裴炎迁中书令。裴炎在朝廷上的举足轻重,于下例可见一斑:唐朝旧制,宰相议事地点在门下省,号称“政事堂”。裴炎之前的重要宰相如长孙无忌、房玄龄、魏征,虽然各自本官为司空、仆射、太子太师,也都兼知门下省事,至裴炎以中书令为审相,却把政事堂移到中书省,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成例。
  作为顾命大臣的裴炎,对李唐皇室的耿耿忠心是不容怀疑的。但新皇帝一上台,却同他发生了矛盾,而矛盾发展的结果,从事后来看,恐怕也是裴炎始料所不及。唐中宗登基伊始,就要提拔自己的岳父韦玄贞为宰相及授给自己乳母儿子五品官。裴炎认为这不合法统。韦玄贞刚刚由普州参军提为豫州刺史,马上又拜侍中还有那位乳母儿子由白丁拜五品官,别人会怎么看呢?因而固执不肯从命。唐中宗发了怒,议:“我意让国与玄贞,岂不可?何惜侍中邪?”这就更离了谱。裴炎无奈,只好向武则天报告。武则天立即召集百官到亁元殿,命裴炎与中书侍郎刘讳之、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虞勖勒兵入宫,宣太后令,废中宗为庐陵王,扶下殿,幽于别所,另立豫王李旦为皇帝,是为唐睿宗,这样一来,武则天“常御紫宸殿,施惨紫帐临朝”,“政事决于太后,居睿宗于别殿,不得有所预。”
  武则天自永徽六年(665年)立为皇后,惨淡经营30年,至此开始了她真正“圣衷独断”的时代,史称“则天朝”,并进而为改朝换代做准备。“时诸武用事,唐宗室人人自危,众心愤惋。”武则天虽然也向人们解释自己临朝称制的原因是:“皇帝谅暗不言,吵身且代亲政。”但司马昭之心路入皆知,朝廷内外的紧张气氛有增无减。武则天为防患未然,从废太子他贤身上下手,派左金吾将军丘神勣去巴州(四川省巴中县)将他逼死,开了杀戒。
  这一切,裴炎都看在眼里,但这时他已经是追悔莫及。唐高宗所顾主命,是使他辅佐李哲当个好皇帝,确保李家江山万年久长,哪里晓得为一场韦玄贞拜相的冲突,竟至中宗废黜,李氏天下将要落入武家之手。为此,他不能坐枧不问,他要拚死挣扎,春秋大义,人臣气节这时都在他身上显示了作用。
  当武则天听从武承嗣的主意,要追王自己的先祖,立武氏七届时,裴炎起而坚决反对。唐朝是李姓江山,武则天是李家儿媳,拄即封建礼制,另立武家宗庙就是僭越,会威胁到李唐社稷,因此炭炎向武则天说:“太后母仪天下,宜以至公而不应示人以私。”并且摆出血淋淋的历史事实教训武则天:“独不见吕氏事乎!”武则天解释自己和吕后不一样,是追尊死人,存残殊迹,没什么害处。裴炎仍然坚持:“事当防微杜渐,不可长耳!”武则天不悦而罢,暂缓建武氏庙,但仍追尊自己五代祖宗,在文水老家立了祠堂。
  废太子李贤死后,李氏宗室中还有韩王李元嘉和鲁王李灵夔两人比较年长。这两人是唐高祖的儿子,武承嗣和武三思屡次劝说武则天寻机将他们杀掉,“以绝宗室望。”武则天向大臣们提出此事,显然她是想动手的。刘伟之、韦仁约都默不敢言,又是裴炎“独固争”,以为不可,使武则天“愈衔怒”。
  终于,当徐敬业扬州起兵,公开打出反武旗号之后,武则天问对策,裴炎说:“天子年长矣,不豫政,故竖子有辞。令若复子明辟,贼不讨而解。”监察御史崔詧上言:“炎受顾托,身总大权,闻乱不讨,乃请太后归政,此必有异图。”裴炎被捕下狱,由左肃政大夫 {御史大夫)蹇味道和侍御史鱼承晔审鞠。
  裴炎公认是社稷元臣,受遗诏辅政,被捕下狱引起朝廷震动。当时除了凤阁舍人李景湛附和崔詧证炎必反之外,支持裴炎的人还是多数.纳言刘景先和风阁侍郎胡元范,左卫率蒋俨都为裴炎辩护。胡元范说,“炎社稷重臣,有功于国,悉心奉上,天下听知,臣明其不反。”武则天对他们说:“炎反有端,顾卿未知耳。”胡元范、刘景先等说;“若炎反,臣辈亦反矣。”武则天仍讲,“朕知炎反,卿辈不反。一时“文武之间证炎不反者甚众”,在外防御突厥的单于道安抚大使、右卫大将军程务挺也“密表中理之”。武则天一概不纳,斩裴炎子洛阳都亭驿前街,距下狱不过10天功夫。
  裴炎在狱刚烈不屈,有人劝他委屈求全,他不愿折节苟免,说:“宰相下狱,理不可全。”临刑向受株连的亲属诀别说;“兄弟官皆自致,炎无分毫之力,今坐炎流窜,不亦悲乎!”籍没抄家,无儋石之蓄。
  裴炎一案,凡是为他申辩过的官员都受到惩处。宰相刘景先贬占州长史,后被酷吏陷害入狱,自缢而死。凤阁侍郎胡元范流琼州而死。郭侍举罢相后又贬岳州刺史。程务挺被诬“与裴炎、徐敬业潜相接应”,于军中处斩。程务挺是当时名将,领兵防边,“突厥甚惮之,相率遁去,不敢近边。……闻务挺死,所在宴乐相庆”。
  裴炎之死是李武唐周鼎革之际牵动政治全局的一件大案,尤其是与徐敬业扬州起兵在时间上又相契合(扬州起兵10日,裴炎下狱,20日,战事正紧张时,裴炎被处斩),人事—上也不无联系(裴炎外甥薛仲璋参与了扬州起兵),历来为人们意见分歧,争执不一。《新唐书·裴炎传》记载:“豫王虽为帝,未尝省天下事。炎谋乘太后游龙门,以兵执之,还政天下。会久南,太后不出而止。”认为裴炎曾企图发动兵变推翻武则天。《朝野佥载》卷五更记徐敬业准备起兵时,“令骆宾王画计,取裴炎同起事。”骆宾王编歌谣:“一片火,两片火,绯衣小儿当殿坐,”教裴炎庄园小儿和部下童子诵唱,藉以说裴炎与徐敬业合谋,“扬州起兵,炎从内应。”裴炎并有回书给徐敬业,只写“青鹅”二字,武则天解此暗语说:“此青者十二月.鹅字者我自与也。”但是《旧唐书》却不记以上所说裴炎谋兵变或他与徐敬业合谋的事,《通鉴考异》也认为新传与《朝野佥载》的记述,“皆当时构陷炎者所言耳,非其实也。”今人之中,郭沫若认为裴炎是“蓄谋篡取天位”的野心家,在《武则天》剧中将他作为扬州叛乱事件的主要反面人物来刻画。而西北大学的胡戟却不同意这个意见。他认为裴炎是忠于李唐皇室的,和唐高宗、唐睿宗都有很好的关系。裴炎虽曾帮助武则天废掉唐中宗,武则天却并没有把他当心腹看待;裴炎以颐命大臣身份常常顶撞武则天,武则天着芦改朝换代的准备,她不能要裴炎这样的“唐忠臣”,这是裴炎真正的死因。胡峨并且有对各家说法的详细论证,见《隋唐历史文化丛书》中‘武则天本传》。
  裴炎死后,当唐中宗复位诸武仍掌权时,大赦天下,而裴炎仍与徐敬业一样被排除在赦免之列以外。到唐睿宗时,裴炎一案才得到昭雪,并专门下制称赞他:“文明之际,王室多虞,保义朕躬、实著诚节。”同时赠太尉,益州大都督,谥号“忠”。


                                                     (本文作者: 孙益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