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石重贵
 

石重贵


石重贵,生于后梁乾化四年(914年),约卒于北宋乾德二年 (964年),五代太原(今山西太原)人,沙陀族,后晋第二个皇帝。
    石重贵本为后晋高祖石敬瑭的侄儿。其父石敬儒早逝,石敬瑭遂将他收为己子。石重贵少时谨言慎行,质朴纯厚,善好弛马射箭,颇有沙陀祖辈之风,深得石敬瑭厚爱,后唐清泰二年(936年),石敬瑭在晋阳举兵叛唐,后唐大军围攻太原。石重贵或出谋划策,或冒矢拒敌,都受到石敬瑭赞赏。石敬塘借契丹兵挫败后唐军队,离太原赴洛阳夺取帝位,临行前选石重贵留守太原,授以北京留守、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行太原尹,掌河东管内节度观察事。官衔不少,但政绩平平,“未著人望”。尽管如此,因受到叔父倚重青睐,石重贵仍步步高升,到天福七年(942年)石敬瑭死前。石重贵已进封齐王,兼任侍中。
    石敬瑭死后,石重贵承制即位,是为后晋出帝。石重贵在叔父尚有嫡子在世时,能继承大统,其间不乏宫中密谋。石敬瑭生有六子,大多早夭,仅剩幼子石重睿一人。本来石敬瑭在病中托孤与宰臣冯道,意思要冯道辅立石重睿。但他死后,冯道与当时掌握实权的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却擅立石重贵为帝。
    石重贵在位时间不长,前后不过5睥。5年中,生活的浪涛既把他涌上了顶峰,也把他无情地摔到了谷底,成为亡国之君。
    石重贵即位前,后晋的形势并不乐观。契丹凭扶立石敬瑭有功,挟制中原,虎视眈眈,后晋的南面有割据称王的吴越、后蜀;后晋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加之连年的旱、蝗、涝、饥,饿殍遍野,民怨沸腾。后晋的政权内外交困,危机四伏。
    石重贵一即位,就遇到一棘手问题。如何向契丹主耶律德光报告。景延广傲气十足,力主向契丹主称孙不称臣,结果给伺机南下的契丹主提供了机会。恰逢青州节度使杨光远这时外连契丹造反,于是将石敬瑭时与契丹称臣修好,虽屈辱倒还大致和平的局面打破了。与契丹的战争时断时续,一直到后晋的灭亡。开运元年 (944年)正月,契丹前锋赵延寿、赵延昭引5万骑入寇,兵分数路陷贝州,入雁门,长驱直入。石重贵在众将簇拥下亲征。这时他可能感到人祸临头,就遣人致书契丹主,求修旧好。契丹主正志得意满,岂愿中途罢兵。石重贵求和遭到拒绝,只好迎战。在这一年与第二年的抗击契丹的战争中,尽管他指挥无能、用人不当、号令不灵,但赖中原军民的英勇战斗,契丹两次大规模的进攻都被挫败了。
    契丹兵退走,石重贵凯旋还朝,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又过起醉生梦死的生活。他本来就是个声色犬马之徒.视国事为儿戏。石敬瑭尸骨未寒,梓宫在殡,石重贵就纳颇有美色的寡婶冯夫人为妃,并恬不知耻地问左右“我今日作新婿何如”。开运元年,晋军与契丹军战于戚城,他却每天听乐不止。他在宫中听惯了“细声女乐”。亲征以来,只能召左右“浅藩军校,奏三弦胡琴,和以羌笛。击节呜鼓,更舞迭歌,以为娱乐”,所以他常给侍臣们抱怨说“此非音乐也”。宰臣冯道等投其所好,奏请举乐,这时石重贵还算清醒了一点,没有允许。开运二年(945年)三月,后晋与契丹在阳城决战前夕,石重贵仍山外游猎。他不做战守准备,反而大建宫室,装饰后庭,广造器玩。为铺地毯,不惜用织工数百,费时一年。为玩乐尽兴,他对优伶们赏赐无度。在国难当头,百姓饿毙于道的时刻,石重贵还如此挥霍,后果可想而知。
    石重贵在位期间,很少有惠民之举,偶而杀上两个贪官污吏,也是掩人耳目。身为一国之君,朕即国家,应有尽有,但他贪得无厌。为应付战争费用,为满足自己滥耗,他甚至在大蝗大旱之年,还派出恶吏,分道刮民。天福八年(943年)六月,他遣“内外臣僚二十人分往堵道州府率借粟麦,时使巨希旨,立法甚峻,民间碓磑泥封之,隐其数者皆毙之。”而这一月,“诸州郡大蝗,所至草木皆尽。”开运元年(944年)四月,他“命文武官僚三十六人住渚道括率钱帛”。只管自己享受.不管百姓死活,这样的君主怎可避免“覆舟”之命运呢?
    石重贵昏昏噩噩,全靠一群将相扶持,但他所宠信重用之辈,很少有德才兼备,忠心为主之人。石重贵任杜重威为北面行营都招讨使,对此番出征,石重贵充满了狂妄的信心。他在诏书中声称要“先取瀛莫,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可事实再一次嘲弄了他。杜重威在前线投敌,另一将领张彦泽引兵南下,直趋汴梁,腊月十七日.张彦泽大兵压城。包围了皇宫,石重贵无以为计,欲纵火自焚,多亏了近侍一把拉住,他才免为灰烬。张彦泽自作主张,强把石重贵一家迁到开封府派兵把守。
    次年正月初,契丹主到京。石重贵此前巳派儿子石延煦、石延宝奉表、国宝、金印求降,这时欲与太后一起迎接,遭到拒绝。契丹主下制,降石重贵为光禄大夫、检校太尉,封负义侯,封地偏僻,在渤海国界的黄龙府。石重贵一家北行时,有时饭也吃不上,只得杀畜而食。石重贵一行风餐露宿,忍讥挨饿,倍受凌辱,好容易到了黄龙府,契丹国母又召往怀州。怀州在黄龙府西北千余里,石重贵只得重新上路。幸逢契丹内部发生王位之争。新王永康王允许他们暂住辽阳,自此供给稍有保证。后汉乾祐元年(948年),永康王至辽阳,石重贵着白衣纱帽拜之。石重贵有一幼女,永康王之妻兄求之,因年幼谢绝。不几日,永康王就遣人夺走,送给妻兄。乾祐二年(949年),石重贵一家被允在建州(今辽宁朝阳西南)居住。行至中途。石重贵生母安妃病死。到建州后,得地50余顷,石重贵令一行人建造房屋,分田耕种。这年,契丹述律王子又强娶石重贵宠姬赵氏、聂氏而去。石重贵悲愤不巳,但也无奈。
    根据当时人的记载推测,石重贵死于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年),大约50岁。
    堂堂一国之君,落到如此下场,在中国历史上除北宋徽、钦二帝外,复有儿人?石重贵昏庸无能,有时虽有怜民之心显露,曾下罪己诏以平民怨,但终究难拒骄奢淫逸的诱惑,最后不免走上家国皆亡的穷途,令人可悲可叹。

                                                       (本文作者: 杨巨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