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石虎
 

石虎


石虎,字季龙,生于晋惠帝元康五年(295年),卒于晋穆帝永和五年(349年)。上党武乡县(山西榆社县北)人,十六国时后赵皇帝。
    石虎的父亲早逝,从小随母亲生活,由后赵皇帝石勒的父亲抚养,故有人称石虎系石勒之弟。当石勒被拐卖到山东时,石虎随母仍留在山西。此后,由于西晋末年战乱迭起,石虎与石勒失去联系,直到永嘉五年(311年),兄弟二人才得以重新见面。时年,石虎17岁。
    石虎作战英勇,弓马娴熟,弓得石勒赞赏,被封为征虏将军。石虎也因此全力以赴为石勒建立后赵政权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用石虎后来的话说可谓“端拱指授”、“躬当矢石”。
    石勒称赵王后,封石虎为单于元辅,都督禁卫诸军事,加侍中、开府,后又封为中山公。石勒称帝后,任命石虎为太尉,守尚书令,进封中山王,食邑万户。此时,石虎满以为自己功高他人一等,石勒称帝后必能充任大单于,没想到只被封为单于元辅,大单于之职为石勒之子石弘所得,石虎开始对石勒不满,他曾对子石邃说:“成大赵之业者,我也。大单于之望实在于我,而授黄吻婢儿,每一忆此,令人不复能寝食”,并进而产生了石勒死后反叛思想,“待主上晏驾之后,不足复留种也”。后赵延熙元年(333年),石勒死,石虎果然尽杀石勒重臣,并派子石邃率军捉拿石勒太子大雅,只缘担心舆论对自己不利,才扶大雅做愧儡皇帝, 自任丞相,魏王,掌管后赵实权,并将石勒的文武大臣改做丞相闲职,任用自己亲信功将担任要职。然而,石虎并不以此满足,力图称王称帝。
    面对石虎的侵凌,石勒亲属不甘受辱,曾联兵反抗。先是石勒妻刘氏与子彭城王石堪计谋除石虎,以免后赵国落入石虎手中,造成“养虎自残”的悲剧。针对当时石勒旧臣大多受贬在京外,京城旧属又被石虎死死控制难以起事的状况,准备携王室离京到兖州(山东郓城)以癝丘为根据地,扶石勒子南阳王石恢为盟主,宣太后诏令,号召各地牧守联合起兵从京外发动进攻,讨伐石虎。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计划未成,刘氏、石堪被杀。镇守洛阳的石朗和镇守长安的石生闻讯即联兵起来讨伐石虎,亦被石虎所败。东晋咸康元年(335年),在灭掉石勒子弟的反抗后,石虎自立为王,称大赵王,年号建武,将国都从襄国(河北邢台西南)迁到邺(河北临漳县西南)。同年,石虎将大雅及其弟弟、母亲全部杀死,石勒亲属势力消灭殆尽。咸康三年(337年),石虎改称大赵天王,永和五年(349年)改称赵皇帝,最终取代了石勒赵国。
    石虎称帝后,采取了一系列加强统治的措施。首先加强农业生产。十六国时期,北方战乱不断,农业生产遭到破坏,粮食供应成为统治者能否维持统治的关键问题。为此,石虎采取各种方法屯集粮食。他先派官员带领百姓开展屯田,发展农业生产,“使典农中朗将王典率众万余屯田于海滨”,“自幽州东至白狼,大兴屯田”。开展屯田外,还注意屯粮,备赈灾荒。将收集到的粮食,依傍河岸建仓储存,减少百姓转运的劳烦。此外,下令犯罪者可以粮代钺赎刑,并将这些粮食储存起来,等到灾年,下令开仓赈民供种,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如咸康元年(335年)冀州郡遭受冰雹袭击,大秋作物受到极大损害,石虎一面下书自责,一面派御史发水边粮仓的麦子结农民作种子。受害严重地区,农民可以免一年劳役,以便有时间从事田间劳动。同时,针对将刑徒配作劳工大修冶炼、民怨载道的情况,石虎下令“自今罪犯流徒,皆当申奏,不得辄配也。”禁止把罪犯配作大修冶炼,而“京狱见囚,非手杀人,一皆原之。”使一部分囚徒转变为农业生产劳动力,发展粮食生产。此外,为确保生产,石虎仿效历代皇帝,亲自在桑梓园耕籍田,对地方官吏不修田地农桑者予以贬斥。长乐、卫国的守宰就因不开耕地、不修农桑受到贬职的处分。
    在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石虎还注重整顿吏治,进一步推广儒家思想,使之成为统治的思想基础。儒家思想从汉武帝开始成为统治者的正统思想被历代尊崇。十六国政权中仰慕汉学、推荐儒教者不少,石赵政权是其中之一。石勒在位时,曾设置大小学博士,推广儒学。石虎即位,重新设置国子博士、助教,下诏令郡国立《五经》博士,又遣国子博土到洛阳写经,子秘书省校中经,命国子祭酒聂熊注《毂粱春秋》做为学校读本,借以推广儒家思想。
    从三国曹魏开始,吏部选官皆以九品官人法为基础。石虎对之沿用不改,并进一步加强。在他看来,“魏始建九品之制,三年一清定之,虽未尽弘美,亦缙绅之清律,人伦之明镜。”为此,即位之初,他就下令吏部以九品官人法选拔官吏,然后由中书省、门下省宣布名单,被宣布者方可任用为官。诏令同时规定“铨衡不奉行者,御史弹坐以闻。”惩罚那些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的选官之官,保证九品盲人法的严格执行。他罢免舞弊枉法的吏部朗中魏奂为庶人,任用亲信做吏部朗中以整顿吏治。针对当时豪强逞势,贿赂公行的状况,石虎选殿中御史李矩为御史中丞,整顿豪强百官。对皇亲国戚的违法行为,石虎亦予以惩治。燕公石斌整日沉溺在狂饮田猜中,对边疆防卫置之不理,石虎得知此事大怒,杖打石斌,并派主书礼仪监管之。石斌不满礼仪的监管,杀死礼仪,石虎即派尚书张离追拿石斌,鞭笞300下,免官归第,同时诛杀石斌亲信10多人。义阳公石鉴镇守关中,加重赋税和劳役,关中百姓怨声载道。石虎闻知后,将石鉴调回京城,另调石苞镇守长安,以安关中民心。经过整顿,吏治有所好转,贪官污吏横行霸道的局面有所改变,连石虎自己也有感触, “朕闻良臣如猛兽,高步通衢而豺狼避路,信矣哉。”
    十六国时期,各国战争不断。石虎即位,首先出兵北线进攻辽西鲜卑段辽。他封王华为渡海将军,桃豹为横海将军从诲路率 10万军队,陆路由龙骧大将军支雄。冠军将军姚弋统步兵1O万做前锋,海陆两路进攻段辽,石虎本人领军做后援。陆路支雄军长驱入蓟,段辽渔阳(河北蓟县西南)太守马鲍,代(河北蔚县)相张牧、北平(河北遵化)相阳裕、上谷(河北怀来)相侯龛等 40余城首领相率投降石虎,段辽逃奔密云山。其左右长史刘群等封府库投降石虎。石虎军乘胜追杀,抓获段辽母妻,斩辽军3千人,段辽单骑逃走。后派子乞特真上表及名马表示臣服。石虎获胜后,将段辽的3千万户迁到内地的雍、司、兖、豫4州,从中选拔了一些有才能的人为官,充实了石赵政权实力。派抚军李农为使持节监督辽西北平军事、守卫东北门户。
    在南线,石虎派夔安为征讨大都督,领兵7万进攻东晋的荆扬。其中石闵军和朱保军分别击败晋军。张贺度军攻陷邾城(湖北黄冈县),晋将黄冲、历阳太守郑进领兵投降,夔安掠东普民户7万而还。经过南征北战,石虎的势力不断加强,后赵国的疆界也不断扩大,鼎盛时有“十州之地”。
石虎即帝位后,以太子石邃处理尚书上奏之类的一般事务,自己负责选派牧守、祀郊庙、决定征战、刑断等。石邃掌管政务后,整日沉溺于荒淫酒色,骄横无道,游荡田猎。石邃负责处理的尚书奏事因不合石虎心愿,受到石虎的责骂、杖捶,一月之内就有3次。石邃由此非常愤恨,秘谋杀石虎。他曾对中庶子李颜说过要行冒顿之事,让李彦与他同举。此事被石虎发觉,石邃遭到杀生之祸,全家26人,官臣200余人同时被杀。此后,石虎将石宣立为太子。
    石虎生性残忍,发家前,不仅用残酷的手段先后杀死两位妻子,即使在军队中如果遇到与他一样强健的战士,他会以打猎戏斗为由,借机将对手杀死,以解心头之快,战斗中,对俘获的俘虏,不分好坏,不分男女,一律坑杀,很少有俘虏生还。称帝后,本性不改,穷奢极欲,劳民伤财,大肆营建宫殿,百姓的劳役负担超过任何—代。石虎将都城迁到邺后,又特地派人到洛阳将九龙、钟赓、翁仲、铜驼、飞廉转运到邺装点宫殿。在邺城,石虎又修建台观40多所,又营建长安、洛阳的宫殿,两地服役的人有40多万。为征讨前燕,石虎令司、冀、青、徐、幽、并、雍兼已免除徭役之家五丁取三、四丁取二;为了征讨战争,石虎又命黄河以南四州之内的人民准备南下进攻的装备,要求并、朔,秦、雍准备向西攻讨的物质。各州为石虎征战造兵器的就有50万人,近100万人口脱离农业在外为石虎服劳役、军役,剩下只有 3/10的人口在从事农桑生产。征发来的百姓,动辄遭到杀生之祸。据载,在征调做船夫的17万人中,就有1/3遭杀害。石虎在邺城北修筑华林园,园长10里,为加速工程,监工督百姓深夜举烛劳作,遇暴雨,劳作的百姓死万余人,又凿城墙引水入华林园,城墙崩塌,压死100多人。
    征调劳役、军役之外,石虎又强令百姓五人出车1乘、牛2头、米15斛、绢10匹,为征战备物,如有违令不征者, 以斩论处。在此严酷统治下,百姓只好卖子以充征调,不足者就亲自应征调。沉重的劳役、征调负担,造成石赵国道路上“死者相望”的凄凉境象。 劳动者在死亡线上挣扎,统治者却是荒淫无度。石虎曾在襄国造太武殿。殿基高2丈8尺,东西75步,南北65步,全殿饰以漆瓦、金铛、银楹、金柱、珠帘、玉壁,极尽华丽之能是。为打猎需要,石虎派司虞中朗将贾霸率工匠4千人,在东平的罔山造猎车千乘。这种猎车辕长3丈,高1丈8尺,置高1丈7尺;同时造格兽车4O乘,车上又加建2层楼。猎场南起荣阳、东到阳都,派有御史管理,不允许百姓打猎场内的禽兽,如有违者,罪至大辟。御史又仗势欺人,擅弄威权。民间有美女、好的牛马,如求之不得,就诬谄其犯猎兽罪而遭大辟,百姓死者无数。而虎还滥增女官二十四等,东官设官十二等,公侯诸国70有余,设女官九等。民间20岁以下,13岁以上的3万多女子被征,分为三等之弟配给官吏。郡县官吏又仗御旨,夺人之妻9千余人,致使些不甘受欺的妇女不得不自杀亡身。统治者穷奢极欲,百姓聊无生路,石赵围阶级矛盾空前激化。
    阶级矛盾激化的同时,石赵统治阶级内部也发生内讧。最早时,太子石宣采纳右仆射张离建议,削减诸侯兵员收归自己统领。这一举动引起诸王的不满,内讧由此萌生。
    先是,石虎派太子石宣与石宣弟石韬轮流审阅尚书奏事,审决生杀之事和任免官吏事项,不必启奏。司徒申钟劝谏石虎,认为任免官吏、决定刑罚是国家的重大决策,不该委托他人,太子虽为国家皇储,也不应干涉政治,而且二政分权,祸必从中来。他又以石邃主事谏石虎,宠任不道之人,必害国害民。对此建议,石虎不予置理,仍用石宣。石韬轮流视政。石宣自以为自己是太子,不愿石韬与己地位等同,加之石韬自建宣光殿,规模宏大,仅梁长就达9丈,石宣见此异常愤怒,认为这是石韬借建殿压他这个太子,遂令人杀死工匠,截去大梁。后石韬又将梁加长到10丈,石宣得知,气愤异常,他以石韬的国邑作酬报派人杀石韬,并侍机杀石虎夺权。结果阴谋败露,石虎杀死石宣妻室子弟29人,部下300人,宦者50人全部被车裂支解,东宫卫士谪配梁州。这些人行至雍城(陕西凤翔县南),高力督梁犊率众起义,秦雍间城戍无不摧陷,起义队伍直入长安,人员增到10万。石虎急派李农带军镇压但被打败,只得起用羌族姚弋仲和氐族苻洪部才镇压了起义。
    激烈的阶级矛盾、残酷的宫庭斗争,使石虎只能在惊恐不安中度日,终于在晋穆帝永和五年(349年)因愁恐而死,终年54岁。
    石虎虽是十六国时期有名的暴君。但他同时又采取一些措施巩固政权,如粮食储备政策、九品选官制,对吏治的整顿等一系列措施又缓和了矛盾,使其能在北方战乱的局面下维持住一段时期的统治。
   

(本文作者:王霄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