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孙绰
 

孙绰


孙绰,字兴公。生于东晋元帝太兴三年(320年),卒于东晋孝武帝太元二年(377年)。太原中都(今山西平遥)人。东晋时期较著名的文人。
    孙绰祖父孙楚,在西晋时以才藻超卓显名。晋室东渡,孙氏一门遂移江左。至孙绰,定居于会稽(今浙江绍兴市)。会稽是东晋世家大族聚居之地,又是名士逸隐忧游恬息之所,所以,孙绰在青年时期,就结识了当时的不少名士。他“博学善属文”,也有很多名士喜欢与他结交。当时的名士许询、隐居于余杭的高僧支遁,以及才人义士范荣期,都是他的好友。这一时期,他“游放山水”,似乎没有做官的念头。他的山涛的为人处事很卑视,说山涛做官不象做官,隐居又不象隐居,真是不可理解。他崇尚老子、庄子清静寡欲的思想,仰慕隐士生活。在会稽的10年中,也确实是在清谈,游山赏景中渡过的。正象他在《遂初赋》的序言中所说: “余少墓老庄之道,仰其风流久矣。……乃经始东山,建五亩之宅,带长阜,依茂林孰与坐华幕击钟鼓者同年而语其乐哉!
    在东晋世大夫中,把崇尚老庄看作一时风流,是—种显贵尚雅的象征。孙绰常自称出身微寒,以与士大夫结交为自己的荣幸,以此提高自己的身望和地位。所以一旦有机会,他便投入了官场之中。
    东晋成帝咸和四年(329年)三月,出身会稽的庚亮被任为征西将军,庚亮看中孙绰的才华,便召至幕府,参谋军事。后又补任章安县令,升为尚书郎。东晋康帝建元元年(343年),庚亮病死,孙绰又先后到庚亮临终前举荐的杨州刺史殷浩、右将军王羲之的府中任僚佐,后转任永嘉太守,升为散骑常侍,著作郎等职,直到病逝。
    与东晋士大夫的多数人一样,孙绰也乐于东晋小王朝偏安江东,不求进取。从晋穆帝永和七年(351年)十二月,大将桓温伐蜀后,开始北伐,到晋哀帝隆和初年,已经逐渐收复黄河以南的大片失地。在这种情况下,桓温主张迁都洛阳,以利北伐的进展。他在给朝廷的上表中要求: “自永嘉之乱播流江表者,请一切北徙,以实河南,资其旧业,及其土字”。尽管在当时来看,迁都洛阳的现实条件还不具备,但这个意见还是积极的,代表了东晋一部人收复失地,重建家园的愿望。已经偏安苟生的东晋小朝廷,自然不同意这个建议。孙绰站在偏安派的立场上,上奏章反对。他在奏章中说,建都东南,可以依赖长江划而守之,这是保小固存的办法。一旦迁都洛阳,就会使“百姓震骇、同怀危惧’。只能是“舍安乐之国,适习乱之乡,出必安之地,就累卵之危。”充分暴露出偏安苟且的心情。自然,在这封奏章中,他也谈到,最好的办法是派遣大将,常镇洛阳, “躬行汉文简朴之至,去小惠、节游费、审官人,练甲兵,以养士灭寇为先。”但在事实上,朝廷以及类似他这样的苟安派,连收复中原的勇气都没有,还奢谈什么练甲兵的事呢!因此,桓温看了他的奏章后,十分气愤,对其僚佐说:“致意兴公,何不寻君《遂初赋》,知人家国事邪!”因为《遂初赋》是孙绰述说自己隐居世外思想的作品,桓温以此讽刺孙绰,说孙绰与其吞而吐之地讲一番道理,还不如象写《遂初赋》那样,直接说明自己苟且生活的心情。
    在文学史上,把孙绰称为玄言派诗人。 他的诗流传至今的不多,仅在残存的《文馆词林》和《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里保存了几首。仅从这些诗里,可以看到他谈玄道佛的格调。如:
大朴无象,钻之者鲜。玄风虽存,微言靡演。邈矣哲人,测深钩缅。谁谓道远,得之无远。……
    ——赠温峤
    仰观大造,俯览时物。机过患生,吉凶相拂。智以利昏,识由情屈。野有寒枯,朝有炎郁。失则震惊,何必充诎。……
    ——答许询
    仅从这些诗中,我们便可以领略到浓厚的玄言哲理味道。正象刘大杰所说,这些诗, “除了叙述哲理外,还要勉力拟古,于是都变成一种歌诀和偈语了”。钟嵘在《诗品·序》中也曾经说,
“永嘉时,贵黄、老,稍尚虚谈。于时篇什理过其辞, 淡平寡味。爱及江表,微波尚传,孙绰,许询。桓、庾诸公诗皆平典,似《道德论》。”余嘉锡也认为,《文选》里所以不录孙绰等人的诗,是因为“鄙其浮浅”。这些评论都有一定道理。
    孙绰的赋,具有代表性的是收录于《文选》中的《天台山赋》。这篇赋,也极力地表现出他的“投刃皆虚, 目牛全无”的虚无思想。但词语工整佳丽,景物描写刻画也十分精细,不愧为千古传颂的佳作。
    作为一时文坛领袖,孙绰对魏晋文学家多有评品,如他对潘岳和陆机的文章,就说过: “潘文烂若披锦,无处不善,陆文若排沙简金,往往见宝”。“潘文浅而净,陆文深而芜”等等。这些评论虽未必十分恰切,但也代表了当时文学界的普遍看法。亦可窥见他的一些文学主张。
    孙绰作为当时的文宗,名士,有着广泛的社会交往,仅从《世说新语》里看,记述他与各方人士交往的故事就有30多条。在他交结的人中,有官僚士大夫,有文人学士、有隐者,还有更多的名僧。因此,他除了从事文学创作外,还为当时的一些高僧、隐士写了小传。据记载,他除了文集25卷外,还有《至人高士传赞》 2卷,《列仙传赞》3卷。今天散见于—些书中。只是,正当时门阀世族观念十分流行的情况下,孙绰还是受到一些高门著姓的鄙薄。据《世说新语》记载,孙绰的上司庚亮死了以后,他曾经写过一篇祭文,其中多寄托哀思之情。后来拿给庚亮的儿子去看,庚亮的儿子就很不客气地对他说: “我父亲与你不见得有如此厚的交情。”让他把这篇文章拿回去。言下之意,是说孙绰想借此抬高自己的地位。所以当时有人就说孙绰的人品不佳。
    无论如何,孙绰居当时文士之冠,在文学发展上是有贡献的。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