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拓跋珪
 

拓跋珪


拓跋珪,生于晋咸安元年(371年),卒于晋义熙五年(409年)。鲜卑族人。北魏开国皇帝。 拓跋珪出生在参合陂北(内蒙占凉域县西北50里石匣子沟),祖父是拓跋代国的建立者昭成皇帝什翼犍,故幼年生活在皇宫中。拓跋珪6岁时(376年),前秦皇帝苻坚率兵进攻代国,什翼犍被子杀死,所部众叛亲离,代国灭亡。拓跋珪臣属独孤部,开始早期流亡生活。此时;拓跋珪虽年幼,但性格刚强,连刘库仁也认为他是“光复洪业,光扬祖宗者。”对他始终怀有戒心。等到刘显继父亲刘库仁任将统领北方诸部后不久即准备除掉拓跋珪。后因商人王霸通风报信,拓跋珪方才幸免于难,继续过流亡生活。
    淝水之战后,前秦政权颠覆,北方短暂的统—为分裂割据所取代。拓跋珪乘势纠集诸部,于东晋孝武帝太元十一年(386年)—月在牛川(内蒙古锡拉木林河)召开部落大会,即代王位。下设南北部大人统领诸部,并班爵叙勋,确立统治阶层。同年四月,拓跋珪称魏王,定年号为登国,改国号为魏。是为北魏。
    拓跋珪即代王位时,整个塞上还处在分裂状态,护佛侯部和乙弗部就脱离北魏而去。为了稳固地位,统领各部,成为塞上一支强大势力,拓跋珪即位后就开始了巩固势力、扩大地盘的斗争。首先,依靠前燕国的支持,击败了刘显部和窟咄的入侵,使北魏南部边境得以安定。此后,拓跋珪由守转攻,开始北征西讨。登国三年(388年)五月,大破库莫奚部,保证了北部安定。同年,拓跋珪率军西征,先攻解如部,又大破叱突隣部和高车诸部,在前燕军支持下进攻贺兰、纥突隣、纥奚等部落,迫使纥奚部大人库寒和纥突隣部大人屈地鞭率部归附拓跋珪。至此,西部部落对北魏政权的威胁基本解除,北魏的主要敌人就剩下刘卫辰了。登国六年(391年),刘卫辰派子直力鞮进犯北魏,拓跋珪率军迎击,直打到五原(包头市西北),大败直力鞮军。后再败并生擒直力鞮,获刘卫辰尸,枭首示众。拓跋珪至此成为塞外唯一的强大部落。
    北魏政权得以初步巩固后,拓跋珪开始向外扩张,图谋统一中国北方的大业。他的第一个进攻目标就是邻国后燕。后燕皇帝慕容垂是拓跋珪的外公,曾支持拓跋珪攻打塞外诸部。随着拓跋珪势力的日渐强大,墓容垂日感不安。看到拓跋珪已对后燕构成威胁,加之慕容垂曾以帮助攻打塞外诸部有功向拓跋珪索求良马遭到拒绝,对拓跋珪日益不满,图谋削弱其势力。拓跋珪这此时亦把后茄视为其扩张势力的绊脚石,决心将之搬掉,双方矛盾加滨。登国六年(391年),慕容垂首先派其子墓容贺麟在赤城大举进攻归附北魏的贺讷部,拓跋珪即时派兵救援,迫使慕容贺麟撤兵离去。4年后,慕容垂又令其子慕容宝率兵进占北魏属地五原,在当地造船收谷。拓跋珪则采取避其锋芒、疲其兵力、集中精力歼灭之的战略,一面向后秦王姚兴征兵,扩大兵力;一面率大部队转移到河南(今内蒙古伊克昭盟)等待时机出击。同年十月,慕容宝因出兵5个月末达与北魏主力决一死战的目的,反而造成自己兵士疲惫,士气低落,加之塞外严寒冰冷,被迫撤兵。拓跋珪乘击率精骑 2万穷追至参合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尚未清醒的后燕军中,后燕军大败,死伤万数,文武将吏数千人被生擒,仅慕容宝单骑逃走。拓跋珪坑杀了全部俘获的后燕将士,后燕国力因此大衰。
    皇始元年(396年),慕容垂在再度进攻北魏的途中病死,慕容宝继帝位。拓跋珪利用后燕丧帝不稳之机亲率北魏4O万大军大举进攻后燕,很快占领上谷、并州二郡。后燕重地只剩中山(今定县)、邺(今河北临漳县西南)、信都(今河北冀县)3城未被攻占。拓跋珪针对慕容宝坐守中山、固守城池,不易急攻的情况,为避免人员的重大伤亡,采取围而不攻,引蛇出洞、各个歼灭的策略。他先以重兵围困邺和信都,撤去中山城围,等慕容宝派人出城抢粮,造成后燕国人心涣散时,乘势进攻,以便取胜。果然,信都守将张骧和徐超率众举城投降。慕容宝得到消息后,撤出中山城屯居呼沱水,重新招募军队,力图与拓跋珪决一死战。拓跋珪亦率军紧追不放,进驻巨鹿(河北平乡西南)的佰肆坞,双方在此展开激战。起初,后燕军先发制人,乘夜攻入北魏军营,直捣拓跋珪行宫,北魏军一时惊慌失措,后经拓跋珪击鼓整顿方才稳定下来。拓跋珪令外围军士高举火把,保卫阵地,然后派骑兵冲击后燕军,后燕军很快溃散,被斩首者达万余人,俘获将领4千多人,慕容宝逃归中山,北魏尽得其辎重。不久,后燕将军李沈、王次多、张超等先后投降拓跋珪。慕容宝眼见大势已去,加之担心先期逃出中山的弟弟慕容贺麟占据旧都和龙,不得已率其妻子、宗族数千人北奔和龙。
    慕容宝逃跑后,中山城内立慕容普鳞为主。不久,慕容普鳞又被先期逃出中山而复入城中的慕容贺麟杀死,加之粮草缺乏,人心浮动。为转移矛盾,慕容贺麟亲率2万军队出中山到新市抢掠,拓跋珪领兵追击,急攻慕容贺鳞,后燕军大败,被斩首者9千余人,慕容贺麟单骑逃走,到邺后被慕容德所杀。后燕公卿、将吏2万余人投降北魏,中山城终落拓跋珪之手。拓跋珪扩张的信心大增,遂长驱直入中原,攻取晋阳、邺等名都重镇,尽有今河北、山西二省之地。
在向外进攻的同时,拓跋珪还平定了内乱。他先于皇始二年 (397年)二月派安远将军庚岳出兵平定在佰肆之役归降的贺兰部帅附力眷、纥突隣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的联合反叛;继而在天兴元年(398年)四月,先后镇压了在冀州督租的右军将军尹国,离石的匈奴族首领呼廷铁,西河的匈奴族首领张崇,广平太守、辽西公元意烈等的谋反。此外也镇压了渔阳(今北京市密云县西南)乌丸族民众在库 官韬领导下发动的反魏起义。
    天兴元午(398年)七月,拓跋珪定都平城(山西大同市东北),营造宫室,建筑宗庙,设立社稷。十二月又亲临天文殿,太尉、司徒进玺绶,百官群臣齐呼万岁,正式即皇帝位,同时改年号为天兴,史称道武帝。
    拓跋珪称帝后,除于天兴二年(399年)亲率三路大军北向出击大破高车诸部,解除北部边境的威胁以外,随着国内局势的稳定,基本没有再发动大的军事行动,注意力集中转向国家建设。早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后来连续不断的征战,使他遂渐学会总结经验教训,吸收前车之鉴,学习他族长处,谋求更佳治国之道,深切体会“诚思成败之理,察治乱之由,鉴殷周之失,革秦汉之弊,则几于治矣。”因而从立国之初,他就大量任用汉人士族,接受汉族先进文化,把北魏逐步引导到封建化的道路上。
    拓跋珪首先建立起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体制。天兴元年(398年)定都平城后,仿照汉制建宗庙、社稷,并诏令董谧制定出一整套封建的祭祖、祭庙、朝拜皇帝及其他方面的礼仪制度;同时依从汉士族出身的崔玄伯的提议,认为北魏统治得阴阳家终始五德说中的土德,土色黄,故北魏的礼服皆用黄色;又由三公朗中王德定律令、申科禁;太史令晁崇造浑仪、考天象,使国家机构逐步完善起来并纳入封建化轨道。同时,拓跋珪意识到要保征其政权的稳定性,必须使鲜卑贵族封建化。故而,立国之初就推行爵位制, “班爵叙勋”,令邓渊建立爵品,爵位分公、侯、伯、子、男五等,鲜卑贵族按爵位受封邑,享受衣食租税利益。五等爵制的推行,使鲜卑贵族成为封建士族地主,与汉族士族相高下,打破“华夷有别”观念,造成鲜汉一体的统治局面。
    拓跋珪为建立封建制度,早在皇始年间(396—398年)初建台省时,就令尚书以下的官吏由文人充任。《魏书》记载“(道武)帝初拓中原,留心慰纳。诸士大夫诣军门者,无少长皆引入赐见,存问周悉,人得自尽。苟有微能,咸蒙叙用。”拓跋珪一面任用文人统治,一面加强对官员的督察。拓跋珪称帝以后,令王德约定科令,严惩违法官吏。天兴元年(398年)迁都平城不久,即派使者到郡县巡察,发现不守法的官吏即行上报,由拓跋珪亲自审该处理。天兴三年(400年),拓跋珪又派官巡行州郡,察举不法。次年(401年),拓跋珪继续任命官吏下郡巡察,对不守法的官吏予以惩治。镇西大将军、司隶校尉。毗陵王顺就囚犯法,被削官。
   拓跋珪注意文化教育,以儒家文化作为统治工具。出于统治需要,他以春秋之义作为受命而王的理论根据,千方百计扩大儒家思想的传播和培养儒家思想人才。称帝的次年,他就诏令设立《五经》博士,增加国子太学学生3千人。天兴四年(401年),又集博士、儒生比较堵经文,义类相从,编成4万多字的《众文经》,深入传播儒家思想,使之成为拓跋珪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的思想和理论基础。
    北方社会经过十六国时期的社会大动荡,人民流离失所,土地大片荒芜。拓跋珪即位后,就设法稳定民心,将人民安置于上地上,发展农业生产。进入中原后,又采取“息众课农”政策,让原属游牧的民族定居下来,弃牧从农,扩大农业生产、增加国库收入。到登国初年,进一步规定“散诸部落,始同为编民”,解散原来的部落,使部民分别定居于一定的土地上,纵为酋长也不例外,使其失掉原来的部落,使拓跋鲜卑逐渐完成由游牧生活向农耕生活的过渡,社会发展逐渐转入封建社会。
    农耕生活的出现,农业生产变得日益重要起来,拓跋珪对发展农业的重视也日益加强。登国九年(394年),拓跋禬派东平公元仪在黄河以北的五原到棝阳塞外建立屯田,解决官粮。平定中山城后,拓跋珪在归平城途中,将山东6州百姓及徒伺、高丽等族26万人,加上百工伎巧10余万人一起迁到平城安居落业,发给耕牛,实行计口授田。此外在京畿外实行课田制,派官向农民征收旧赋。正如《魏书·食货志》所言“天兴初,制定京邑,东至代郡,西极善无,南极阴馆,北尽参合,为畿内之田。其外四方四维,置八部帅以监之,劝课农耕,量校收入,以为殿最。”拓跋珪在京城实行的计口授田和在畿外实行的课田制实际上就是后来高祖孝文帝推行均田制的起源。
为了维护刚刚建立的北魏政权,拓跋珪推行大族豪强迁离本土的政策,令各地豪强脱离开依附的土地和民众,使他们失去反抗的人力和物力基础,天兴元年(398年),他一次就将6州22郡的守宰、豪杰、吏民2千家迁到平城,一方面是为了充实平城,另一方面就是置最易叛乱的人于北魏政府势力控制之下。这一政策为北魏以后历代皇帝所继承。
    拓跋珪建立北魏时,关中还有羌族建立的后秦政权,南方有东晋政权,北方还有蠕蠕的威胁。拓跋珪一面理国,一面安边。天兴五年(402年),后秦姚兴派其弟姚平领军4万进攻北魏,攻陷平阳(山西临汾西南)。拓跋珪以毗陵王顺,长孙肥等领军做前锋,自己亲率军做后盾反击后秦进攻,将姚平包围在乾壁 (山西襄陵县东南),双方展开激战,后秦军大败,姚平投降。北魏俘虏后秦尚书右仆射狄伯支以下、四品将军以上的官僚40多人,俘后秦军士3万多人。当时,北魏将领想乘胜攻取后秦占领的蒲坂(永挤县),拓跋珪担心北境受敌,没有继续进兵,统一北方的任务由其后代拓跋焘完成。对于南方的东晋政权,拓跋珪也有意进兵。天兴六年(403年)就治军整兵,准备进攻江准地区,但终因国力不足,未能成行。终北魏一代,南北基本处于对峙状态。
    就在拓跋珪安邦定国初见成效、准备大展宏图时,于天赐六年(409年)病逝于平城,年仅39岁。作为北魏国的开国皇帝,拓跋珪为建立北魏国北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建国后,又采取—系列措施,从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使北魏国走上封建化的道路奠定了基础。
 

                                                       (本文作者:王霄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