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拓跋焘
 

拓跋焘


拓跋焘,一名佛狸,生于北魏道武帝天赐五年(408年),卒于正平二年(412年)。鲜卑族,北魏的杰出皇帝。拓跋焘出生在平城(今山西大同),泰常七年(422年)四月封为泰平王,五月奉诏摄政。泰常八年十一月,明元帝死,拓跋焘继位,时年16岁。正平二年三月为宦官令爱所杀,享年45岁。谥太武皇帝,庙号世祖。
拓跋焘在位30年,其主要功绩在于使分裂割据的北方重归统一,使北魏成为与南朝刘宋对峙的强大政权。东晋武帝太元八年 (383年),前秦发动的企图消灭东晋,统一全国的“淝水之战”失败后,原来在前秦统治下的各族上层人物,纷纷建立自己的政权,从而使北方再度陷入分裂混乱之中。从太元九年(384年)至东晋安帝义熙五年409年),仅仅26年,北方就先后建立了12个政权。这些由汉族和鲜卑、匈奴、羌、氐等族贵族建立的政权内部,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和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十分复杂尖锐。因此,各割据政权的统治基础都十分脆弱。另外,在分裂情况下,各割据政权之间的兼并和混战,连续不断,给北方各族人民带来无穷灾难,使社会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在这样的条件下,结束分裂状态,实现统一,是社会生产恢复和发展的需要,是各族人民的迫切愿望。北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道武帝、明元帝两代近40年的努力,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
    拓跋焘继位的时候,北方各割据政权,经过相互吞并,只剩下北凉、北燕、夏和西秦了。拓跋焘凭借其祖父、父亲创业,发展的基础,大展宏图,通过征战,于神 四年(431年)灭夏(在此之前,夏已灭西秦),太延二年(436年)灭北燕,太延五年灭北凉,使西晋灭亡后纷纷扰扰120余年的北方,复归统一。
    从全国的政治形势来看,在我国广阔的幅员之内,除分裂着的北方之外,南方为刘宋统治,广袤的蒙古大草原上雄踞着强大的柔然。这种地理和政治格局,使北魏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地位。因此,拓跋焘在削平北方割据政权的同时,也要对付刘宋和柔然的威胁。柔然对北魏的威胁最大。早在道武帝拓跋珪复国之初,柔然已成为蒙古草原的强大势力。道武帝明元帝在位期间,柔然就不断派骑兵南下骚扰,甚至威胁到北魏都城平城的安全。拓跋焘统一北方过程中,柔然一方面继续不断派骑兵南下骚扰,一方面加强和后秦、北燕、刘宋联合,与北魏对抗。拓跋焘为了解除柔然的威胁,从光始元年(424年),至太平真君十午(449年)25年间,多次车驾亲征,深入漠北,终于使柔然“怖成北窜,不敢复南”,“边疆息警矣”。
    拓跋焘在位期间,正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元嘉时期(424— 453年)。刘义隆注意发展生产,稳定社会秩序, 被封建史学家誉为“元嘉之政”。在与北魏对峙的格局下,刘义隆虽无消灭北魏,统一全国的雄心,但却有“恢复河南之志”。他时刻图谋收复明元帝时抢占的刘宋的洛阳、虎牢等镇,和青、兖等州。刘义隆除与夏、北燕、柔然等联合,对北魏形成政治上的压力外,并于元嘉七年(430年)、八年,先后派到彦之、枟道济等北伐,元嘉二十七年,派王玄谟等北讨,结果都失败了。拓跋焘对刘义隆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特别是太平真君十一年(450年),拓跋焘为了反击宋军,于九月亲率60万大军,分道长驱南下,于十二月兵临大江,驻军瓜步(今江苏六合县东南)。之后,魏军虽然很快主动北撤,但对刘宋的打击是沉重的。刘宋江北之民归降北魏者以数十万计;刘宋的南兖、徐、兖、豫,青、冀六州,更遭到极大的破坏。“自是道里萧条,元嘉之政衰矣”。拓跋焘对柔然、刘宋的军事胜利,使北魏更加强大,统一更为巩固。
    拓跋焘取得北挫柔然,南败刘宋,消灭中原割据势力的胜利,除凭惜其祖父,父亲给创立的基础外,他自己采取了一系列正确的军事、经济、政治措施,更是重要因素。
    拓跋焘特别重视军队建设。蒙古大草原的游牧射猎生活,锻炼了鲜卑人健壮的体魄,剽悍的性格和高超的骑射技艺。军队,特别是骑兵,是北魏克敌致胜的重要工具。拓跋焘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屡下诏令,申明纪律。他对战争中“尽忠竭节”,“蹈锋履难”的将士,或升官进爵,或赏赐以人口、牲畜及金银、古玩、缯帛等物质;对违犯军纪者,则给予严惩,虽亲贵重臣,也不宽贷。如鲜卑贵族丘堆,明元帝时以军功封侯,拓跋焘时封公。神 元年(428年),他与司空奚厅奉命率军退出夏国王之弟赫连定时,当他听到奚厅兵败被俘消息,竞弃兵而走。拓跋焘下令将临危脱逃的丘堆斩首。太平真君五年(444年),中山王辰、内都座大官薛辨、尚书奚眷等八将,“坐击柔然后期,靳于都南”。尚书令刘洁,因矫诏改易讨伐柔然诸将的会期,致“柔然远遁,追之不及”,加之犯受贿等罪,拓跋焘下令“夷其三族”。太平真君八年(447年),扶风公元处真等八将,在镇压吴盖起义的战争中,“盗没军资,所在掳掠,赃各千万,井斩之”。拓跋焘很好地使用了其掌握韵赏罚之权,整肃了军纪。另外,拓跋焘本人,在战争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英勇精神,对激励将士奋勇杀敌,保证战斗胜利也起了积极作用。如始光四年(427年),拓跋焘亲率三万轻骑,突击夏国都城统万。他与将士一道,顶着风沙,强忍饥渴,和夏军恶战于统万城外。他曾因马蹶而坠地,上马后仍继续战斗,速杀夏将十余人。后又“身中流矢”,但他仍然“奋击不辍”。由于拓跋焘领导的军队纪律严明,在战斗中又能身先士卒,“是以人思效命,所向无前。”
    拓跋焘即位后,雄心勃勃,南征北战,主要是通过战争手段来解决对立政权间的矛盾。但拓跋焘不是一个鲁莽的武夫,而是—个善于审时度势的有策略思想的政治家,军事家。他在采取战争手段的同时,根据形势,也力争通过通使、贡赐、联姻,缓和与敌对政权间的矛盾,建立友好关系。拓跋焘统治的30年间,北魏和柔然、刘宋、夏,北燕、北凉,互通使节,相互贡赐财物的事实不胜枚举。相互联姻,也不乏其例。如神 元年(428年),拓跋焘把俘虏的夏国主赫连昌迎至首都平城,不仅供奉丰厚,封爵为王,并以其妹始平公主妻之。在此之前,拓跋焘已纳夏主昌的三个妹妹为贵圮,并立其一妹为皇后。延和二年(433年),拓跋焘派使臣册封北凉主沮渠牧键为王,并以妹武威公主妻之,纳北凉主之妹为昭仪。延和三年,拓跋焘以海西公主嫁柔然汗吴提,并纳其妹为夫人。太平真君十一年,拓跋焘率军伐宋,直抵瓜步。在胜利形势下,他主动遣使求和、请婚。他以其孙示宋使曰:“吾远来至此,非欲为功名,实欲继好息民,永结缘援。宋若能以女妻此孙,我以女妻武陵王,自今匹马不复南顾。”表示了他要通过联姻,建立友好关系的愿望。当然拓跋焘采用联姻、通使、贡赐等手段的动机,并不是很纯正的。但在战乱年代,即使是短期的和平,对恢复社会生产,减轻人民痛苦都是有好处的。拓跋焘为了完成统一大业,能有效地使用战争和和平手段,足见他是拓跋焘对经济,思想文化建设也很重视。他说:“财者,军国之本”。他懂得物质财富是关系到战争胜负,政权存亡的大事。《魏书》记载:“世祖继位,开拓四海,以五方之民各有其性,故倍其教不改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纳其方贡以充仓廪,收其货物以实库藏,又于岁时取鸟兽之登于俎用者以牣膳府。“他根据其统治区民族众多,生产方式不一等情况,坚持实行不改变各族人民传统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的政策。既重视汉族人民农业生产,也重视少数民族的畜牧射猎习惯。通过发展农牧业生产,征收人民租调,接受各族朝贡和通过战争掠夺等手段来增加物质财富,保证军国费用。
    太延五年(439年),拓跋焘采纳高允“广田积谷”的建议汉,下令“悉除田禁,以赋百姓”。太平真君五年(444年),他采纳古弼建议,削减上谷苑囿之半为民田。太平真君末年,太子拓跋晃监国,推行有牛和无牛人户换工种田做法,“垦田大为增辟”。农业随着耕田数量扩大而大大增产。始光三年(426年),拓跋焘诏罢众多的杂营户隶属郡县,增加了纳税人户。另外,拓跋焘屡下“宜宽租赋,与民休息”的诏令。他还奖励“劝农平赋”的守宰,严惩贪官污吏。以上做法,减轻了人民负担,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北魏前期,畜牧业在社会经济中仍占重要地位。它是财富和战马的主要来源。畜牧业形势好坏,不仅关系到财政形势,并将直接影响到以骑兵为主力的军队的素质。因此,拓跋焘对畜牧业的发展是十分重视的。神 二年(429年)打败柔然、高车之后,拓跋焘“徙柔然、高车降附之民于漠南,东至濡源,西至五原、阴山,使其耕牧而收其贡赋。……自是魏之民间,马牛羊其毡皮为之价贱。”神 中,“世祖之平统万,定秦陇,以河西水草善,乃以为牧地。畜产滋息,马至二百余万匹,橐驼将半之,牛羊则无数。”这些记载,反映了拓跋焘对畜牧业的重视,及当时畜牧业的繁荣状况。
    拓跋焘把节约开支,减少浪费也当作保证军国赞用的重要措施。史载他“性清俭率素,服御饮膳,取给而已,不好珍丽,食不二味,所幸昭仪、贵人,衣不兼彩”。凡“赏赐,皆是死事勋绩之家,亲戚爱宠未曾横有所及。”拓跋焘反对更竣京城,修饰宫殿,反对佛教,严惩贪官污吏,常常是从爱惜民力、物力着眼的。拓跋焘的一系列节约开支作法,无疑对保证军国用费,减轻人民负担起了积极作用。
    拓跋焘在执政的实践中,逐渐认识到,要维护和巩固自己的统治,不仅需要武功,而且需要“文教”,即通过宣扬礼、乐、法度来化民。他在神 四年(431年)取得败柔然,降高车、灭夏图的军事胜利后,就提出安“偃武修文”。偃武,他做不到;修文,确实是重视起来了。他尊崇孔子,提倡儒学,大量吸收汉族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参政,目的是要用儒家学说统治人民的思想,利用汉族知识分子的知识和经验治国安邦。
    拓跋焘灭佛,在北魏史上是一件大事,在中国封建史上也是很有名的。太延四年,太平真君五年和七年,他三次下诏打击佛教,要全国各地碎佛像、焚佛经、诛杀僧侣。不负担赋税,徭役的僧侣人数膨胀,就会大大减少政府的财政收入;寺、塔、经、像的增多,是社会人力,物力的极大浪费。这与拓跋焘大力提倡发展生产、节约开支,增加物质财富,保证军国费用的方针政策相抵触。在拓跋焘大力提倡“文教”,要以儒学“一齐政化”、“政齐风俗”的情况下,他认为让“虚诞不经”的“胡人”的佛教广为流传,只会招致“礼义大坏”、“天常大乱”、“王法废而不行”的恶果。因此,拓跋焘要坚决打击佛教,是很自然的了。拓跋焘崇儒灭佛,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北魏封建化的进程,并给以后的反佛斗争以深刻影响。
拓跋焘不仅是一个作战勇敢、多谋善断的军事家,而且是一位在经济、军事、政治、思想文化建设上有所建树的政治家。他为北魏国力增强,北方统一的实现和巩固,做出了重要贡献,是北魏史上一个杰出的皇帝。
                                                       (本文作者: 刘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