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卫青
 

卫青


卫青,字仲卿,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生年不详,卒于西汉武帝元封五年(前106年).他是西汉时期能征惯战,为汉朝北部疆域的开拓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将领,也是中国历史上为人熟知的常胜将军。
    卫青本姓郑,父郑季,以县吏的身份服侍平阳侯曹寿,与其蜱女私通而生青。后因卫氏之女、卫青之姊子夫得幸于汉武帝,卫青才改冒卫姓。由于是奴婢的私生子,他的生母不能亲自抚养他,其父只得带回自己家中。然子弟嫌他出身微贱,把他当奴隶看待,从事力所不及的苦力,很小时就为人牧羊。一个偶然的机会,卫青随人到甘泉官罪徒劳作的地方,有一名罪徒给他相面,说他是贵人,将来必至封侯。这与卫青的地位实在相去甚远,他颇觉可笑,便漫不经心地说,我为人奴所生,不要挨打受骂就知足了,哪里还敢奢望封侯。及至长大后,卫青又被召到平阳侯曹寿家中充当骑手,跟随曹寿的妻子为护卫。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卫青之姊子夫被汉武帝选入宫中卫青亦随她来到长安,在建章宫充任小吏。不久,子夫有孕,更得武帝的宠幸。然皇后无子,十分怨嫉,却又不敢加害子夫,便捕捉了卫青,打算下狱致死,以绝卫氏根苗。卫青的好友公孙敖得知此事,便联络壮士,从狱中救出卫青。这样一来,也惊动了汉武帝,武帝为了保护卫青,任他为建章宫监、皇室侍中。之后,子夫日见宠幸,卫氏母子也日益荣贵。待子夫被封为夫人时,卫青亦官至太中大夫。
    卫青虽然因其姊而得以步人仕途,但他本人也绝非碌碌无庸之辈。少年时的坎坷经历,青年时的骑士生活,早巳使他练就了—身强壮的体格和精湛的武艺。而汉武帝正要反击匈奴,施展其雄才大略,急需选拔这样的人才,所以,卫青很快被推到与匈奴战争的前线。武帝元光六年(前129年),卫青她任为车骑将军,与公孙贺等三将军分道出击匈奴。由于匈奴力量强大,三将军都兵败无功。然卫青却独至笼城(今外蒙古乌兰巴托西南), 并有少量俘获。到元朔元年(前128年),武帝再次令卫青率3万骑兵由雁门(今山西大同市)出击匈奴,取得小胜。次年,卫青再次由云中(今内蒙河套东)出击匈奴。这次出兵的目的,是在前几次与匈奴交锋的基础上,争夺河套地区,卫青率军深入匈奴之地,由今河套以北转战于陇山以西,俘获数千名匈奴人,并赶走了匈奴在河套地区的白羊、楼烦等部族,夺取丁河套的黄河以南之地,于黄河北岸筑障置塞,修复了秦朝征今宁夏地区所设之榆襲谿塞。这样,基本上恢复了秦时在这—地区的领土。汉武帝将收复地区置为朔方郡,募民徒居,恢复了这里的农业生产。
    河套地区是汉朝与匈奴的必争之地。这里水源充足,土田肥沃,既是理想的农垦区域,也是良好的牧场。匈奴占据了它,即可利用水足草盛的自然条件,养精蓄锐,南下牧马,与汉朝较量;如果汉族占领这里,亦可迅速发展农业生产,储积粮谷,继续扩大北方领土。因此,从秦始皇以来,就把这一地区当作开拓北部边疆的奠基石,与匈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卫青反击匈奴的胜利,为汉朝政府开拓北方领土奠定了基础,意义是十分重大的。所以,汉武帝即封卫青为长平侯,以3800户为之食邑。
    汉与匈奴的战争,是在匈奴得到充分发展,力量相当强大的情况下进行的。匈奴虽然失却了河套地区,失去了凭河阻隔汉军的优势,然它的总体力量未受到根本性挫伤,还不断侵扰汉朝沿边郡县。汉武帝决计要消灭匈奴,打掉他在北边的忧虑,连续不断展开对匈奴的用兵。到元朔五年(前124年),令卫青亲率3万骑兵,并领属6将军分道出击匈奴,军众至10余万人。卫青领骑兵直扑匈奴右贤王之地,乘夜袭击。右贤王原以为汉兵不可到此,警备不严,当汉兵掩至,惊恐不可应战,带了爱妾溃围远遁,部下小王10余人皆被卫青俘获,匈奴男女1万5千人,牲畜数十百万头亦被汉兵所获。当卫青的队伍凯旋归来,进至边塞时,汉武帝已派使者迎接,于军中封卫青为大将军,随军出征有功将颁也被封侯。
    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汉武帝决定倾全力深入匈奴后方,对匈奴的侵扰进行彻底反击。卫青,霍去病各领精骑s万,深入漠北,直捣匈奴腹心之地。这是汉朝对匈奴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仅为前方运送粮草的士卒就达10万之众。匈奴以汉朝降将赵信为谋臣,认为汉兵远出故地,长途奔波,待到进至漠北,也已人困马乏,不可战斗;匈奴可以逸待劳,乘其疲备,出兵袭击,必能取胜。匈奴单于听从他的计谋,悉得车辆辎重远移防地,只留轻骑守于单于幕府,等待与汉兵接战,卫青率军奔走干余里,恰好与匈奴精骑相遇,两军各自布阵,卫青以车辆环绕为营,派 5千轻骑突入匈奴阵地。时近黄昏,朔风顿起,砂砾扑面,两军不得相见,卫青再派骑士从两翼包抄单于,单于看到汉兵强盛,溃围逃走。卫青率兵于夜晚追击,终因气候恶劣,至次日清晨,追奔近200余里,未能俘获单于。汉兵军至賓颜山(约当今蒙古杭爱山),发现匈奴积谷之所,留军一日,烧毁谷物,引军而还。
    这次战役,是汉匈战争中最大规模的战争,也是卫青最后一次率兵出击匈奴的战争。自此而后、匈奴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汉朝的北部边疆亦由此而拓展到荫山山脉一带,使荫山以南地区逐渐成为农耕区域。
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是一场民族间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汉朝政府是站在反击对方侵扰的立场上的,正义属于汉朝政府。卫青为之而贡献了自己的—生,其维护民族利益的功绩是不可泯灭的。
    卫青是在汉武帝反击匈奴中出现的卓越的将领,如果没有汉武帝的雄才大略,未必会产生卫青,霍去病这样的将领,然而,如果没有卫青,霍去病这样舍生忘死的将领,武帝对匈奴的战争亦未必成功。卫青十分了解自己的才能、十分谦虚,总是把功绩归于汉武帝和部下将士,绝不邀功自矜。他因战功而子弟受封,深感不安,他在辞谢封赏的上书中说,出军大捷,是“赖陛下神灵”,“皆诸校力战之功也”。“子弟未有勤劳,上裂地封为三候,非臣待罪行间所以劝士力战之意也。”其真情实意,溢于言表。他将兵在外,对于军中事务本应有处置权;然而,他不以施刑用法来显示自己的威风,时时注意将领间的团结,使军中意志统一,所向无前。武帝元朔六年(前123年)春,卫青率军出定襄反击匈奴,部将苏建,赵信共带3千骑兵,与匈奴单于之兵相逢,转战月余,汉兵死伤殆尽,赵信投降了匈奴,苏建力战,只身奔回汉营。如此惨败,按照军法是要严惩的,卫青将此事交予随军执掌军法的人讨论,有的主张斩苏建,以树卫青的威信。卫青认为:斩将不足以树立威信,况且自己为将,绝不敢擅自专杀于朝市之外,应该交给天子来处置,这样也可教育人们不要越法专权。这也说明他注重维护最高统治者的威信,不以功高而盛气凌人。
    在汉与匈奴的战争中,卫青多次为汉朝赢得决定性胜利,汉武帝对他的赏封也是极可观的,加上他的姐姐得幸于武帝,在当时就有一些不满的议论,班固也极力把卫青的立功受赏归结于这方面。平心而沦,这些议论都带有偏见,都不同程度地掩盖了卫青的功绩,是不够公平的。他的功绩绝不是因得幸于武帝而建立的,他立功边疆,为汉朝领土的拓展而戎马奋战,绝不是为了得到赏封。他的品格和功绩都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的。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