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荀况
 

荀况


荀况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是我国先秦思想的集大成 者。他的思想从汉唐以来,始终被学术思想界研究着,在历史上 曾产生过广泛与积极的影响。 荀况,宇卿,又称孙卿,荀子是对她的尊称,战国末期赵国 (今山西南部)人。生卒年不详。他的社会活动与学术活动年 代,约在周赧王十七年(前298年)至秦王政九年(前238年)之 间。荀子学成于晋地,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和社会理想,曾 像孔子、孟子那样,在赵国、齐国,秦国、楚国进行过周游活动。荀 子生活的时代,天下名士曾集齐国的稷下,盛时多达数千人。 司马迁晓:苟子“年五十始来游学于齐。”《史记》载荀子曾二次 人齐,并曾三次相任稷下学官的祭洒。对此,《史记》中有“最为 老师”之说,其学术地位是可想而知的。荀手在齐时, 曾向齐湣 王进言,行王道政治,争取—统天下。他说“处胜人之势,行胜 入之道,天下莫忿,汤、武是也,处胜入之势,不以胜人之道, 厚于有天下之势,索为匹夫不可得也,桀、纣是也。’所谓“胜 人之道”就是儒家的仁义王道。由于当时齐国君臣在吞并宋国之 后,兵势强盛,居功骄傲,听不进荀子的建议。此后,荀子又向 齐国君臣提出警告说:“今巨楚县吾前,大燕鰌吾后,劲魏钩吾 右”但他的主张仍未被采纳,他的警告仍不受重视,只好离齐他去了。司马迁说:“齐人或谗荀卿,荀卿乃适楚,而春申君以为兰陵令。”以后,齐国果然燕国打败,齐湣王慌忙逃跑途中,被楚国的淖齿杀死。荀况总结齐国失败的这一历史教训时指出:“及以燕赵起而攻之,若振槁然,而身死国亡,为天下大戳,后世言恶,则必稽焉!是无它故焉,唯共不由礼义而由权谋也。”荀子以为齐湣王不修礼义,不行王道,是使齐国由强转弱以至失败的根本原因。
    荀子在楚国的境遇也并不佳,也因遭受谗言而未被重用。刘向在《别录》中说:“人或谓春申君曰:‘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孙卿贤者也,今与之百里地,楚其危乎!’春申君谢之,孙卿去之赵。”荀子在赵的活动,共《议兵》篇中有记载说,荀子在赵孝成王面前,与楚国将领临武君曾议论兵法说: “禁暴除害”是进行统一战争的根本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壹民”“附民”,即在政治上取得百姓的支持;二是军事上对士兵除进行军事技术训练外,还应进行礼义和法制的教育。尽管荀子没有科学说明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但他的这些观点是很有意义的。荀子的军事思想虽得到故国赵王的称赞,但却未见重用,故而又离去故国他往了。
    荀子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不为“儒者不入秦”所限,曾去秦国会见秦昭王和秦国宰相范睢,陈述自己的政见,赞扬秦国“威强乎汤、武,广大乎舜、禹。”他曾把统一全国的希望寄托于秦国,为此,他建议秦昭王重用儒者,实行仁义,“懦者法先王,隆礼义,谨乎君子而致贵其上者也。”“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不为也。’荀子与秦昭王的答辩中,表达了隆礼、尊君、爱民、行王道的主张,指出一个诸侯国欲统一中国,必须走这样的路。对此,秦昭王大加称善,但并未任用他。
    后来荀子又到楚国,楚国宰相春申君任命他为楚国的兰陵 (今山东莒南县)令。公元前238年,春申君被杀,荀子也被解职,从此便定居于兰陵,并在这里辞世。
    荀子的著述,据《汉书·艺文志》中著录说:“《孙卿子》三十三篇。”班固自注说:“名况,赵人,为齐稷下祭酒。”荀卿称为孙卿,有的说因汉代避宣帝刘询讳而称孙卿,有的说苟、孙音同而孙卿,实则两意兼而有之。荀手著作在汉代抄录流传有300余篇,刘向根据皇家藏书校定的《荀子》32篇,与现存本相符。《荀子》一书基本为其本人所著。又据唐代杨惊考证,《大略》、《宥坐》,《子道》、《法行》、《哀公》、《尧问》诸篇为荀子弟子记述。《荀子》一书,后代有多种注释本。
    荀子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社会制度发生深刻变化的时代,反映在学术思想上,出现了百家争鸣、学派林立。荀子处于中国社会趋于统一的形势下,诸子百家处于融合的时期,所以荀子批判地继承了孔子以来儒家的思想传统,并吸取了道、墨、名、法诸家的思想,成为先秦时期集大成的学术思想家,对中国古代产生过积极影响。《荀子》32篇,对先秦诸子百家的学术争论,都作出回答。他的思想博大精深,不全为儒家言,确切说是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融合百家之长的思想家。现将其学术思想的基本观点,简要阐述于后。
天道观。天道观即自然观。荀子反对西周以来的天命论。天命观是殷商以来形成的世界现,这种观点认为人与人类社会是受“天”即上帝主宰的,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观点,具有明显的神学性质。荀子提出“明于天人之分”的命题,反对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天命论思想,把天直接解释为自然,与人即人类社会区别开来,否认天有意志,否认自然之天对人类社会的主宰。他说:“天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认为自然界有其自身存在和运动的客观规律,它不以社会政治条件的好坏为转移,它也不主宰人类社会。他的天人相分的观点,明确地说明殷商以来传统的君权天授或君权神授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不为而成,不求而得,夫是之谓天职。”悦明自然界运动变化的功能,既非上帝所为,也非人力所使,是其自身运动的结果,对此,他称之为‘天职”。
    荀子看到自然与人类社会运动规律相分的一面,他也看到他们相合的一面。他认为自然界与人都是“气”这种物质构成的,“气”是宇宙万物的物质基础。他说:“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这里说明, 自然万物统一于物质性的气,人也是自然界的—部分,人与自然万物是相统一的。同时他又指出,社会精神现象和道德属性,不具有普遍性,仅是人的特有的属性,说明人与自然又是相分的。人与自然是相分与相合的统一。
    荀子在天道现中,含有一种人能胜天的观点。他说:“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他认为崇天不如利用和控制天,颂天不如掌握自然规律,使之为人类谋福利。荀子认为,人类只要认识了天即自然的规律,便可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改变自然,利用自然,控制自然,使自然为人娄造福。如果…味歌颂和崇拜天,放弃主观的努力,那就失去了人的本性。荀子还说,“循道而不贰,则天不能祸。”“倍道而妄行,则天不能使之古。”他认为天人关系“天道”即自然规律必须遵循,违背规律会一事无成。同时认为认识自然客观律的目的,在于利用它向自然索取,因此主观能动性是至关重要的。荀子这种唯物论自然观,重视人的能动性的因素,强调在遵循自然规律前提下的人定胜天的思想,对我国古代自然科学的发展,对反对神学都起了积极的影响。
    解蔽说。解蔽说是荀子认识客观世界的方法论。荀子认为人欲控制和利用自然,必须客观地认识自然。他的解蔽说指出,人的认识过程,就是—个“解蔽”的过程。
    荀子认为,人有认识客观事物规律的能力.他说:“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他在《正名》篇中指出,“知”是人的主观认识能力,这种认识能力必须与客观对象相结合,才具备获得知识的条件。他指出认识的第一步是“缘天官”“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夫是之谓天官”“天官”就是感觉器官的功能,就是感性认识。荀子强调感性认识是认识客观世界韵源泉,感觉是认识的基础,但他同时正确地指出,盛觉有时给人以错觉。他在《解蔽》中指出,夜间行路,把卧石视为伏虎,把直立的木桩看成人,是由于光线的变化干扰了正常视觉的结果。由此他认为感觉有时是不可靠的,必须用理性认识去校正。他说:“心居中虚,以治五官,夫是之谓天君。”心即天君,对于感官起着支配作用,理性认识高于感性认识。因为“心有征知。征知,则缘耳而知声可也,缘目而知形可也,然而征知必将待天官之当薄其类然后可也。”从中可见,荀子已认识到理性认识与感性认识的一些辩证关系。荀子认为,人在理性认识中最大的弊病是片面性即“蔽于—曲,而暗于大理。”一曲就是片面,大理就是全面的道理。他指出,事物处于矛盾运动之中,在认识过程中夸大矛盾的某一侧面,都会产生“蔽”而得到错误的结论。对此,他提出两种“解蔽”的方法:一是“虚壹而静”。虚,已有知识不影响接受新知,壹,心兼知两种知识,但它们小相妨碍,不影响接受新知;静,人的思维经常处于动态,但思考问题要处于静态。“虚壹而静”就是使思维活动处于清醒意境,故亦称“大清明”。二是“凡论者,贵其有辨合,有符验。”认识要经受实际的检验,验证。荀子“形具神生”以及注重实际验证的观点曾有重要影响。
    荀子在“解蔽”中还重视名实之辩。他的“正名”说是对孔子思想的发展,其中除含有适应政治需要的思想因素外,主要是应用逻辑思维,用以解除认识中的弊病。在名实关系上,荀子确认实是第一性,名是第二性,“制名以指实。”说明名称或概念是由实即客观存在派生的。在制名中他提出单名、兼名、共名的联系与区别,并论证共名与别名的辩证关系,就是一般与个别的关系,表明荀子已认识到名实的一般与个别之间的对立统一的关系,这是符合辩证法的。荀子依据唯物论的名实论,纠正了“惑于用名以乱名”、“惑于用实以乱名”、“惑于用名以乱实”,深论了概念、判断与推理在逻辑思维中的意义。
    性恶说。荀子不同意性善之说,他说:“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他认为人生而好利,因此人性是恶,不是善。他指出,性是先天赋予人的,伪则是后天人为的,性产生恶,而伪则导致善。性与伪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者的矛盾关键在于伪,“涂之人可以为禹。”“化性起伪”经过人的后天努力,恶的本性是可以转化为善的。荀子的性恶说既看到性伪之分,又看到性伪之合,强调经过伪的转化决定作用,这是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际意义的。
    荀子是我国先秦时期集大成的思想家,他对先秦诸子百家都进行了认真的批判,进行鉴别取舍,完成了他的唯物论的哲学体系。荀子的思想在先秦时期,就受到其学生韩非的继承和发展,他的“制天命而用之”观点,从王充,柳宗元、刘禹锡,到工夫之、傅山等思想家的继承和阐发,对中国人民在古代改造客观世界产生了积极作用。
    荀子注重功利的思想,在宋代以后受到理学家的非难,将他的人定胜天与注重功利的思想视如“洪水猛兽”。二程抨击说荀子学说“极偏驳”,朱熹对他的学生说:“不须理会荀卿。”直至明末清初以来荀子的学说普遍受到注意,评论虽然有褒有贬,但趋于客观和实事求是。他的《天论》、《解蔽》,《正名》、《性恶》4篇都被认为是其精华所在。

(本文作者:魏宗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