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杨业
 

杨 业


杨业,生年不详,卒于北宋雍熙三年(986年),原籍麟州(今陕西神木)人,因其曾长期在太原生活,《宋史》称他为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北宋初年著名的爱国将领。
    杨业“幼倜傥任侠,善骑射,好畛猎”。杨业的父亲杨信,后汉时任麟州刺史。郭威灭后汉建立北周政权后,刘崇在太原建立了北汉政权,杨信将不满20岁的杨业送往北汉,当了刘崇之子刘钧的养子,改名为刘继业。武艺娴熟、身强力壮的杨业很快得到北汉皇帝的信重,升为侍卫亲军都虞侯,累迁至建雄军节度使。
    开宝元年(968年),赵匡胤派兵进攻北汉,北汉皇帝刘继元调遣杨业领兵扼守团柏谷(今祁县东南)。开宝二年(969年)二月,杨业派遣卫队指挥使陈廷山领数百骑侦逻,与北宋大将刘继勋率领的前军相遇.陈廷山投降,扬业知寡不敌众,领兵奔还晋阳(今山西太原)。不久北宋将领荆嗣兵临汾河桥畔,杨业与之大战,但所部被宋军杀死千余人,被迫退兵城内。三月,赵匡胤亲征太原,决汾水灌晋阳城。又命宋军在城东、南、西、北四面安营扎寨,准备围攻北汉。杨业趁其立足未稳之际,突然领数百骑袭击东寨,但宋将领党进挺身逐之,杨业被迫走匿壕中,会北汉兵出援,才得以缘缒入城。之后,杨业等领兵拒守,与北宋围兵相持几十天,直到契丹援兵到,宋军被迫撤军。此时,北宋已合并荆湘,讨灭后蜀,全国统一的局势已经形成,杨业审时度势,向刘继元提出:“契丹贪利弃信,他日必破吾国。今救兵骄而无备,愿袭取之,获马数万,因籍河东之地以归中国,使晋人免于涂炭,陛下长享富贵,不亦可乎?”但刘继元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仍然投靠契丹,与北宋政权对抗。由于双方经济与军事力量悬殊,抗宋之战打得相当艰难、惨烈,但作为北汉主要带兵将领的杨业感激刘氏厚遇之恩,始终尽心竭力地抵御宋军的进攻,保卫北汉政权。开宝九年(976年),赵匡胤再次派兵进攻太原,杨业等将领据城死守,坚持到契丹援兵到达,太原未被攻下。太平兴国四年(976年),宋太宗经过充分准备,阻断契丹援兵,向北汉发动进攻。四月间宋太宗亲自至太原督战,在太原城外筑起长围,断绝太原的一切物资供应。北汉军队苦战到五月,指挥使郭万超出城投降,刘继元计穷力竭,只好于五月六日晨举城降宋。此时,杨业仍在据城苦战,宋太宗久闻杨业骁勇善战,便派刘继元前往劝降,杨业“北面再拜,大恸,释甲来见”。宋太宗大喜,令其恢复原姓,单名业,不久,任命他为左领军卫大将军、郑州防御使。
    宋太宗为了防御契丹的入侵,同年八月,宋太宗任命潘美为河东三交口都部署,十一月,以杨业“老于边事,洞晓敌情”,任命他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与潘美共同担负山西边防重任。杨业不负宋太宗重托,在太平兴国四年至八年(976—980年)间先后在辽军出入的各要道口修筑了阳武寨、崞寨、西陉寨、茹赵寨、胡谷寨、大石寨,楼板寨、土墱寨、石砆寨、雁门寨(均在今代县,繁峙境内)。这些边寨的修建,使宋軍进可以攻打山后诸州,退可以防御契丹内侵,有力地巩固了边防。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辽军10万侵犯雁门,杨业命部将董思愿等堵截雁门关峡口南口,自己率领数百骑兵,从西径寨出,由小道绕到峡口北口,南向背击辽军,杀死辽驸马、侍中萧多啰,俘获都指挥使李重海。从此,杨业威名大震,“辽人畏之,望见业旌旗即引去”。杨业以功迁云州观察使,仍知代州。杨业名望与地位的提高,引起山西边将的妒嫉,有人暗上谤书,斥言其短,宋太宗皆不问,却将谣书封好交给杨业,以表示对杨业的信任。
    太平兴国七年(982)五月,辽军3万骑兵分三道大举攻宋,西路攻府州,被折御卿打败;东路攻高阳关,被崔彦进打败。中路进犯雁门,被潘美、杨业打得大败。是战潘美、杨业杀死辽军3000人,俘虏老幼1万余,牛马5万余,攻破堡垒36个,在三路中,战果最为辉煌。
    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以辽国主幼,母后专权,认为是北伐的好机会。这年正月,宋军兵分三路,东路以曹彬为主将,率军 10万出雄州(今河北雄县),直逼燕京;中路以田重进为主将,由定州(今河北正县)出飞弧(今河北涞源县北),取蔚州(今河北蔚县);西路以潘美为主将,杨业副之,出雁门北(今山西代县北),攻山后诸州。战争初期,宋的三路大军节节胜利,中路军胜利完成预定任务,西珞军连克寰(今山西朔县东>、朔(今山西朔县)、应(今山西应县)、云(今山西大同)四州。但是,五月初东路曹彬在岐沟关(今河北涿县西南)被辽军打得大败。东路的溃败,影响到整个战局。于是,宋太宗下令各路撒军。中路军全军而返,西路军主力已撤,宋廷又下令将云、应、朔、寰四州之民迁往内地,由潘美、杨业所部负责保护。这时,辽军在解除正面威胁以后向西猛攻,占有蔚州,六月间再攻下寰州,给掩护边民的潘美、杨业以严重威胁。在辽大军的进逼之下,杨业经过周密思考,主张暂避敌锋,用偏师出寰州以东,使云朔之民安然向西撤退。他说,“今敌锋益盛,不可与战。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守将,俟大军离代州之日,令云朔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悉兵来拒,即令朔州吏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全矣。”但是,这一切实可行的方案遭到监军王诜等人的反对。王诜 指责杨业“领数精兵而懦弱如此”,主张直接出雁门北上。杨业认为如此必败,王诜挑衅地说:“君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是非有它志乎?”坚持要杨业率军迎击寰州之辽军。在这样的情势之下,杨业抱着必死的决心,从代州(今山西代县)出军。临行之前,他悲泣着对潘美说:“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援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敌死!”又用手指着陈家谷口, (在今山西朔县南),请求潘美、王诜等在谷口两翼布置步兵强弩接应他。七月八日夜,杨业率军出石碣路北上,次日晨到达朔州东,与辽耶律色珍军相遇。杨业麾帜而进,色珍佯败,杨业率部追赶辽军。突然伏兵四起,杨业军陷入重围。杨业率部奋力突围,到狼牙都(今山西朔县南30里)时被辽军追上。杨业力战,到黄昏时勉强冲出重围,来到陈家谷口。
    潘美、王诜清晨时曾在陈家谷口布阵,等了几个小时,没有得到杨业的消息,以为辽军败走。王诜想争战功,领兵离开谷口,潘美不能制止。不久,潘美、王诜得到杨业战败的消息,便慌忙撤兵。杨业战至陈家谷口,望见无人,抚膺大恸,再率领部下奋勇拚杀。他身受几十处伤,士卒几乎全部战死,仍毫无惧色,坚持战斗,杀死辽军数百人。后来,杨业战马受重伤不能前进,便藏入深林中。契丹将领耶律希达望见袍影,放冷箭射击,杨业坠马被擒。他悲愤难抑,叹息道:“上遇我厚,期捍边破贼以报,而反为奸臣所嫉,逼令赴死,致王师败绩,复何面目求活邪!”绝食三日而死,表现出高尚的民族气节。杨业之子杨廷玉也在此役中英勇牺牲。杨业死后,宋太宗甚为痛惜,赠他为大尉,大同军节度使。
    杨业骁勇善战,热爱祖国。他戎马倥偬一生,为了抵御契丹入侵,保卫百姓安居乐业,收复被后晋石敬瑭出卖的幽云十六州,英勇奋战,捐躯疆场。他的丰功伟烈、浩气英风不仅永留青史,流芳百世,而且在民间家喻户晓,广为流传。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优秀的典范。当然,由于阶级和时代条件的局限,他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民族气节,与“忠君”的封建道德观念是不可能截然分开的。
                                                       (本文作者: 张玉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