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杨贵妃
 

杨贵妃


杨贵妃,小名玉环,号太真,唐蒲州永乐(今山西芮城)人。生于唐玄宗开元六年(718年),卒于唐玄宗天宝十五载(756年)六月。其父杨玄琰,曾为蜀州司户。玉环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叔父河南府土曹杨玄璬家里。
    玉环长得丰满艳丽,性格机敏,擅长歌舞,通晓音律。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十一月册立为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妃子。二十五年(737年)十二月,玄宗因其所宠爱的武惠妃去世而悲痛不已,三年中总是郁郁寡欢,内心感到十分孤寂,高力士洞知玄宗中心思,遂到宫外寻觅物色。他在寿王府见到了“姿色冠代”的杨玉环,便向玄宗奏报,于是,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十月,玄宗在骊山温泉宫召见杨玉环,见面后颇中意。但为掩人耳目,并未立即将玉环册立为妃嫔,而是命其出为女道人,赐号“太真”,玉环虽然以道士的身份居住在“太真殿”,但实际上还是内宫,和玄宗的往来十分密切。因太真“姿质丰艳”、“智算过人”,且能歌善舞,所以深得玄宗宠爱,不到一年的时间,待遇、礼制都与皇后相同,宫中皆称她为“娘子”,和皇后称娘娘仅一字之差。天宝四载(745年)七月,玄宗先为寿王李瑁娶韦昭训的女儿为妃,接着,正式将太真册封为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堂而皇之地将儿媳据为己有。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贵妃的父亲杨玄琰追赠为太尉,齐国公,母亲封为凉国夫人,叔父杨玄珪为光禄卿,三个同胞姐姐分别被封为韩国大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同曾祖兄杨銛为鸿舻卿,杨锜为侍御史,并娶玄宗最宠爱的太华公主为妻。杨钊(杨国忠)也步步高升,由小小的新都尉至天宝十一裁(752年)接替李林甫为宰相,身兼40余职。诸杨皆被玄宗宠爱,生活极为奢侈腐化。贵妃的三个姐姐,玄宗呼之为姨,每年每人赏钱1千贯,作为脂扮费。杨氏姐妹兄弟都仿照宫禁的格局盖起了大宅子,车马仆御在京城里都是最豪华的。他们互相比阔气,斗豪富,每造厅堂,动辄花费千万。诸杨出入宫廷,权势倾天下。正如当时长安街头流行的歌耳所讽刺的:“生女勿悲酸,生男勿喜欢。”“男不封侯女为妃,看女却是门上媚。”
    自从杨玉环入宫以后,玄宗就把其他妃嫔丢在了一边,百官宴会,朝廷大典,贵妃无不带在身边。每年十月驾车幸骊山,玄宗必与贵妃同行。在骊山华清宫造“端正楼”,特为贵妃洗梳之所,又置“莲花汤”,专为贵妃沐浴之室。贵妃每骑马,便由高力士亲自执辔授鞭。宫里专供贵妃织锦、刺绣的工人就有700多。贵妃爱吃荔枝,然而荔枝产于南方,水份多,不易保鲜,为了取悦贵妃,玄宗便每年夏天兴师动众从四川湆州将荔枝运往长安。岭南广东的荔枝比四川的好,玄宗又派人到岭南运荔枝。因为各驿站快马接力传送,所以,荔枝到贵妃手中时,色味还十分鲜美。后代大诗人杜牧为此曾赋诗一首:“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玄宗虽然与贵妃形影不离,十分亲密,但有时也不免产生些矛盾。天宝五载(745年)七月和九载(750年)二月,贵妃曾两次触犯玄宗被遣送出宫。但事后,玄宗总是闷闷不乐,茶饭不思。第一次贵妃被遣后,玄宗便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孤独和寂寞,不仅午饭未吃,而且对左右动辄打骂。宦官高力土明白,这是由于玄宗想念贵妃的缘故。于是,请求将贵妃宫中平时起居的有关用具送到杨銛家中,赐给贵妃,玄宗欣然同意,并将自己还未吃的御膳分给贵妃。接着,高力士又请求迎贵妃归院。当夜,玄宗令打开安兴坊门,接贵妃回宫。贵妃见玄宗后,便伏地谢罪,玄宗欢然抚慰。第二次贵妃被遣后,杨国忠刘对此很焦虑,忙与户部郎中吉温商量。吉温向玄宗进言追;“妇女见识短浅,有忤旨意,罪该当死。然而贵妃久承恩顾,陛下何惜宫中一席之地让她就死,怎忍心叫她到外面去受侮辱。”事实上吉温是用激将法替贵妃说话,玄宗听后,即刻让宦官张阳光给贵妃送去御膳,贵妃哭着让张韬光代她向玄宗说:“妾触犯圣颜,罪该万死。然而衣服和其他所有东西皆上所赐。当今即死,无以谢上,只有肤发是父母所给。”说着就用剪刀铰下一缕长发交给张韬光进献。玄宗见了既吃惊义怜惜,忙叫高力土将贵妃召进宫中。从以上两例足见贵妃在去宗心目中的份量之重,的确非同一般。
    安禄山天宝六载(747年)入京朝见玄宗时,杨玉环已正式册封为贵圮了。安禄山为了讨好这位宠冠六宫的娘娘,进而讨好玄宗,便别山心裁地请求做贵妃的养子。其实,贵妃的年龄比安禄山小得多。一次,安禄山入宫,见玄宗与贵妃共坐,便先拜贵妃。玄宗奇怪地问其原因时,安禄山说胡人只知道有母亲,不知道有父亲。从此,安禄山每入内晋见,玄宗总让贵妃陪坐。还命杨銛、杨锜和韩、虢、秦三夫人皆与安禄山结成兄弟姐妹,在君臣关系上又加上了一层亲属关系。天宝十载(751年)正月,安禄山再次入宫,适逢其生日,玄宗便赏赐大量器物和农服,贵妃也送了—份厚礼。第三天,贵圮又以母亲的身份用锦绣绷子将安禄山包起来,让宫女们抬着他来回走动,宫中欢天呼地。玄宗听到喊声,忙派人去问,回报说:“贵妃和禄儿做三日洗儿。”玄宗便兴致勃勃前去观看,畅怀大笑,并赐给贵妃洗儿金银钱物。从此,宫中皆戏称安禄山为“禄儿”,准许他随便出入宫廷。
安禄山谄谀杨贵妃,主要是基于讨好玄宗,进而夺取李唐天下的政治目的。而玄宗默认贵圮以及杨氏诸姐妹与安禄山的亲密,也不过是笼络、控制安禄山的一种手段。但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君臣关系,其结果如何,就是玄宗也料所不及。由于过份地恩遇宠待,安禄山的政冶,军事地位迅速上升,势力大增,随之,政治野心也逐渐地滋长起来。
    杨围忠利用杨贵妃的专宠恃骄,在短短的六七年时间里,身兼40余职。他在任宰相期间,专权奢侈,骄横跋扈,政事日非。他的所作所为早已引得朝野不满,百姓愤怒。与此同时,他与身兼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在争权夺利方面也矛盾重重。安禄山蔑视杨国忠,杨国忠屡言安禄山必反。因此,天宝十四载(755年)安禄山以讨伐杨国忠为起兵反叛。此时,玄宗准备让皇太子李亨做天下兵马大元帅,在长安监抚军国政事,自己御驾亲征。杨国忠对此十分惧怕,因为他一向压制太子亨及其党羽。如果太子一旦掌握天下大权,不但自己无处容身,而且整个杨氏家族都将失势。于是,忙与韩、虢、秦三夫人商量,杨氏姐妹凑在一起痛哭,贵妃衔着土块向玄宗陈说请求,终于使玄宗没能行内禅。在关系到朝廷生死存亡大事上,玄宗仍然如此听从扬氏兄妹的摆布,这就使朝廷上下对杨国忠、杨贵妃的怨恨更加激化,太子李亨与杨国忠之间的矛盾也更为尖锐。
    天宝十五载(756年),叛军攻陷潼关,长安危在旦夕,玄宗按照杨国忠的建议,决定逃往四川避难。当一行人马到马嵬驿(今陕西兴平县)时,禁军大将陈玄礼在太子李仁的指使下,煽动士兵诛杀了杨国忠父子。事后,四军将士仍紧集不散,玄宗派高力土询问,陈玄礼答道:“贵妃是杨国忠的妹妹,仍在陛下左右。贼根还在,大家能不担心吗。哪里肯散去,请陛下明断!”玄宗无可奈何,只好和贵妃诀别。贵妃抽泣着说道:“请大家(指玄宗)保重。妾有负国恩,死也无恨,只求让妾死在佛前。”玄宗哽咽着说道:“愿妃子善地投生。”于是,高力土把贵圮带到佛堂前面的梨树下缢死,时年38岁。长安恢复以后,此时已是太上皇的玄宗派宦官到马嵬驿祭奠贵妃,准备下令改葬,礼部侍郎李揆劝谏不宜这样做。所以后来只密令宦官把贵妃遗体迁葬。因当时掩埋时没有棺椁,只用紫褥包裹,因此迁葬时肌体己腐烂,只有胸前佩戴的锦囊香袋还在。宦官把它献给玄宗,玄宗睹物思人,心里十分难过,便叫人在偏殿画上贵妃的肖像,早晚去看望。现在闻名遐迩的杨贵妃墓,实际上只是一个衣冠冢。
    杨贵妃是古代后妃中的著名美人,正如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所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扮黛无颜色。”同时,她又是唐玄宗最宠爱的一位妃子,“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所以,位于陕西兴平县西北12公里的杨贵妃墓,至今仍是人们的参观胜地。一千多年来,杨贵妃的故事一直是文学作品的题材,历代名流学者也为之题词赋诗。由于历代作者的审美观点和价值取向不同,所站的角度各异,因而对杨贵妃的评价褒贬不一。有的把她视为“祸国妖姬”而痛加挞伐;有的把地看作“骄奢宠妃”而严厉谴责;有的把她当成“封建制度的牺牲品”而予以同情;有的把她说成“专情女子”而大加赞扬。
    不容否认,杨贵圮的专宠恃骄,客观上助长了以杨国忠为首的外戚官僚集团势力的兴起,致使政事日非。但由此而判定杨贵妃是酿成安史之乱的“祸国妖姬”则既不公平,也有悖于史实。据史书记载,她并无干预朝政的政治野心,也未和外廷的官僚发生政治上的联系。至于玄宗宠杨贵妃后怠于政事,沉湎酒色,也并非杨贵妃引诱的结果,而是玄宗在位既久,骄傲自大,居安不能思危的结果,是腐朽的封建皇权制的必然结果。说到杨贵妃骄奢淫逸,生活糜烂,也不能归咎于杨贵妃本人,这是封建统冶阶级的共性。试想哪一朝代的皇后贵妃不是如此呢?只不过杨贵妃的名气大,再加上文人的渲染而流传广泛罢了。我们对此要采取唯物主义的态度,不能让这位本来就是封建制度的受害者再蒙受“女人误国”的冤屈。

   

(本文作者:畅引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