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尹翁归
 

尹翁归


尹翁归,字子况,生年不详,卒于汉宣帝元康四年 (前日61年)。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后徒居于杜陵(今陕西西安市东南)。他活动于西汉昭帝至宣帝初期,历任郡守及京畿附近地方官,执法任刑,善理繁剧,是与著名的京兆尹赵广汉等人齐名的地方官。
    尹翁归父母早丧,自幼跟随叔父生活。长大后,在平阳充当看管监狱的—名小吏。他喜好法术及剑击,通晓法律令章,而且剑术高超,在当地无人可及。不久,他由狱吏转为管理市场的小吏。当时,平阳霍氏因霍光在朝辅政,势力很强盛,其家奴门客常常持刀出入街市,甚至寻衅打斗,其他官吏都不能禁止,只有尹翁归能够制服他们。所以,尹翁归担任市吏时,霍氏家奴、门客的不法行为有所收敛。而且,他也十分廉洁,从来不受商贾的馈赠请托,使平阳一地市场秩序良好,商贾对他亦很敬畏。
    当汉昭帝中期,尹翁归去史还家。不久,大将军霍光幕府的长史田延年出任河东太守,在巡察各县时来到平阳,将平阳县原任吏士召集起来,意图从中选拔一些人材。经过初步考察,尹翁归被田延年看中,随即补任他为郡内捕凶缉盗的卒史, 引至郡府,协助田延年办事。在卒史任上,尹翁归初展才能,对于一些重大案情都能究其始末,办理得井并有条,不使奸人漏网,无辜受屈,使田延年自感在这方面的才能不及尹翁归,所以对他十分器重,很快便让他署理督邮一职。汉代的郡内治安和县级官员的吏治是分地区治理的,督邮的职责,就是纠举所管县份的不法行为者。当时,河东郡28个县份,治安和吏治分为汾南、汾北两个地区来管理。尹翁归负责的是汾南诸县的治安和吏治。 他在汾南,纠举不法官史,打击豪强势力,举察都符合法律规定,并且定罪合理。所属县份官吏虽然不时对他的苛刻严厉有所中伤,但并没有固定罪不当而有怨恨他的人。正因为他廉明公正,所以被田延年举荐,先后担任了缑氏县(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南)。县尉,河南郡(当今洛阳地区)郡尉、郡丞,直到郡太守。他每历一官,都有显著政绩,慎其职守,使地方有治。不久便迁补为都内令,负责京城里的行政事务。随后,又因他的廉明公正,被举荐为弘农郡都尉。 汉宣帝地节年间,尹翁归被任为东海邵太守。因为当时的廷尉于定国故乡在东海郡,所以尹翁归在出守东诲郡前去拜访于定国。其时,于定国家乡有人正想通过他的关系,为其子弟谋取官职,于是,于定国便想乘尹翁归拜会的机会,将这件事托付于尹翁归。因此,当尹翁归来到他的府上时,他十分殷勤地接待于后堂私室内,想乘谈话之机将这件事说出来。然而,他与尹翁归相叙将近终日,竟听不到尹翁归有一语谈及私事,他也终于没有敢把这件事说出来。尹翁归走后,他对向他请托的人说,尹翁归是国家的一名贤将,你们的才能,恐怕不足于在他手下任事,我也不能固为你们的私事去干扰他的事情。终使这些以私请托之人惭愧而退。
    尹翁归如此公正廉明,秉公忘私,这在封建官僚中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在封建社会中,像尹翁归这样拒贿拒请,不图私利之人实在少见。特别是在西汉中后期,豪强、官僚相互勾结,侵渔百姓,气焰炽盛。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尹翁归不畏强权,敢于抗拒达官显贵施之的威逼利诱,一心图谋吏治的整顿,为汉政奴的巩固着想,他的用心和举措,更具有重要意义。
    他在东海郡太守任上,依然按照刑名治术治事,纠察吏治,打击豪强,保护百姓的利益。他将一郡各县官吏,百姓的好坏,都分类列入簿籍。因而,—郡之中奸邪罪恶之人,他都了如指掌,随时可以掌握他们的行动情况。官吏百姓有违法而不致于罪者,他都在簿籍上予以登记,以警其行为,各县有重大案件,县里不得擅自处理,都要等待他来亲自审理,“自亲其政”,县里收捕的黠吏豪民,经他审理,按其罪恶轻重加以裁定,重者即定为死罪。这样,有效地制止了不法官吏和豪强干扰法纪,逃避罪处,既打击了豪强势力,又整饬了吏治。东海郡当时有郯县豪强许仲孙,不法横行,扰乱吏治,郡中苦于无法惩治他。前数任郡守多次想捕获他,但为其势力所胁制,终对其无可奈何。尹翁归到郡之后,了解到他的恶劣行迹,果断地将其逮捕归案,并依照他的罪行, 斩首于街市。 从此, 一郡豪强为之震慑, 不敢胡作非为。尹翁归缉捕要犯和处决重罪豪强时,往往要在秋冬集市或考察县吏的时候,因为这些时候往往居民会聚,引起一定的反响,可以做到以一警百。正由于他在打击豪强和不法官吏中能够如此雷厉风行,无所畏惧,所以使东海郡很快得到治理,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尹翁归在东海郡的治绩受到汉政府的重视,于是,他又被调任为右扶凤郡的太守。右扶风为京畿之地,达官官显贵多集中于此。尹翁归到职后, 一本东海耶治理方式,严厉打击不法官僚和豪强地主。他把那些对不法官吏深怀忌疾的人选任为自己的助手,对他们一样赏罚严明。责令右扶凤所属各县负责整饬吏治,维护社会秩序。如果发现奸吏及盗贼,属于哪个县份的,要哪个县份负责。并让被捕获的不法人等告发同谋,以此来抵偿自己的罪过,这样互相告发,使得奸邪之人无有遗脱。凡是有罪的豪强地主,他都将其送到管理畜牧的官员那里,罚这些不法豪强去砍割牧草,并不准任何人取代。这些不法豪强往往因为吃不了这份苦,而有用铁刀自杀的。他本着一条原则,即使是同等情况的犯法犯罪,他对普通百姓的处理较宽,而对豪强地主则较为严厉,所谓“缓于小弱,急于豪强”。表现了他对豪强地主的仇恨,和对平民百姓的同情爱护。他以此治理京畿要地,使之有了良好的秩序,保证了京师重地的平静。
    西汉十后期,随着土地兼并的加剧,出现了一批豪强地主,他们仰仗自己的财势,贿赂官府,侵渔百姓,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由于他们对广大劳动人民的侵榨剥削,进一步加剧了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从而引起了农民阶级对整个封建统治的反抗。从汉武帝末年,这种情势就在发展蔓延。为了维护封建统治,必须安定民心,打击豪强地主的势力。同时,从汉朝封建统治阶级自身利益方面来说,因为豪强地主广占田地,掠取赋税,也从根本上瓦解和蚕食着国家的财政来源,使政府财源日渐枯竭,所以,只有严历打击他们,方能从经济上保证汉朝政府的长治久安。因此,从汉武帝末年,一直到昭帝、宣帝时期,都任用了—批敢作敢为、以刑法为治的官员,以达到打击豪强、整顿吏治的目的。特别是昭帝时期,更重视选择郡太守,州刺史,他常说; “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无叹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讼理也。与我共此者, 其唯良二于石乎!”因此,凡是封除刺史、守相,“辄亲见问,观其所由,退而考察所行以质其言,有名实不相应, 必知其所以然。”尹翁归正是在这种形势下被择任为郡守的,他没有违背汉朝最高统治者的意愿,为维护汉朝的统治尽心尽力,贡献了自己的一生。从客观上来看,他严厉打击豪强地主的势力,纠举不法官吏,都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下层人民的利益,也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和发展。是值得赞誉的一位封建官员。
    尹翁归所以敢于严厉打击豪强和不法官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自身清洁自守,语不及私。无私方能无畏,在他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他死后,家无余财,十分清贫。在日常与同级或上级官员相互交往中,他从不矜功自伐,不因为门己的才能和德行而高傲自视,温良谦退,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所以在朝廷中颇得名誉。他死后,汉宣帝十分怀念他,特地下了一封诏书,表彰他的功绩,说他“廉平向正,治民异等”,并以此表明自己迫切的求贤心情,希望出现更多的象尹翁归这样有作为的郡守、刺史。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