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张敞
 

张敞


张敞,字子高,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生年不详,卒于汉元帝初元元年(前48年)。祖父张孺,官至上谷太守,徒居茂陵(今陕西咸阳市西北)。父张福,事汉武帝,官至光禄大夫。张敞年少时,随武帝曾孙、汉宣帝刘询居于杜陵。昭帝时,为甘泉宫储积仓长,后迁为太仆丞。他的主要活动是在汉宣帝时,他以敢于直谏而博得汉宣帝的信赖,从而,历任数郡太守和京畿地方官。 所征以刑名法术治政, 杂揉懦家之道,使地方宁静,百姓安居乐业,成为西汉后期善理繁剧的地方官。
    汉宣帝初立,张敞即为山阳郡太守。山阳为西汉大郡,宣帝时民户已达9.3万,人口50万,深泽臣薮分布其间,盗贼易于出没。因属被废皇帝刘贺原来封地,中央政令往往难于推行,宣帝任张敞为守,目的是监视刘贺的行动,防止他的复辟活动。张敞在郡数年,始终没有忘记这—任务,精心考察吏治,既以刑法惩戒罪徒,也以教化劝导百姓,使郡中为盗者渐归本业,—郡大治,诸侯王的势力逐渐减弱。
    汉宣帝中期,张敞为胶东国国相。其时,胶东,渤海等郡水旱频仍,数岁歉收,社会动荡不宁,许多贫苦农民聚众起义,攻打官府,释放闪徒,劫略封侯之家,抢夺朝市货财,已成烈火蔓延之势。张敝受命对这种动乱局面有全权处置的权力。他到胶东后,对农民残酷镇压,一方面悬赏捉拿起义者的首领,并号召他们互相捕杀以除自身之罪;一方面封赏追捕起义有功的官吏,任其为县令。这样层层设网捕获,一场即将兴起的农民起义就被瓦解了。说明张敞是统治阶级利益坚决维护者。 胶东国相卸任后,张敞被调任京兆尹,即京城长安附近的地方官。京兆尹治所在长安,官商市民云会,实为浩穰之地。自汉武帝时赵广汉任京兆尹后,所任者多不称职。因此,京师日渐混乱,竟成盗贼出没横行之所,商贾为之叫苦不迭。市中小偷成百数千,各有团伙及头目。其头目居则花天酒地,出则童奴引骑,俨然长者姿态。闾里虽素知其行为,唯恐其报复劫略,遭致倾家荡产之害,任其胡作非为。张敞到任后,细心察访,掌握了他们的真凭实据,一一召至府中,公布其罪行,迫使他们承认自己的罪恶行为,让他们与官府合作,捉拿同伙,将功赎罪。通过这些办法,竞在一日之内捕捉到小偷数百人,加以严厉惩处。经过几番轮回搜捕,市面肃靖,小偷绝迹,张敞亦因此受到汉宣帝的嘉许。
    京师之地,多有达官显贵,门第、襟带关系千丝万缕, 一些为盗不法之徒,往往与官府、侯门有一定联系。即便很有才干的郡守,也往往败在京兆任上。经西汉一世,任此职最长者,仅有赵广汉与张敞两人。而张敞在任,为公卿大夫信服,说明他是很有治绩的。
    晚年的张敞,因杨恽谋反案受到株连,被免为庶人,逃回杜陵。不久,由于冀州刺史部盗贼数起,宣帝思念他的治绩,起用他为冀州刺史。张敞在冀州巡部时发现,冀州之地所以群盗不靖,原来与分封在信都国的广川王大有关系,他隐匿巨盗,纵容他们抢劫财货,为之聚敛私财。张敞不避权贵,亲率部中吏士,乘战车数百辆,将王宫包围起来,入室搜索,果然在王官的廓庑下搜出盗贼。他将捉拿到的人犯处以极刑,悬头于王宫之门,并上书弹劾广川王之罪行,宣帝得到张敞的报告,削减了广川王食邑之民户。通过这次整肃,郡国王候受到震动,他们的不法行为有所收敛。此后,张敞调任太原郡太守,享受真二千石俸禄。不久即卒于任上。 张敞历任州郡,将维护汉室的统治作为自己的职责,是汉政室的一位忠臣。正如他自己所说: “臣闻忠孝之道,退家则尽心于亲,进宦则竭力于君。夫小国中君犹有奋不顾身之臣,况于明天子乎!今陛下遊意于太平,劳精于政事,娓娓不舍昼夜,群臣右司宜各尽力致身。”
    西汉武帝后,儒家思想虽被尊为统治思想,而在政治统治的实际中,仍以黄老之术为主,杂以儒术之治。张敞治政大抵本此。他庄京兆尹任时,其弟张武被任为梁国国相。梁王骄贵,国中多豪强大族,号为难治。张敞唯恐其弟较弱,难以摄服梁王,便一再了解张武的施治之术。当他得知其弟主张刑名法术之后,十分高兴。他所在郡国之中施行的—整套措施,更明显地体现了他的刑名法术思想。班固在总结他的治绩时说: “敞为人敏捷,贯罚分明,见恶辄取,时时越法纵舍,有足大者。其治京兆,略循赵广汉之迹,方略耳目,发伏禁奸,不如广汉;然敞本治《春秋》,以经术自辅,其政颇杂儒雅,往往表贤显善, 不纯用诛罚, ......。”
    张敞为宣帝幸臣,朝中大事颇多与闻,常常上书封奏,弹劾权臣,规谏皇室。宣帝亲政之初,前辅政霍光死去,为褒奖霍光的辅政之功,将霍光长兄之孙封为列侯,霍光之子霍禹为大司马,霍氏亲族亦多补官。这显然有任人唯亲之嫌。张敞为此专上封事,提出反对意见。宣帝得到封书,也十分赞同他的意见,只是碍于霍氏的影响,未能更改这些封赏。他在胶东国为相时,国中太后常率众游猎,有失风范,他亦大胆劝谏,遂使太后迅改前非。
    张敞性格开朗,不拘小节,而且也因个人利益,滥施刑狱。在家中,养姬侍妾,常为妇人画眉,长安城中盛使他的艳事。宣帝听到后,曾当面问及此事,他亦直言不讳。他因杨恽谋反案受到株连,其部属有叫絮舜的人,了解他与案情无关,但看到他大势将去,不肯为他辩护,他因此而将絮舜下狱致死。虽然,类似絮舜这样朝秦暮楚的势力之徒应受惩戒,但作为以法治政的张敞来说,未免施之不当。
    张敞的活动,是汉武帝以后汉代政治的一面镜子。它具体地告诉人们,在儒术独尊的地位确立以后,在封建统治思想上出现的儒法合流的情况。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