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赵奢
 

赵奢


赵奢,战国八将领之一,赵国人,与赵王室同宗,当属贵族。生卒年不详,主要生活在赵武灵王(前324-前299年)到赵孝成王(前265-前215年)时期,享年约60余。
    赵奢的早期活动不详。《战国策·赵策》载,他对赵胜说:“奢尝抵罪居燕,燕以奢为上谷(燕郡,治所在今河北怀来县,辖今张家口以东,昌平以北)守,燕之通谷要塞,奢习知之。”据此推测,他可能参与过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改革,而在惠文王四年 (前295年)“沙丘之乱”后,赵成、李兑专权,迫害武灵王近臣,正值燕昭王召贤,赵奢亡命入燕,得信任,棱任命为郡守。赵惠文王十二年(前287年)李兑失势,受其迫害者陆续回国,赵奢可能此时才回到赵国。
    赵奢回国后担任田部吏,主要负责征收土地税。平原君赵胜为王弟,任赵相,是权势显赫的战国四大贵公子之一。他有大片封地,还开有私田。按觇定,封地赋税为封主俸禄,而私田应向官府纳税。平原君纵容家人抗交国税,赵奢以法惩治,连杀其家抗税者9人。平原君大怒,要杀赵奢,赵奢以“奉公如法则上下平,上下平则国强,国强则赵固”的道理说服了他。平原君以贤才推荐赵奢给惠文王,惠文王提拔赵奢管理全国的赋税。几年后,赵国出现了“国赋大平,民富而府库实”的升平景象。说明赵奢是一位十分称职的财政官。
    赵奢也是一位富有韬略的军事家。惠文王十九年(前280年)初任将军,带兵攻取了齐国的麦丘(今山东商河县西北),赵王因得城大喜,为之加膳进酒,以示祝贺。这以后便开始了他长期的军事生涯。
    最足以表现他军事才干的是秦赵阏与(今山西和顺县)大战。赵惠文王三十年(前269年),秦伐韩后,北上包围了赵之阏与,向南逼近邯郸。当时廉颇、乐乘均认为道远险狭,难以相救。赵奢却认为在险狭地作战,譬如两鼠相斗,勇者胜。于是赵奢被派往相救,他将军队驻扎在距邯郸30里的地方,首先严肃军纪,违令者立斩之,以保证整体军事行动令行禁止。其次,制造假象,给秦的间谍以错觉,坚壁增垒,以示畏敌久驻之意。第三,待秦兵麻痹松懈之时,他纵兵长驱直入,反客为主,争取了主动。第四,善于听取部下意见,利用地形,夺取制高点北山,然后居高临下,一举获胜。
    此次战役,使威行诸侯的强秦遭受了一次最大的挫折,多年后仍不敢轻举妄动,恐怕重蹈阏与之覆辙。而赵奢因此封为马服君,与蔺相如、廉颇同位,被后人列为东方六国的八名将之一。
赵奢作为古良将,其品格高尚,风范长存。他不循私情,“受命之日,不问家事,”对儿子赵括的教育与认识,均以国事为怀。赵括少学兵法,言兵事,聪明强识,自认为“天下莫能当”。但仅记书本,并无实践。赵奢以此“不谓善”,他忧虑地对妻子说:“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者必括也。”这种认识和忧虑,只有摆脱了骨肉亲情的羁绊,置国家利益于首位的人,才能具备,而他的忧虑,在长平大败中得到应验。
    赵奢与士卒感情极深,如其夫人所言:“身所食饮而进者十数,所友者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与军吏士大夫。”因此,战士皆愿为之效命。在作战中,他执法如山,严于赏罚,再加上用兵如神,因此,带出了一支所向披靡的劲旅。曹操曾说:“昔者赵奢、窦婴为将也,受赐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济成大功,永世流声。吾读其文,未尝不慕其为人也。”可见其对后世影响之深。
赵奢有丰富的军事思想。从阏与之战中“告之不敢,示之不能”、“能为敌司命”、“反客为主”、“居高临下”等战略战术来看,他显然吸取了孙武、孙膑的军事思想。从他于孝成王二年(前264年)与田单论兵法来看,他重视对战争形势和特点的研究,最后使田单折服地说,“单不至也。”说明他有较高的军事造诣。
    赵括纸上谈兵的失败已成后人殷鉴,其母之深明大义却给后人留下深刻印象。此位老夫人可能受赵奢熏陶启发,既明于执法,又深知国家利益至为重要。当赵王要任命赵括统领长平之兵时,她急忙上书阻止,明言“括不可使将”。然后说明赵括虚骄自大,颐指气使,贪于财利,谋置田产,是与赵奢“父子异心”的人。赵王不听,她当即要求:“王终遣之,即有如不称,妾得无随坐乎”这一要求,并非仅为保身,而是再次说明赵括必败的严重性。就此可见,她不是古代那些只知关心丈夫、疼爱子女,柔情脉脉的贤妻良母,而是一位有胆有识、刚毅果断的爱国母亲,这种母亲形象,在我国妇女史上,是卓然生辉的,更受人们的尊敬。


 

(本文作者:崔凡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