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赵至
 

赵至


赵至,字景真,后改名浚,字允元。初生于曹魏正始九年 (248年),卒于晋武帝太康五年(285年),年仅37岁。代郡(今山西代县)人,魏、晋之际的文学家。
    赵至先世为代地望族,汉末纷争,家境渐衰,遂入伍为士卒,并随军辗转流寓于河南洛阳,到赵至的父母时便家居洛阳附近的缑氏县(今河南偃师县南),以耕织为生。父母辛勤耕织,把恢复先世功业的希望寄托于赵至身上。赵至13岁那年,缑氏县的县令来此上任,母亲带他出去观看。其母触景生情,语重心长地对他讲了赵家的身世,勉励他奋发上进,谋图仕宦。赵至听后十分感动,开始投师求学。他每念及父母为求衣食而辛苦耕作,内心就感到十分痛苦,常以此鞭策自己刻苦用功。有一次,他正在读书,忽然听到父亲耕地催牛的呵叱声,便投书哭泣。他的老师甚觉奇怪,问他为何哭泣。他说,因为想到自己年幼,不能奉养双亲,使得父母如此勤苦,所以感到伤心。老师觉得他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心志,对他甚为看重。
    赵至从14岁起,就离开缑氏县游学他乡。他先到京城洛阳,游历太学。在那里,他遇到嵇康正在学习书写石经。赵至被嵇康的书法所吸引,不肯离开,还要问人家的姓名。嵇康还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很不客气地说; “你这孩子,问我姓名干什么?”赵至回答说: “看你器度不凡, 所以才问的。”嵇康见他出言不凡,便如实相告。赵至十分仰墓嵇康的学问,当嵇康离开洛阳之后,他还专程到当时“竹林七贤”聚会的河内郡山阳县(今河南焦作市南)去寻访嵇康。由于没有见到嵇康,他只好回到家里。在他16岁那年,又外出游学到了邺城。邺城是曹魏的旧都.也是仅次于洛阳的都会,名人学士常常往来于此。他在邺城,不期又与嵇康相遇,便随着嵇康到了山阳,与嵇康等一些文人学士相聚在一起。直到嵇康死后,赵至才离开山阳,到了魏兴那(治在今陕西安康县),投靠当地太守张嗣宗,受到张嗣宗的礼遇。后来,张嗣宗调任江夏郡,他跟随到涢水,想从那里去吴国而受阴,又只好折返辽西,在那里担任了郡中管理户籍赋税的小吏。
    嵇康死后,赵至为什么要远出魏兴郡,又辗转南北,而不去京都谋取一官半职呢?这可以从他给嵇康的侄子嵇蕃的信中得到一点信息。这封信,是他去辽西前写给嵇蕃的。信的开头就说,他与嵇蕃等人离别, “经回路,造沙谟”,是“不得已者’。又说:“斯亦行路之艰难,然非吾心之所惧也。”他惧怕的是“风波潜骇,危机密发,”遭到不明不白的陷害。所以,他宁愿“涉泽求溪,披榛觅路”,北上辽西而远离京师,躲避横祸飞来。
    另外,从信中的情辞来看,他对朝廷杀害嵇康等人充满了悲愤和不平,对嵇康的死充满了无限的悼念之情。他在北上辽西烙上, “顾景中原,愤气云踊,哀物悼世,激情风厉”,毫不掩饰他对世道的不满和对死者的悼念,并表示, “吾子殖根芳宛,濯秀清流”,不愿与那些当权者同流合污。信的末了,还无限感伤地说: “悠悠三千,路艰涉矣;携手之期,邈五日矣,”并勉励嵇蕃等好友继续于各自的事业,潜研于文学创作,把自己的名声流传于后世。
    等到嵇康的事情平静下来以后,恰好辽西郡向朝廷推荐吏士,赵至才返回洛阳。是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其父看他的功名还没有成就,便向他隐瞒了这一真情,希望他放心家中,再去求官。于是,赵至便又回到辽西。不久,辽西郡所在的幽州刺史部将他征辟为刺史部的从事,负责刑狱,给了他展示才能的机会。任上他精明审练,颇有政绩,后以地方良吏被征召至京。到洛阳后,其父才将他母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他。赵至本想游学他方,求得高官,使父母摆脱辛苦的体力劳动,达到荣贵的地位。可他不仅没有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且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未见上。这使他极度悲伤,终至呕血而死。
    赵至中年即亡:,因而没有留下多少作品。但仅从他的《与嵇蕃书》中,便可以看到他的豪情壮志和文学才华。

(本文作者:马玉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